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商协会网

【UCan人物】劳家辉 | 游戏现实

来源:ucanyoukan    发布时间:2019-01-26 09:02:11


丹托之后,绘画的未来在生死之间游移不定,在对“视觉的复制”概念不断探讨中,绘画从影像、装置等艺术类型中不断汲取养分,不断地重生给我们带来惊喜。


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展上,版画系展区的一组铅笔作品科技感极强,展示了绘画的另一种可能。而此处“视觉复制”的,不是真实的世界,而是已经被加工过的二手图像。



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展现场


从岩洞壁画到文艺复兴,从印象派到抽象派,对不同层面“真实”的理解指导着艺术以各种各样的形态呈现。而这组作品,用手工绘制数码图像的方式巧妙的方式讨论了“所见”的真实。人造与自然谁更真实?


跟作者劳家辉聊聊。



自画像


10年前,艺术界流行一种样式叫“卡通一代”,你的作品与卡通有没有关联?

劳家辉:卡通是一种图样,游戏是一整个世界。每一个游戏都是不同的世界。它拓宽人对世界的认知。


卡通的图样只是图样。看漫画和玩游戏不同,看漫画是在看别人创造的故事,漫画的样式直接吸引人。而玩游戏的人想的是自己如何创造自己的故事,可以赚钱,交友,结婚生子。虚拟世界已经可以纳入现实世界中的一部分了。多种游戏出现,意味着多种可视世界出现。



《佛头》 56×76cm 彩色铅笔、石墨 2016



《罗刹天》49×76cm 彩色铅笔、石墨 2016

 

电子游戏是你们这一代人的主流生活方式吗?

劳家辉:我在广州长大,小学、初中,学校里基本上有一半的人在玩游戏,有的经常玩有的偶尔玩。平时谈论的话题离不开游戏,去同学家做客也都是跑进房间里玩游戏。到了大学,同学来自于五湖四海,也是看到同学都在玩游戏。


前两年的电视剧《仙剑奇侠传》、《古剑奇谭》热播,今年的《魔兽》上映,票房爆满,这些都是翻拍自电子游戏,我想这应该算是一种主流吧。


《牡丹》58×72cm 彩色铅笔、石墨 2016


《牡丹》(局部)

 

从回顾童年到立足现实,怎么一步步推进到今天的工作状态?

劳家辉:在这个系列之前,我做了一个与广府童谣《落雨大》相关的电子读物插图。我回到家乡广州,走访博物馆,对着老照片和家人聊从前。重新对老家的文化做一次全面的搜索。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查找广州独特的历史和文化,想着如何从中吸收能量。


《窥视1》39×69cm 彩色铅笔、石墨 2016


但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我记忆中只有碎片。自我记事起,老城故事对我而言已经所剩无几,旧的东西我们看不到了,楼房也是新的。我觉得有价值的老一辈人反而不珍惜,他们更希望看到新的。我在这样的过程中找不到立足点。


当我快想要得过且过的时候。我把关注点放在了更清晰的少年时期,那是一个游戏、网络的世界。在这里,它不止重现现实中已有的,还能实现生活中所不能实现的事情。虚拟的范围太广大了。我觉得虚拟世界对我来说是真实的,有体验的记忆,就把工作的重心放在了这里。


《窥视1》(局部)

 

版画代表着一种思维方式,这种思维方式是怎么在你毕业创作的作品中体现的?

劳家辉:制版是一套连贯的过程,一环扣一环,每一步都不能出错。画过小稿,接着要开始计划每一个步骤要达成的目标。


有很多技术性的工作是直接从版画创作的方式而来的。比如在版画印刷的时候,不能在版画纸上粘上任何污渍,一旦有污渍就需要重新印,要是手上的汗粘到纸上,就会产生手印。


《水上的人》铅笔彩铅 15×20cm 2016


在这一套作品的创作过程中,我一直戴着手套。我需要把铅笔的痕迹用纸巾揉开,使灰面均匀。揉开铅笔的方法就像在制作铜版时用毛毡来抛光板材一样,一点一点匀速地打圈。每一个步骤都有版画方法对我的影响。


骑马的少女

 

怎么形容你现在的工作方法?

劳家辉:工作方法是顺其自然的事情。我所关注的是绘画本身。


《草鱼》13×29cm彩色铅笔、石墨 2016


《鲫鱼》13×17cm彩色铅笔、石墨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