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商协会网

亮河医院谁是谁非?

来源:swx150600    发布时间:2019-01-09 19:44:51

近日亮河居民控告亮河医院院长传遍朋友圈,紧接着亮河院长一周被人殴打三次的文章又浮出水面(属于两件事,都围绕救护车)到底谁是谁非?

原文如下:

 

致卫生局领导一封信:

我是尚志市亮河镇九里村村民赵玉香的女儿张露心,我母亲于2016年1月17日上午九点多突然发病,急找我村医生诊查,往亮河镇卫生院打电话叫救护车,(亮河镇卫生院有急救中心,有120救护车,亮河镇急救中心牌匾在二楼醒目位置挂着)后我们村医生说现在急性期尽量不要搬动。随后我们给亮河镇急救中心打电话说暂时不用过来,中午12点左右,患者基本稳定,在12:05分我给亮河镇卫生院徐德久院长打电话叫救护车,徐院长告诉我救护车去尚志了,去不了,让我找别的车。我费劲周折才找到亚布力林业医院救护车,亚布力林业局医院离我们村40多公里,下雪路不好走,下午将近三点亚布力林业医院救护车才到九里村,后去亚布力林业医院诊断脑出血救治无效于第二天下午4点永远离开了我们。后来我得知亮河镇急救中心的救护车就在医院,为什么徐德久院长不安排给我母亲出救护车,我不理解。为什么徐院长不及时给我联系别的救护车?急救中心,急救中心,就是老百姓需要急救时的希望,是生命的寄托。可亮河急救中心徐院长拒绝为我母亲急救,没有让我母亲在第一时间得到救治。我百思不得其解,后去亮河医院找徐院长问问原因,徐院长态度蛮横,让我找律师和他谈,我们就是农民,上哪去找律师,我就是弄不明白,为什么挂着亮河急救中心牌子而对我母亲不救治,为什么120救护车在医院说去尚志了?请卫生局领导明察,给我们一个说法。家里还有个老父亲,母亲在世的时候都是母亲在照顾,身边根本离不开人,弟弟还没有结婚,家里的脊梁柱倒了让我们这个家怎么生活,难道现在的医院领导一句话急救车不在医院,普通农民就享受不到国家为偏远地区安排的救命车?(其中我们去医院和徐德久院长理论中,徐院长说的最刺痛人心的话就是:这是医院有急救车,要是没有急救车不出车也是我们的错吗?)我就想问问,人命关天,明明有急救车却说急救车没在医院,这种行为是对人命的忽视还是作为一个医院院长的不作为。恳求市领导做到不袒护 不包庇。给一个公平公正的说法。希望大家转发,转到卫生局领导那里,跪谢各位正义的朋友。



 

亮河院长一周内被殴打三次事件

亮河医院院长,一周内被他人殴打三次,派出所知法懂法执法不严谨,一个多月过去打人者依然逍遥法外
尊敬的公安局长:
 我是徐院长的妹妹,望领导在百忙中帮我们做主,地头蛇无视法律强借救护车,未得到满足就大打出手,一周内三次暴打医院院长,院长被打伤眼部视力下降至0.1住院,却遭到地头蛇诬告陷害。地头蛇至今未被绳之以法。
 一、 事情经过。曹玉敏系亮河镇工商所会计,其哥哥肝癌晚期在北京手术后出院需回家,为此2015年10月15日曹玉敏找到副院长李淑楠向院长雇用救护车拉曹玉敏的哥哥。从亮河镇出救护车去千里之外的北京将曹玉敏的哥哥拉回亮河镇,可是拉回来后谁也不提车费。院长找厉大夫说:"车费没人算,连朋友都没交下"的牢骚。过了不久,曹玉敏的领导啜局送来了800元。(啜局说情)
 2015年12月7日曹玉敏再次打电话给院长,要用救护车拉其哥哥到外地复查。(医院没有能力养一个专职的救护车司机,只能让防疫站的历大夫做兼职),又因历大夫8号~10号都有重要工作脱离不开。院长将上述情况告知曹玉敏,答应11号才能出车,当时曹玉敏表示可以。可随后心怀叵测的曹玉敏,蛊惑自己的丈夫姚淑祥伙同朋友王永红(系亮河镇医院大夫)等人设好圈套对院长进行报复。
 2015年12月8日晚六点左右,王永红给已经串休去鱼池朋友家的院长打电话说:“找你有事能回来吗?我在医院对面的大众烧烤等你。”不知内情的院长告诉他两个小时后回来。院长刚进大众的门,王永红叫嚷让院长明日给曹玉敏出车,院长坚持原则没有答应。王永红便对院长大打出手,院长受了些轻伤。院长被推回到医院住的地方(院长办公室一分为二,一半他住,一半办公),王永红随后追到医院,姚淑祥带一个大高个(药店霍家的小姑爷)也来到医院,他们三人一起殴打院长。在被众人围攻殴打的过程中,院长随手拿起桌子上用来装订的铝锥子进行自卫,多亏工商所啜局把院长推回办公室并反锁了门,院长才避免了一场灾祸。更惨重的事情发生。次日姚淑祥跑到尚志纪检委告院长不出救护车用锥子还击酒后上岗,这不是恶人先告状吗?因喝酒不是工作时间,用锥子伤人是自卫,因为院长答应是11号出车。回来还扬言纪检委他有人。难道纪检委是他家的吗?纪检委是人民的纪检委,是维护正义的纪检委,不是土豪恶霸的纪检委。 
2015年12月11日下午,院长因被他们打伤需要消炎在医院打针,刚打完去卫生间,又被姚淑祥堵在医院里,第三次殴打院长,将院长左眼打伤,视力降到0.1,在哈医大住院治疗被诊断终身无法修复治疗。姚淑祥在殴打院长过程中,气焰嚣张声称自己没有工作,可以随便打人,在医院走廊里叫骂着院长:“我看你一次打你一次,扒了你的皮,把你打出亮河”。事后院长姐姐为此事找曹玉敏评理,曹玉敏蛮横说:“我们就是因为院长不借车才打他的”。救护车是用来急救的,不是给慢性病当陪护车用的。曹玉敏身为国家公务员就可以搞特殊化吗 
 明天哥哥就要出院回来上班,可他的安全根本就没有保障。哥哥是共产党员,尚志市人大代表,怀着这样的矛盾心情,让哥哥如何去参加下周五的人大会议。我要问责亮河派出所不作为,15年12月8日打仗就应该治安处罚,那样就不会有哥哥11日被打伤致残的悲惨结局。现在我要提出诉求。
诉求(1)要就亮河派出所以多次殴打徐院长,寻衅滋事,在医院谩骂 吵闹不听劝阻, 严重扰乱医院公共秩序。以上任何两项都够治安拘留姚树祥20天。
 (2)要求亮河派出所以殴打徐院长,寻衅滋事拘留王永红15天。
 (3)要求亮河派出所以殴打徐院长拘留陈二小15天
 (4)要求派出所保证哥哥的安全,因为他们四处扬言要打人杀人。
 打仗经过有监控录像的光碟为证,万能的朋友圈,有志人士,不求点赞,只求评论转发,这封是寄给公安局长的公开信。


此事已上新闻在线主持人说的好啊:两败俱伤

可是新闻也都说了 车费 油钱 过道费 饭费患者家属也给了,800元事给院长的感谢费,嫌少嘛??

事情最新进展情况:已有三人被拘留,如今还发控诉信有何用意呢?


 

 



更多资讯进入尚微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