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商协会网

《余罪》| 甭管路子野不野,它至少在路子上

来源:ncmchina    发布时间:2019-05-14 19:50:53

近日,由于友人们对小杀一再安利《余罪》,纷纷称“没见过路子这么野的国产剧”。由于对“国产剧”和“网络剧”标签的成见,小杀心里一开始是抗拒的;结果跟朋友聊天时的一脸懵逼,使我彻底沦陷。于是,我戴上了“待我验明不过如此”的有色眼镜,对其一探究竟。

起初只是打算睡前快进一瞥的我,却躺在床上一遍遍的笃定“就只再看一集”。结果,竟熬了个通宵,看完了整季。
 
不得不说,《余罪》的确是近年来国产剧集中算得上独秀的一枝。剧审环境严格,生存空间狭窄,在警匪、刑侦题材的电视剧式微多年后,网络剧敢讲特情人员的故事,确实多少让人有些出乎意料。这自然会博得一些眼球,但真正让人对其欲罢不能的因素,是该剧的角色刻画。


余罪这一角色突破了传统刑侦剧中主角“伟光正”的形象,但又不是纯粹意义上的庸人或恶徒,他徘徊在主流与非主流的边缘。
 
一方面,他做事不择手段,做人没有很高的道德原则。在警校时,就是问题学生,是惯常意义上的“学渣”。并且,他自己对此全不在乎。洋城集训时,他泼皮、油滑的性子发挥到了极致,公然与省厅刑侦处长对抗,看似无所畏惧。可当其被告知即将成为卧底时,他又极力的闪躲、退缩,贪生怕死至极。


另一方面,即便卑微无赖到如同街头流氓一般,但他也会偶尔闪露出对理想、对崇高的渴望。他被差人算计、逼迫,被推向特情这条无尽的荆棘之路,心中满是怨愤,可摸到警服的一瞬,依旧会心潮澎湃得犹豫难下。他对命悬刀下的特情工作畏惧、避讳得不加掩饰,但最终却被“为我自己,为我爸我妈”这种简单的想法说服了自己。


熟悉吗?这就是现实中你、我的化身。世故老道、单纯天真,放浪形骸、纯良憨厚,任何人都不可能被一个标签简单的概括。世事没有非黑即白,而是二者叠加的灰。只不过,与现实中的你、我永远退却不同,胆怯的余罪最终选择直面人生惨淡,接受了特情工作。所以,我们的心会为之牵动,担心他在任务中的冷暖安危。

第九集中初去卧底的余罪,眼见傅老大杀人,被吓得冲许平秋歇斯底里,让我印象深刻。我看到了一名不得已而入行的特情的悲苦压抑。而不是对各种危情都无动于衷,神勇无双的燕双鹰。


所谓,“艺术源自生活,高于生活”,角色刻画至此,恰到好处得动人。面无惧色、慷慨赴死的大义凛然式角色,对于我们这些被生活打围的观众而言,过犹不及。
 
该剧灰色的调子远不止此,更加让人心头压抑的,是主角颇有些宿命意味的人生历程。
 
“余罪”;剩余的罪恶。主角与剧集共同的名字一语双关,在强调人物的同时,也道出了特情人员无可奈何的人生。
 
第一集片头主角的独白,自释猜测在他降生之前,其母加入了某种宗教组织,认为性冲动是一种罪恶。这一看似恶搞的自我调侃,在主角玩世不恭的语气、神态之下,顿生它意。


自幼单亲,早入市井,造就了余罪。成绩欠佳,通过体育加试,甚至可能是其它偏门进入警校,是余罪父子过上共同希冀的“有面儿又实惠”的生活的唯一手段。相对于差人的程序正义,这一切都是罪恶的。因此,余罪就是特情后备人员的最佳之选。又是因为这一切,使得他没有与差人谈判的筹码,没有回旋的余地,被差人步步为营地掌控。


特情,或者叫卧底,只要是线人都会过着这样被边缘化的人生,看过小杀之前的荐片《新世界》的朋友们,应当都有所了解。很庆幸,我们的影视剧作品,也终于有了些许这种冷静、克制的阐释。哪怕只是一丝弦外之音,也好过曾经一言不合就“为了组织”果断光荣的那种角色。绝无黑意,但那是英雄儿女,真得不是卧底。而最原初的概念,英雄都是半神,我们还是更希望看到有血有肉的人的故事
 
 
对于在综上跑偏的路上渐行渐远,遭到骂声一片的国产剧,《余罪》给出了苦苦求索的从业者们最好的答案:节奏快过布加迪,逻辑复杂似函数,情节奇诡塞说糊,都不抵一个动人的角色来得刺激。不论影视剧,还是文学,好的作品总是先有人,才能有故事。

因为余罪是余罪,所以人们才会被这部剧所吸引。如果余罪仅仅是一个机械执行任务的卧底警员,那如今为人所津津乐道的,一定是悉数此剧的bug。因此,甭管路子野不野,它至少在路子上。对于影视剧作品,立体的角色刻画,就是其亘古不变的路子。

就这一点而言,我决意坚定地站队其拥趸的行列。多亏《余罪》的出现,国产剧终于开始上路子了。

本文转自『杀死烂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