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商协会网

一个魁瓜的旗袍情结

来源:ohquebec    发布时间:2019-05-23 08:29:00

 嗨,看过《一代宗师》了吗?我前些天看了。”克里斯蒂安给我发了封邮件,没想到这么多年他还在安利王家卫的电影。


《重庆森林》中的开场白:“每天你都有机会跟别人擦肩而过,你也许对他一无所知,不过也许有一天他会变成你的朋友或者是知己。”克里斯蒂安就是这样出现在我生活中的,他是德裔魁北克人,金发蓝眼白肤,身材颀长,在一众个子不高的法国后裔中略显特别。更为特别的是他的中国情结:他钟爱王家卫电影,喜欢穿旗袍的张曼玉;喜欢Dim Sum,是我见过的唯一喜欢啃鸡爪子的魁瓜,他期待有一天娶个穿旗袍的中国女子……



                            

认识克里斯蒂安是在2002年,当时我刚登陆魁北克,到移民局注册法语的COFI班,接待我的就是刚大学毕业在移民局工作的克里斯蒂安。他瞥见我手中拿着的孟庭苇的一张CD,忽然哼起了《冬季到台北来看雨》,吓了我一跳。看着诧异的我,克里斯蒂安得意地大笑,说是他大学一个台湾同学让她知道了孟庭苇。我告诉他这张CD是孟庭苇的另一专辑《野百合也有春天》,里面并没有他哼的那首歌,好奇之下他问是否可以借给他听听。见我迟疑,他提出把自己爱听的CD借我作为交换,反正他上班,我上课,每天都可以见到。


我想想有这么个帅哥练练口语也是不错,于是交出CD。克里斯蒂安端详了一下CD,冒出一句:“你长得很像她。”可能老外眼中的东方人长都一样吧。

 

第二天午休时,克里斯蒂安果然到教室给我送来他的CD,并说是他自己做的,多是Soft Rock Pop songs的杂烩。交往中,我知道了他工作之余在读Concordia大学的传媒研究生,因为对中国文化的兴趣,还选修过中文,他会英、法、德语和一点西班牙语。会这么多语言让初来乍到的我惊叹不已,他说这在蒙特利尔真不算什么,从小在这长大的孩子都有这种语言能力,成年人跨语系学语言才是一种挑战。时过境迁,女儿的成长的确也印证了这一点。


在他的CD里除了歌曲、背景音乐,还有一些电影录音剪辑,而且是广东话,我完全不得要领。细细听了几遍,我才发现是当时正热映的王家卫的《花样年华》。没想到在遥远的异国他乡,还有这么一个王家卫的洋粉,让我这个正遭受英、语法语双重折磨的王家卫迷倍感亲切。 





每次聊天我都能感受到他对王家卫电影的喜爱,对穿旗袍中国女子的迷恋。他说“旗袍是最适合中国女子的服饰 ”他恨不得所有中国女孩人人都是穿旗袍的张曼玉吧。


“我买了一件皮夹克,领子是中式立领,象王家卫穿的那种 ”他欣喜地秀着新衣。王家卫有穿过吗?我从来没有注意过。


我多次想告诉他,翻译成英语字幕的王氏电影,失去了原本值得玩味的台词,只剩下了唯美的画面。可怜我有限的英语,憋出内伤还是语无伦次。


因为克里斯蒂安对我的魁北克文化扫盲,擅长女性题材的话剧和小说家Michel Tremblay,资深的音乐人Claude Dubois,华裔记者Jan Wong和她的Red China Blues》 纷纷走入了我的视野,对魁北克的文化有了最初的领悟。

 

有一天,克里斯蒂安雀跃地告诉我,他恋爱了,不过不是个中国女孩,是个有中国血统的越南女孩。“是个穿旗袍的女子吗?”我打趣他。“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为了他的爱情,克里斯蒂安和那个越南女孩一起去了卡尔加里。 


没多久,克里斯蒂安邮件发来他的婚礼照片,依在他身边的新娘,身穿着青紫色的奥黛——越南旗袍,想来这也满足了他对旗袍的所有期待。他的中国情结,画上了一个美丽的越南句号。


 




长按二维码关注《魁北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