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商协会网

远方不远,只心念一闪

来源:wenyishoulu    发布时间:2019-03-13 20:30:09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烦透了别人在我耳旁哔哔高晓松他妈的那句话。

当写过若干首乌七八糟的诗之后,我发现这对治疗苟且并没有什么鸟用,还不如说走就走,去看看心存幻想的远方。离城市越远,天就越蓝,狗日的雾霾暂时和我无关。


第一天,车开出长安城一千多里后,我们到达青木川,这个夹在陕、甘、川三省交界处的古镇就是电视剧《一代枭雄》里的风雷镇。




三年前我第一次见到它时,它淳朴得像个山里姑娘,山泉从家家户户门前的水渠潺潺流过。如今重返故地,看到的是一个被隆过胸、整过容的青木川,失望之余不免感慨,世事如此,孰能幸免?



在古镇的馆子里要了几个下酒菜,我和同行的俩兄弟干完了一瓶汾酒。小武悠悠然从牙缝里蹦出四个字,“没球意思”。宇哥涨红了脸,怂恿我们继续向西,去若尔盖,因为那里有一条绝美的川朗公路。宇哥在描述那条路的时候,眼睛瞪得贼亮,唾沫星子喷了我一脸。


第二天,从青木川出发去若尔盖,我特么也不知道走的神马路线,一直在盘旋的山路上转啊转,从秦岭山脉转到大巴山脉。山路一侧是山壁,另一侧是深沟。

先到陇南,再过嘉陵江,一头扎进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时,开始有了些仙气,我觉着心里有股子原始的力量在慢慢升腾。

抵达九寨沟已是傍晚,我们邂逅了一个藏家客栈,梅朵康桑。客栈里除了我们仨老爷们和一个在玩视频直播的男掌柜,还有二十来个学舞蹈的姑娘,她们想去甘孜看天葬,我心想,现在这些姑娘咋都这么重口味。


第三天清早,站在客栈的天台上嚎了两嗓子也没叫醒一个伙伴,于是,2016年5月30日,我成了梅朵康桑第一个吃早餐的人。一碗白粥,两个馍馍,一碟咸菜,阳光照射在圣洁的墙壁上,抬头就能看到远处的雪山,原来在特定的环境下,人真的可以忘却烦恼。我心无旁骛的品味着这粗茶淡饭,感觉如此美好……

告别了梅朵康桑,翻过大山,终于踏上了如梦如幻的路——川朗公路。

它像一条细线划开无边无际的若尔盖大草原,大片大片的云朵,阴阳相间的神奇草原,密密麻麻的牦牛和羊群,盘旋在天空的雄鹰和偶尔穿过公路的骏马……



打开天窗,我探出半个身子,举起相机一路狂拍。我说迎面的风已经快把我吹成傻逼,那俩二货就狂笑不止。车一直向前,三个人就这么没心没肺的笑着、闹着,仿佛到了一个没有烦恼的世界,现实生活里所有忧愁都被这草原上的风洗劫一空。


我心心念念了无数回的远方,总被时间成本、财力成本、情感成本……一堆成本所挟持。我瞻前顾后又怀疑人生,自己画地为牢把生活过成了生存。直到真切的看见雪山那一刻,终于明白,我所站的地方就是我的世界,我光明世界就光明。


远方能有多远?只要心念一闪。


作者介绍:

家乐,90后陕西愣娃,纯山教育基金会、WWF志愿者,影视与营销跨界型选手,『在这里』青年空间发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