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商协会网

怀孕了老公还要一直和我同房,几次之后我拒绝了,他竟然…...

来源:huanghua2233    发布时间:2017-09-13 08:28:01



   “风行国际”是S市的龙头老大,它所涉及的产业从连锁酒店到建筑业,从大型百货到电子行业,从娱乐公司到游乐场等都有着属于它的标签,在这个城市你可以不认识市长是谁,但是一定要知道穆家的现掌权人穆季云,据说他长得妖娆绝代,给女人还要美上三分,简直就是妖孽般的存在,他的手段更是雷厉风行,能在谈笑间把你吃得连骨头都不剩,而且他的花边新闻每天都不带重复的出现在各类报刊杂志上,不过跟着最久的那个林飘然听说是他最爱的女人,其实也就是听说,真正的内幕岂又是我们这些小老百姓能知道的。

 

    此刻在风行国际那栋建筑奢侈的大厅前台前正站着一位英姿飒爽的女军官,她的周身都散发着一股寒气,冰冷的脸上有着出色的五官,手里还牵着一个五岁左右的帅气小男孩,没有预约却要求马上要见到她们的总裁,前台小姐有点蒙了,按理说她们总裁没预约是不可能见到的,可是一个浑身透着强大的气场的女军官又是她们所没有碰到过的,所以只能打电话到八十八楼去请示总秘书室。

 

    ‘乔特助,这里有一位女军官要见总裁,你看要放行吗?’

 

    ‘‘什么,女军官’乔雨恒不淡定了,这家伙什么时候连女军官都给搞上了,还真的是女伴遍布各行业啊!他嘴角不由得抽了几下,这叫什么情况啊!腹诽归腹诽,他还是要去请示一下那个总裁室里的正主儿的,谁叫这年头助理难当呢?不但要在工作上协作,还要在生活上排忧解难.

 

    “总裁,楼下有位没预约的女军官要求见你,是推了还是请上来呢?”乔雨恒笑得有点暧昧,这家伙其实就一惟恐天下不乱的主.

 

    “女军官”穆季云微赤着眉从文件中抬起头,他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有认识那么一个人.“她说了有什么事了吗?’’说着眼睛又专注在了文件上面.

 

    “没有说,不过说要马上见到你本人.”乔雨恒还是那么一副调调.

 

    “哦!是吗?到底是谁那么有自信觉得我一定会见她呢?既然这样,那么就请上来吧!

 

    欧阳瑞西其实是有点紧张的,所以在等待的过程中手不由得微微的有点收紧,六年了,对于他来说还记着有这么一个她吗?她永远也忘不了新婚初夜后他对着自己吼的那些话

 

    “女人,不要以为你嫁给了我便得到了我,我告诉你,永远也不可能,你所能拥有的也就是妻子这一位置,但是我的心,我的爱,我的人永远不属于你,虽然你很卑鄙的对我下了药,让我跟你春宵一度,但是不会有下次.

 

    说完他甩门而走,只留下一脸茫然的自己,是的,茫然,因为她真的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下药,她什么时候做了这种事情,早上醒来就发现自己全裸着躺在他怀里,全身都在叫嚣着疼痛,还未从惊吓中清醒过来便被他指控了一通。

 

    对于昨晚,其实她一点印象也没有,只是朦胧中觉得全身像着了火般的难受,难道有人对她们都给下了药了吗?那一别便是六年后,她总会看到他的很多暧昧新闻,总会知道他又跟哪个女明星打得火热,又跟哪家千金一起共度良宵。

 

    可是她却一次也没跟他联系,因为她记得这男人跟她说过的话,给她的也就是妻子的头衔,别的跟她没有任何的关联.而他也好象真的忘记了她的存在,他的配偶栏里的女人欧阳瑞西.这次,如果不是事出突然,也许她也不会来找他,毕竟他们都是家族利益的牺牲品,感情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真的很奢侈.

 

    “妈咪,你抓疼我了.”手里牵着的小家伙突然的出了声,也把她从回忆中给拉了回来,手跟着也松了开来.

