厂商协会网

英国脱欧无厘说

来源:liwujun808    发布时间:2018-04-15 21:21:38

英国脱欧无厘说

文|李武军


点击“李武军”关注,关注草根,叩问灵魂。




英国脱欧了,居然是民众公投的!

笔者一直以为“全民公投”决定国家大政就是个民主的噱头,其终极目的不过是西方“普世价值”的一种表现罢了,可是不曾想到,居然真的!!

随着结果的公布,这场“地震”很快产生连锁反应,诸多专家纷纷从济领域分析数据及应对措施,政客们则从政治领域分析形势增消。

这样的结果,无非是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在相关人的脸上,也包括笔者的脸。

英国脱欧谁高兴,又是谁失落?智叟各有所见,但我想谈三个方面的理解:大同、民权、文化。还有,笔者能力有限,不谈经济,不谈政治,不谈专业,只谈想法。


 

大 同

 

上中学时,谈到区域组织时,历史老师对“欧盟”表现了特别的好感,认为它在未来实现政治的的统一也是可能的。那个时候的欧盟成员还不多,在笔者看来确实是一种非常理想的区域组织,虽然它更多强调的是经济,是从彼此的利益来谈的,但笔者看到了一种“尊重”和“让步”的态度。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对“称霸”类似的概念变得不再感兴趣。而随着网络地快速发展,民众左右舆论似乎变成了一种常态,甚至越过了刚刚形成的一点“尊严”。

中华文化深处有一个世界叫“大同”,先贤多有阐述,来者多有追求。是的,这在一个阶段看来,只能是一种假设,甚至是一个“乌托邦”,笔者且把理解成为人类发展的一个“理想”!

某种程度上,笔者把“欧盟”看成人类追求大同世界的一个伟大尝试,甚至笔者认为这个尝试一定会走地很远,前景一定会很乐观。一个经典的、安全的、原汁原味的欧洲显然更符合人类的长远利益,一定程度上为世界上其他地区的一体化作了很好的示范。

可是,英国脱欧了,这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在那些抱有美好理想人的脸上。世界形势如此复杂,各个领域差异如此明显,彼此争夺利益如此不均,空谈理想显然是幼稚的。

英国作为一个老牌欧洲国家,其在欧盟的地位是不容忽视的。随着民众放弃欧盟,随着英国独自前行,笔者似乎已经看到了欧盟这一“大同”大厦正在倾斜。

由此笔者想到,任何一个组织一定要有门槛,一定要有规划,无限制地扩大不一定能够壮大它的实力,甚至可能消耗它的能量。一个组织,势必要为某种共同利益服务,而层次不一的成员难免会扰乱这个阵营。用专家的话来说,英国的精英阶层和草根阶层由于自身利益的要求,所以在掂量脱欧既得利益的轻重后,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这个带着人类梦想的组织最终出现了裂痕,而且不可避免地将断续扩大裂痕。

如果现行条件下,走向大同依然是梦,欧洲一体化仍然严重影响着成员的生存,解散并不是坏事。即便如此,它的价值仍将铭刻于人类文明史。

 

民 权

 

英国作为一个发展不均衡的国家,某种程度上和中国非常相似。英国的成功脱欧,关键在一个词“公投”,一个字“民”。可想而知,英国民权有多大,甚至说都不敢想像。

不可否认,中华文明对人类有巨大的贡献,但从前进的角度来看,还是要弱于西方文明。以英国为代表的西方世界,涌现了无数的思想家,他们前赴后继,捍卫着人类的尊严,甚至不惜为此命丧黄泉。他们的努力有力地开启了民智,传承了人类关注自我的价值,而且在现实中更是将人类自我的尊严写到实处。

因此,从民权这个意义上来说,笔者则为英国脱欧感到高兴。笔者相信英国人民有自己选择的理由,在全球化世界的浪潮中,英国人民(媒体上说是草根阶层)权衡了得失,最终要放弃“欧盟”。

应该说这是人类历史上一次伟大的民权运动,由全体国民对国家大政做到制约,这是何等的气魄。而英国当局又能承认民权运动的结果,这又是何等的胸襟。所以说,英国虽然脱欧,但它仍不失为一个人伟大的国家。

理由很简单,国家的政策应当完全服务于民众,而不是满足政客的功利心。

反思我们的生活,民众把自己的希望完全寄托于领袖,完全是一种大国弱民的原始状态,完全泯灭了一个优秀民族的正常基因。“听话”伴随于我们的教育,“顺从”穿梭于我们的生活。两千多年前有孔子们声嘶力竭,虽如丧家之犬为人所驱;两千多年后也有于丹们粉饰太平,拨弄如簧之舌愚弄民众。

我们这个民族不缺尊重庶民的圣贤,也有为民请命的侠客,更有呐喊民生的战士,但我们更有前赴后继的奴隶。战士毕竟是零星可数的星星,而奴隶则无尽的黑夜。

所以,英国成功脱欧,对于我们反思民智是一件好事,我们应该从中看到自我的价值!

 

文 化

 

英国成功脱欧,清楚地告诉世人:文化差异不容忽视。

文化之间、民族之间、国家之间出现差异是完成正常,无论是保持差异还是减少差异,应该是一种自然的结果为好。

从人类文明进步来看,“趋同”应该是一种方向,或者说是一种理想。因此,对于一些传统东西的流失,笔者并不感到惋惜,比如民族风俗、语言、服饰等,至少没有必要刻意去做一些补救。

近几年,地方政府纷纷恢复、修建文化遗迹,以示对文化的重视。

前不久笔者去了乌拉特后旗,在荒漠深处看到了一座正在修建的寺庙,规模恢弘气派,据说这是恢复百年前香火很盛的喇嘛庙。笔者曾经和一些蒙古族学人私下聊起,他们都对满清政府刻意让其民族男丁加入喇嘛教表示了反感,冯玉祥将军在其传记中更是将这种毁灭民族的东西进行了细致描述。显然想恢复这种文化是没有意义的,再说历经百年历史变迁,当地早已没有了这种文化土壤。

当然,有人对文化“趋同”表示出恐惧和反感。其实完全没有必要,文化“趋同”一般来说表现在两个方面:一则自然变化,二则刻意改变。

对于前者,我们没什么可说的,比如说语言(或方言)的消失,你刻意保护语言真没什么必要。在历史的变迁中,有些民族消失,有些民族同化,自然语言也产生了变化,这个自然选择的结果,如果非要恢复保存,就显得固执愚昧了!

对于后者,分两种情况,积极改变和消极改变。积极改变的作用当然不用说,比如“商鞅变法”“胡服骑射”等,以及现在的移风移俗都是这种形式。消极改变也可理解为一种有目的的改变,比如说日本在东北、台湾推行日本文化,俄国在蒙古推行俄文字母等,时间久了,这种变化也就合理了!蒙古国人和内蒙古人虽同为蒙古族,却书写不同,文化不同。

笔者以为,在公平社会秩序下,文化“趋同”应该是一种进步。

 

英国脱欧也能说明一些道理:圈子要小,门槛要高;身份要同,门户要配。

末了,要开阔自己的视野,要跳出集体的意识,要正视自我的价值。英国脱欧,虽然在各个领域已经产生反应,并将继续强化反应,带给我们的应该是深刻的反思,但绝对不应该是趁火打劫。

最后,祝愿脱欧后的英国在孤独的路上走好!

 


文章均为原创,转载务必说明!

文中图片大部分来自网络,若涉及版权请联系QQ419249020


 
李武军微信公众号:liwujun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