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商协会网

原创首发|陕西风土长篇小说 《平凡人生》33

来源:xar029    发布时间:2019-05-18 20:17:23

  思凡这段时间呆在家里很是无聊,除了刚回家赶上忙死忙活地收麦碾场搞夏收,其余的时间却又闲得心慌,他开始后悔自己做事草率,不该放弃西岳大酒店的工作,更不该对李娟做出不辞而别玩消失的行为,他有时也会冒出去华山找李娟的念头,可一想到自己当初像个逃兵一样地选择了离开,再加上呆在家里经济上的拮据,便把那种念头在心底早早地掐灭了。


       他决定到县城转转,顺便再找找同学,看城里有没有就业的机会。他这样想的时候,便迫不及待地推出家里的永久自行车,朝县城出发了。


       进了县城太阳有些偏西,时值七月初,正是渭北平原太阳最毒辣的季节,思凡直接将车子骑到文化街电影院西边的百良刀削面馆,从这儿往东一二百米就是县城的最高学府合阳中学,他记得前几年在路井上高中那会儿,经常会到合中找认识的同学,同学每次都会带他来这家刀削面馆吃饭,那时候文化街的小饭店、游戏厅、录像厅几乎全被合中的学生所占领。思凡到这儿的时候,许是合中开始了下午课,店里人并不是很多,他要了一大份油泼面,坐在那儿慢慢吃起来。


       “思凡,唉呀!真是你呀!”伴随着一阵惊讶地喊声,一个衣着时尚的女子已经站在了他旁边。


       他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女子,不由惊讶了半天,虽然眼前这位叫余娅的高中同学变化很大,但以前在校时彼此熟悉的程度还是让思凡很快认出了她,思凡没有想到刚进城就见到当初在路井中学一起上高中的死党,心中涌起一阵激动。


       “咋是你?那年高考听说你在省城上大学了!咋样?”思凡一边问一边招呼余娅坐下来,“你吃点啥?油泼面?酸汤面?”


       思凡接连的发问让余娅有些无所适从,不知该从哪儿回答,他突然想起余娅高中时最喜欢吃路井的油泼扯面,便自作主张再要了一小份油泼面,余娅为他的举动有些感动,话也一下子多了起来。


       “那年高考,我也落榜了!父母想让再补一年,可自己啥水平自己知道,再补两年我都没信心能提高分数,我确实是不想再多于遭那份罪了,所以坚决没有补习,选择了省城的一家民办大学,这不,都上了两年了,每年到七月份,我都提前回来在文化街设点招生呢,没办法,每名学生都有招生的任务呢!你呢?这两年在哪儿呢?”余娅问。


       “哦,我在华山上了两年技校,刚毕业回来,无业游民!”思凡摊开双手,满脸无奈的表情。


       服务员把余娅的面端上来后,她的嘴才消停了一会功夫,思凡也抓紧时间把碗里的面一扫而光。


       “唉,你知道我在西安碰见谁了?”余娅正吃着突然想起了什么,冒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思凡从她神秘的表情中已经猜出她想说碰见谁了,但他不能直接说出来,他不想让同学知道自己心里一直惦念着那个人,可余娅这么问,他只能装作疑惑的表情回应她,“谁呀?”


       “叶子呀,她在西北师范大学呢,人家那可是全国重点大学!你不知道吗?”余娅说完后反问了思凡一句。


       “哦,我还真不知道。那你回县城都见到哪个同学了?”思凡想把话题转移到其他人身上。


       “昨天还见强子了,他还给我留手机号了呢!唉,你都没到西安找过叶子?你俩那时候不是谈着呢?”余娅的话题似乎离不开叶子。


       “你有强子手机号?那你把他的号给我。”思凡有些惊呀,强子上学那时候属于学不动的差等生,但人家做生意还是块材料,前两年强子还到他家来过,只是当时家里盖房,只简单说了几句话,也不知道他现在什么情况。