 

    “对不起,梓轩,妈咪忘记了.”欧阳瑞西马上蹲下来小声的对着儿子道歉,是的这小家伙是她的儿子,有谁想到就那么一晚,她便怀孕了,不知道是因为他太厉害了,还是说是她的不幸了,,不能说是不幸,其实她还应该感谢他把那么一个可人儿给了她,要不这漫长的岁月她还真的不知道怎么走下去.

 

    “不要紧,妈咪,你怎么了,爹地不肯见我们吗?”小轩轩张着闪亮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盯着她。

 

    “不是,你爹地有点忙,我们等一下。”是的,她从来就没有对儿子隐瞒过他的爹地,虽然他一直都在追问为什么爹地都没有跟着自己一起生活,可是却也从来没有要求过要去找爹地。

 

    “首长,我们总裁请你上去。”前台小姐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她手里拉着的小男孩,老是觉得熟悉,却又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好的,谢谢!”欧阳瑞西转身而去。一身笔挺的军装显得她更加冰冷如斯。

 

    其实她的内心却是波涛汹涌的,六年的思念,六年的自我放逐,以为爱他的心会慢慢的冷却,慢慢的淡去,可是马上就要看到了日夜思念的人儿了,说不激动,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

 

    她的出现顺利的引起了楼层里各位的注意,毕竟一位女军官是她们这里从来都没出现过的,来的更多的是一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名门淑女或是很有名气的女明星。

 

    “首长,这边请。”穆季云的首席秘书很尽职的为她指着路,而欧阳瑞西的额头却悄悄的布上了一层薄汗,手在不自觉间又微微的收紧,穆梓轩知道妈咪紧张了,虽然抓得有点疼,却也没有再出声提醒她。其实他自己也很紧张,一直都只能在网络上见到的爹地就要活生生的出现在面前了,他是否会喜欢自己呢?

 

    秘书敲了敲门,里面马上传来了一声很低沉的嗓音“进来。”欧阳瑞西以为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自己会很不淡定的,可是奇怪的是却一下让自己变得冷静了下来,冰冷的气息也瞬间的回到了她的身上,所以当穆季云看到时便是一个很清冷的女人,在她身上你好象就找不到一丁点的情绪。

 

    “很冒昧的打扰了你,但是我真的是找不到更好的方法,所以先帮我照顾一下儿子,时间不长,也就3个月,任务一完成我就会来把他接走。”欧阳瑞西连头都没抬就先发制人,对着办公桌的方向就是一串长话。

 

    “可是我们认识吗?”穆季云抬起头看着这个从一开始就没拿眼神看过自己的女人,好看的眼眸带着一丝的挑衅。

 

    虽然从一开始欧阳瑞西就没指望他会记得自己,可是听到这话心里还是不由自主的被刺痛了一下,但表面却没有半丝的起伏,很淡定的把一个红本本扔到他面前。

 

    “有什么问题等我回来再一一解答,我现在真的赶时间。”就好象是为了应景她这句话的真实度一样,她身上的电话也跟着晌了起来,一首很嘹亮,很豪迈的军歌在大大的办公室里回荡。

 

    “喂!小杜,嗯!我马上就下去,你先电话联系一下部队到哪个位置了。”话语简洁明了,毫不拖泥带水,就像她现在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一样平静。

 

    穆季云不由得楞了一下,这女人现在是在无视他的存在吗?要知道可是从来没有女人能在他面前如此的无动于衷的,还是说最近自己的魅力减少了呢?

