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商协会网

恐惧是人性的弱点

来源:yushuanghong520    发布时间:2019-07-10 21:20:45

(点击上面的“余双红”,立即关注我,看更多精彩!)

声明:本文属于余双红原创作品,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早在几百万年,只要人们离开熟悉的环境,身体就会发出恐惧的信号,恐惧是人与生俱来的特性,它驱使人们远离危险,从而达到趋利避害的目的。恐惧来源于死亡的威胁,也就成为人与生俱来固有的人性特点,其目的是避害。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恐惧往往会被一些人利用,让人变成牛一样,被一些人牵着鼻子走,从而人性的特点变成了人性的弱点。

一些人往往利用恐惧来做事情。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赶入牛圈,做我良民。在校园霸凌中便是如此。据一些受害女生称:“因为在学校里,大家都传言某某势力很大,所以当某某出现时,我们都不敢违抗。每次要带我们去什么地方的时候,我们并不知道被带去的地方有什么人,但又不敢不去。”对弱者的暴力都是从弱者的胆怯开始的。越是可欺负的人,越是常被人欺负,被欺负的人就会向更容易欺负的人欺负,在欺负这点上,也是呈金字塔形。

利用恐惧来达到目的,小到街头霸凌,大到专制国家。伊拉克的第五任总统萨达姆,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是前总统贝克尔的外甥。自幼丧父,靠叔父抚养成人。他从生活实践中悟出这样一个道理:“恐惧是人性中的最大弱点,如果你能够恐吓别人,那么你就能控制他们,从此他们会畏惧你,服从你……”此后他成为了地下党,革命家,并发动政变,成了总统,为了他所谓的雄心勃勃,一路大开杀戒,杀人如麻,直到最后被美军捉住,并被伊拉克当局处绞刑,行刑当天也正好是伊斯兰最神圣节日宰牲节的第一天。

纳粹德国元首兼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发动者希特勒积极宣扬法西斯主义,即国家民族主义,主要表现为“个人服从集体,集体服从领袖”。我们对希特勒的印象一般是脸谱化的,来自卓别林的《大独裁者》里那样一个丑角,或者苏联电影里的恶魔和狂人。如果真是这样一个心智不健全的疯子,他不可能掌握这么大的权力,成就那样的“业绩”,有这么大的影响。希特勒出生在一个海关职员的家庭,他父亲有志让儿子走自己的道路,当个公务员。但这却是希特勒最不想做的事。他与父亲发生了争执,希特勒想要当个画家,这次冲突的结果是希特勒在学校里就不再好好念书了。后来希特勒开始热衷于政治,并开始喜欢起读书来。他参加了成年教育图书馆和博物馆学会,大批大批地借阅图书。他的少年友人回忆,他总是埋头在书堆里,其中,最喜欢阅读的是关于德国的历史与德国的神著。他从欧洲的历史里吸取了他所要吸取的经验教训。他经历过非常穷困潦倒的生活,很了解底层老百姓的需要,但决不认为自己是他们中间一分子。他攻于心计,擅于利用时机,不择手段,敢于冒险。在夺取权力的时候,完全不择手段,没有任何道德。期间犯下种种罪行,并迫害和屠杀六百万的犹太人。最后战败,在德国总理府地下室自杀。希特勒也高度重视并且充分利用恐惧这一人性弱点,他在《我的奋斗》一书中对群众心理有一段精彩的分析,概括起来就是:“广大群众的心理和女人一样,不会为抽象的说理所打动,而只能为强有力的、不容置疑的力量所折服。犹如女人在感情上渴求强有力的男人一样,人民群众宁愿被统治,而不要被恳求”。希特勒一直对内实行极端专制的恐怖统治。常常搜捕所谓的“国家的敌人”,对人民进行迫害和控制。