       “好啊,咱吃完就打给他电话吧!”余娅说完继续吃面,思凡则起身把帐结了,然后坐下来等她吃完,才一起出了面馆门。


       电影院门口正好有个IC卡电话亭,余娅走过去掏出兜里的IC卡和电话本,对着上面的数字摁了一通。


       思凡看见余娅腰间的传呼机,想着身边好多人都买了这东西,就连强子那样在校学习不如自己,到社会上却如鱼得水像大款一样有大哥大手机的人大有人在,而自己连个联系方式都没有,有个事半年都联系不上人,心中不由一阵自卑,慨叹世事真是难以预料。


       电话很快拨通,余娅喊了声“强子,我是余娅!”也不知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只听几秒后余娅说声“那我和思凡在电影院门口等你。”随后就挂断电话回头对思凡说,“强子说让在这儿等他,他马上过来。”


       “好的。”思凡朝余娅点点头。


       “哦,刚才问你这两年见叶子没有,咋还不好意思回答?”余娅接住刚在面馆的话题继续发问。


       “嗨,你刚才不都说了,人家是重点大学,我找人家干什么?”思凡说。


       “嗯,那也是。”余娅附和地说道。


       思凡情绪有些低落,耷拉着头转向另一边,余娅感觉自己话有点多,索性闭嘴安静地等强子的到来。


       一辆摩托的轰鸣声由远及近,在他俩身边掉头转了个圈停了下来,思凡定睛一看,骑摩托的正是强子,两年不见,他似乎比以前有些发福,竟然有了鼓着的肚子,强子撑好摩托,见到思凡先是朝他肩膀结实地给了一拳说,“秀才,技校毕业了没有?现在在哪发财呢?”


       “刚毕业回来,现在家里呆着没事干,你这几年发大财了!”思凡说着恭维的话。


       “唉,胡混哩!你俩吃了莫?莫吃咱先吃饭!”强子说话的功夫把腰间的手机拿出来看了一下时间。


       思凡正想说才吃毕,被余娅抢先回答,“等会儿再吃饭,先到哪浪一下!”


       “那走,到我店里先坐会吧!”强子骑上摩托,招呼他俩上车,思凡和余娅不好意思挤到一起坐摩托,到底还是被强子叫嚷着,“看你俩老封建的喔样子,同学么,挤一起坐个摩托,还羞得不上轿咧!”余娅这才扭扭捏捏地上车,思凡紧贴着余娅挤在后座,一路风弛电掣地坐到了东大街的百货大楼。


       强子在百货大楼有两节柜台,专门经销各款皮鞋,强子领他俩进去后,柜台里的女营业员赶紧递出来两个凳子,招呼思凡和余娅坐下。


       “你就做这生意呀?”思凡有些疑惑,他认为这点小生意也没有多少业务,手机和摩托车有些讲求排场了。


       “哦,这是自己的柜台,除此之外,我还给咱县上的皮革厂跑业务,我负责渭南各县的皮鞋销售,这一月下来的提成比柜台还好些!”强子得意地说。


       “哦,原来如此!”余娅朝着强子伸出拇指。


       “这段时间正准备找你们呢,有事要跟你们说!”强子说。


       思凡和余娅心中一阵疑惑,不知强子有什么事要对他俩说,他俩把目光投向强子,等待强子的下言。


       “这个月的月底,七月三十一号,农历的六月二十六号,我结婚的日子,欢迎你们来参加婚礼!”强子郑重其事地说。


       “你结婚了?”“新娘子干什么的?”“在村里待客还是城里待客?”“同学你都通知谁了?”思凡和余娅接连地发问让强子的回答有些语无伦次,“我还给叶子通知了,我俩都领证了,她就在县上的皮革厂上班,家里人让在故池待客呢。”


       思凡惊讶于强子跟叶子还有联系,这让他很不自然,他清晰地记得高中时只要同学坐一起,他总把叶子挂在嘴边说来说去,生怕别人不知叶子和他关系好,可如今别人在他面前提起叶子,他总觉得别人在看他的笑声,他只能装着此人与自己毫不相干的样子,其实内心也在告诫自己,叶子和他也确实成了毫不相干的陌路人了……


       一直到六点百货公司关门的时刻,他们才出门停止了谝闲,强子硬是把他俩叫到附近一家饭馆热情招待之后,这几人才各自回到住处,不同的是,思凡是骑着自行车在夜色中赶回到和家庄的,这多少让酒后的他骑这么远的路倍感吃力。


赶快留言与作者一起互动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