 

    “轩轩,妈咪先走了,要听爹地的话。”欧阳瑞西温柔的摸着儿子的小脸,如果不是一直带他的保姆突然不做了,而部队突然有封闭式的集训,一时她也很难找到能让自己放心的人,否则她还真的不会把儿子带来交给他照顾。

 

    “妈咪,你走吧!我会很乖的。”会吗?其实轩轩小朋友内心可不是这么想的,在这几个月里他可要好好的调教一下他的爹地要怎么当别人的好老公的。

 

    穆季云还没从看见这孩子的冲击中回过神来,欧阳瑞西就快步的跑了出去,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给他留,只能楞楞的拿起办公桌上的红本本来回翻看。

 

“欧阳瑞西。”他楞了,那个他结婚了六年的妻子,那个他从来都没有想起过的妻子,那个跟他有过一度春宵的妻子,就那么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他的面前,再一阵风般的离开他的视线,留下一个小人儿在跟他对视。

    穆季云还是一动不动的坐在椅子上,眼睛看着自己前方的小小人儿,那张跟自己相似的小脸上有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沉着,乌黑的小眼更是冷冷的看着自己,好象要从他身上看出什么来似的。

 

    敌不动我不动,小轩轩从小就在部队里长大,所接触的都是一些军事化的东西,所以这个道理他还是懂得的。这个就是他的爸爸,他这样的看着自己,是因为错愕,还是因为不喜欢自己的存在呢?

 

    “小鬼,你叫什么名字。”穆季云还是先行动了,他蹲在小轩轩的身边小声的问着,这个就是他的儿子吗?应该是吧!要不那女人也不会带过来给他。

 

    “我不叫小鬼,我有名字的。”轩轩狠狠的瞪了面前的男人一眼。

 

    “哦!那你叫什么呢?”穆季云玩味的笑着。“穆梓轩”小家伙一副你很笨的表情看着他,拽拽的样子超萌。

 

    “穆梓轩”看来那女人应该没想过要瞒着他一辈子,刚才那微起的怒气现在平复了不少,谁想到就那么一夜就会珠胎暗结了呢?

 

    “你知道我是你爹地吗?”

 

    “知道,妈咪有跟我说过。”小轩轩换了一下姿势,好吧!其实他是有点累了,一大早的从部队赶过来,现在都快中午了,肚子也有点饿了。

 

    “那怎么一直没来找我呢?”这就是穆季云奇怪的地方,还有那女人怎么就变成了一军官了呢?有什么是他所不知道的吗?在此刻穆季云有了些许的计较,看来自己对这个名义上的妻子确实是知多甚少啊!竟然连她是干什么的都没有弄清楚过。

 

    “妈咪说你很忙,所以我们不方便来打扰。”小轩轩一本正经的说着,脸上还是那一副酷酷的表情,有着与他年龄不相符的伤感。

 

    “你妈咪是这么跟你说的吗?我很忙。”穆少不淡定了,是的,他真的是很忙,忙着与不同的女人玩暧昧,却从来没有想过那个与自己有过一夜情的妻子会给他生下一个儿子,她却从来一次也没跟自己联系过,而他呢也压根的忘记了她的存在,那个新婚的别墅,自从那天早上生气的逃离后他就一次都没涉足过,只是每年都让秘书往那边打钱,如果不是她的今天突然出现,他都忘记了自己的生活中还有着那么一个人的存在,也忘记了自己是已婚人士的身份。

 

    “是的,我们常常能从电视上看见你的诽闻,真的是一天都不落下。”轩轩说到这的时候已经有了些许的情绪,语气也有了挑衅的味道,虽然妈咪一直都说爹地之所以不跟她们生活在一起是因为有原因的,可是什么原因能让这么多年来一次都没有去看过他们呢?

 

    “呃!看来你们倒是很关注我。”穆季云看着那生气的小脸不由得轻笑出声,那妖孽的样子连小轩轩看了都不由得微微的怔了一下。

 

    “谁关注你了,要不是你每天都在那里傻笑一下,我们才懒得看见你。”小轩轩有点怒了,因为他每次带着不同的女人出现的时候他都看见妈妈的眼睛红红的,还有着浓浓的失落。

 

    “什么,傻笑。”穆少不淡定了,自己那能杀伤无数美少女的笑容怎么到这小子的眼里就变成了傻笑了呢?