世界上第一个社义国家前苏联的主要缔造者列宁说:“马克思主义不可能在工级中自发产生,必须从外面灌输。”列宁费尽心思也不能诱导工人从经济斗争转上夺*权的政治斗争。他从而寄希望于获得诺贝尔奖的巴甫洛夫“条件反射学说”,说它“对于全世界工级有巨大意义”。列宁最亲密的战友托洛茨基更妄想条件反射不仅能从心理上,而且从生理上改变人,像狗一样一听到午餐铃声就流口水,让士兵一听到枪响就勇往直前,为共党献身。正是托洛茨基,他缔造并指挥苏联红军,是十月革命的最高军事领袖,列宁曾对朋友、著名作家高尔基说,除了托洛茨基,谁还能给我迅速地造成一支上百万人的强大军队?列宁对内的统治其中一部分也是靠恐惧来统摄的。如果你想开辟一条新的道路,脱离他的掌控,他就会制造恐慌,然后嫁祸于你,说是正是你所要开辟的道路引起的,把你定为敌对份子。从精神上搞垮,从名誉上搞臭,从肉体上消灭。只有他的道路是正确的,是安全的。不管怎么样,掀起各种运动新高潮,七、八年杀一次人,从而清除异己,将不断生起的反对的焰火的苗头熄灭。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那么就将星星之火在星星的时候就掐灭掉。同时还可以不断刷新人们对恐怖的记忆,也可以警示刚刚成长起来的年轻人——谁跟无级专政作对,谁想挑战无级专政的绝对领导,谁想试图恢复历史的真实面貌,谁就要尝尝“无级专政的铁拳”。要让“人民重吃二遍苦,再受二茬罪”,必须不断制造恐怖,使人民在颤栗中接受对手过于强大而只能俯首称臣的现实。所以要彻底的征服人民,就必须反复折磨,一点点地消磨人民的意志,就象捉一个人溺水一样,按下去,提上来,再按下,如此反复,使其在恐惧中精神支柱逐渐瓦解,最后的一丝希望也完全破灭,从而放弃内心的抵抗,最终死心塌地的臣服。从这点来说,杀人是专政维系统治最必要的手段之一。在血债越欠越多的情况下,放下屠刀就等于把自己交给民众清算,所以要继续靠恐惧来维持权。重复使用暴力,是无级专政维持治的重要手段。暴力的目的,是制造恐惧。每一次斗动,都是无级专政的一次恐惧训练,让人民内心颤抖着屈服,以至成为恐惧的奴隶。很多党派也往往是入党容易退出党难,甚至是拉人入党派,而退出党派的则是格杀勿论。为了维护党派的统治,增强党派的凝聚力,恐惧始终是不二法宝。

在专政国家,怕人们质疑,便要通过恐惧,让人们闭上嘴巴,让“莫谈国事”成为人们的一种所谓的“常识”。在专政国家,若想捞权或者捞钱,也需要找出一些借口,这些借口若上升到恐惧的层面则效果翻倍,说是关系到“国家存亡”、“社会稳定”,才能触动专政最敏感的神经。因为凡是利用恐惧的,也必会被恐惧所恐惧。

利用恐惧,不仅表现在权力斗争的游戏上,同样也表现在意识形态斗争的游戏上。一些宗教,往往打着这样的旗号,信它的,到天堂,不信它的,则到地狱。跪拜它的东西,能上天堂,而破坏它的东西,就下地狱。当然有些是真的,比如你看了我的书,就能上天堂,破坏我的书,就会下地狱。从没有看过我的书的,说明一直活在地狱里甚至还不自知。你颤抖了吗?其实你不必颤抖,因为我要告诉你的就是恐惧的本质以及免于恐惧的自由,真正的真理是不会让人恐惧的,是要让人摆脱恐惧的枷锁的。


(本文来源于微信公号:余双红,微信号yushuanghong520)

感谢作者辛苦原创,如果觉得好,就扫一扫下面的二维码或长按下面的二维码,给作者赞赏一下吧!

(赞赏我一下吧!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