 

    小轩轩不理他,走过去把自己整个人都投到那软软的沙发上去,毕竟是一小孩,没有大人那么好的耐力。

 

    “饿了吗?”穆季云不由得抬手看了一下表,动作那叫一个优雅,真的有做妖孽的本钱,

 

    “走吧!爹地带你吃饭去。”顺手的拿起办公椅上的外套,把小家伙抱起来往门外走去。

 

    他得好好的理清一下目前的状况,先不说这突然多出来的儿子,最主要的是那个该死的女人竟然连拒绝的机会都没留给他就跑掉了,什么时候他穆大少爷这么好说话了,让她竟然敢来挑衅自己。

 

    三个月吗?他倒有点期待了,看看三个月后这女人是否还敢无视他的存在,猫捉老鼠的游戏其实他也很喜欢玩的。

    "总裁,你这是要出去吗?"乔特助抱着一叠文件急急的过来,差点跟他们撞了个大满怀.

 

    "你走路都不看的吗?"穆季云好看的眉不由得紧皱了下如果不是他闪得快,怀里的小家伙非让他给撞疼不可。

 

    “对不起,文件有点多,所以没注意,可是你抱着的小正太是谁啊!”乔雨恒避重就轻的含糊过去。

 

    “我儿子。”穆大少云淡风轻的就象在说着今天的天气一样随意,根本就没发觉从他嘴里吐出来的话能让人怎样的惊鄂,那拽样让人恨不得给他来上几拳,非得揍掉他那姿态不可。

 

    “啥,你儿子。”可怜的乔特助被吓了一个趔趄差点跟大地来个亲密接触,早先的女军官已经让他有点意外了,现在唱的又是那一出啊!他不就离开一小会吗?怎么就连儿子都出来了,看来这世界真的是每分钟都在发生着变化啊!这情况从他们总裁身上就很完美的体现出来了。

 

    “是我儿子有那么奇怪吗?”穆少有点愠火了,声音也跟着提高了一个点,是不是他平时对这家伙太好了,竟然连他的话都敢质疑。

 

    “呃!是有那么一点奇怪”确实很奇怪好不好,什么时候听说过他有这么大的一个儿子了。

 

    “嗯哼!”穆少啊!你知不知道你这声冷哼能吓死别人多少的好奇因子啊!

 

    “啊!不奇怪,一点也不奇怪。”拜托,他又不是脑袋绣逗了,哪还敢持着质疑的态度啊!谁不知道他们家总裁那叫一个腹黑啊!就算心里面有着再多的疑惑也不敢再问了,他可不想接下来被他操练得连见女朋友的时间都没没有。

 

    “那就好,我们现在出去吃饭,没什么事不要打扰我,中午的预约也帮我给推了。”说完转身而去,不理会外面秘书室里那一个个被惊得张大嘴巴的美女秘书军团,走得那叫一个潇洒,同时也碎了一地美女们的心。

 

    她们总裁竟然有私生子了,孩子的母亲是谁啊!刚才那个一身冰冷的女军官,还是那个跟总裁一直暧昧不清的林飘然。

 

    “你说总裁这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啊!”某女一副深思状态,看来她们的机会真的是荡然无存了,人家可是连小孩都有了。

 

    “也有可能是干儿子。”有人在自我安慰,不能怪她们啊!实在是太突然了。

 

    “可是你们不觉得那小孩跟我们总裁长得很像吗?”现实往往都是很犀利的。

 

    “你们是不是太闲了,还不赶快做事”虽然他也很好奇的说,可是谁叫他是万能的助理呢?所以这个时候也只能把好奇压倒,乖乖的做事去。

 

    他老大可是一句话就把事情给推了,走得那叫一个潇洒,可是剩下的残局不得他这个苦命的助理去搞掂吗?泪奔啊!拿句他们总裁的话来说那就是我不压迫你压迫谁啊!难道我请你回来当摆设的啊!可是你觉得有我在,你摆设给谁看呢?

 

    靠,话里话外的意思不就是在挤兑他吗?话说他真的有那么寒碜吗?

 

    唉!不是你太寒碜,只是你家总裁太强大了,有他的地方,别人也就只能成了点缀般的存在。

 

    穆季云抱着小轩轩一路下来,他知道这次自己又成了八卦中的主角,可是他也没有理会,说到底他自己也有点不确信,自己真的就有那么大的一个儿子了吗?他怎么就觉得自己还没在状态上呢?

 

    小轩轩好奇的看着这个据说是自己爸爸的男人,他长得真的很好看,要不然冷漠如妈妈那般的女人怎么就会喜欢他呢!此刻他更多的是对这个怀抱感到了好奇,原来这就是被爸爸抱着的感觉,跟妈妈软绵绵的身子相比多了那么一点的钢硬,却又没有感觉到不舒服。

 

    “大叔,我们去吃肯德基好不好。”小家伙扬着天真无邪的小脸说到,却不知他的这一声大叔把我们的穆少惊得脚底一滑,差点摔个底朝天。

 

    “轩轩,我是你爹地,可不是什么大叔”穆公子不淡定了,他有那么不招人待见吗?这小家伙都知道自己是他爹地了,可是却给他冒出一句大叔来。

 

    “是大叔没错啊!别人的爹地都是跟妈妈在一起的,可是你没有跟妈妈在一起,那不就是不熟吗?既然不熟那当然要叫大叔了。”哼!就不叫你爹地,现在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你就等着接招吧!大叔。

 

    “……”

 

    好吧!这貌似还真的是他的错,可谁知道自己那么厉害呢?一夜之欢竟然能冒出个儿子来,所以这好象也不能怪他吧!他不是一直不知道有他的存在吗。

 

    “小子,那是因为我不知道有那么一个你存在,所以才没有跟你们在一起。”穆少弱弱的解释着,靠!他什么时候做事需要在意别人的想法了。

 

    “如果知道你就会跟我们在一起吗?”小轩轩歪着脑袋问,他倒要看看这个老爹是怎么对自己辩解的,从小他就不敢跟妈咪吵着要爹地,因为他常常看见妈咪拿着有爹地照片的报纸发呆,常常一看就是一两个小时,有时候眼睛还红红的,大人的世界他是不懂,但是他看得出来妈咪是很喜欢这个爹地的,要不也不会从小就告诉他这个老出现在报纸,杂志上的男人是他的爹地,也不会老灌输一些让他不要恨爹地的话语,还告诉他之所以他们没在一起生活那是因为妈咪跟爹地之间发生了一些误会。

 

    其实说不怨恨,不在意那是不可能的,他也羡慕别人有爹地陪着一起去跑步,一起去参加亲子运动会,一起去游泳,可是陪在他身边的永远都只是妈咪一个人。

 

    同学们都嘲笑他没有爸爸,说他是一个野孩子,他就很生气的跟他们打架,说他有爸爸,只不过爸爸太忙了所以才没有跟他们住在一起,这些他从来都不敢跟妈咪说,他怕妈咪知道他跟小朋友打架又会让他做俯卧撑。

 

    “呃!”好吧!穆公子还真的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所以一时之间倒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悲催的穆公子啊!你不是很能说的吗?怎么面对着儿子这小小的质问就答不出来了呢?

 

    “儿子,想吃肯德鸡是不,爹地这就带你去,想吃多少都行。”汗,穆大少,你还能再无耻点吗?竟然拿吃的去转移话题。

 

    “嗯!我要吃鸡腿,还有薯条,还要可乐。”话说小轩轩你怎么那么快就忘了要怎样的折腾你老爹了吗?咋那么容易就倒戈相向了呢?要一直坚定你的立场啊!

 

    “好,只要你能吃得完,爹地全部给你买。”穆季云爱怜的摸着儿子的头发,心里莫名的多了一种满足感,这小小的人儿竟然是他的儿子,有着和自己酷似的外貌,就连不在意间做出来的动作都那么的相似。

 

    这边的父子二人相处得还不算太差,可是坐在军用悍马上的欧阳瑞西却陷进了深深的思绪中,她永远的记得那一个温暖的午后,那个帅得犹如神祗般的男子就那么闯进了她的生活,走进了她的心扉,而他应该到现在都没有记得她的样子,自己于他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 .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