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商协会网

喧嚣中,别忘了30万之一的悄然转身!

来源:jiankesan    发布时间:2019-03-13 18:33:44

他们,默默转身,但都有一颗敢战的心!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1998年,我经历了那场史上罕见的洪灾,抗洪抢险,用我们的血肉筑起新的长城;抗洪结束,50万大裁军的消息悄然来临,很多战友带着军功章离开了军营。2016年,早已知晓30万分一的消息时,抗洪和南海局势纷至沓来;可是当祖国和人民需要的时候,我们冲锋上阵,没有二话,无论是走向抗洪一线,还是走向南海战备一线;我们同样知道,在这个喧嚣的时刻,30万分之一也在悄然地发生。


从1998到2016,数字的距离是18年,仿佛一个轮回;可是从从1998到2016不仅仅是18年的差别,这里还有相继发生的50万分之一和30万分之一。



前段时间,不断有媒体曝光的转业复员官兵遭受了很多冷遇。今天特写此文,是想告诉更多人,这些悄然转身的人,把青春和热血献给了军旅,无论以后他们到哪里,都是人民子弟兵的一分子,他们身上闪耀中国军人可贵品质值得我们尊重和敬仰。所以,请把掌声献给他们!


“军人来自社会,绝大多数还要回归社会。”18年前,当老教导员跟我这样一名小排长说出这句话时,我的第一反应:教导员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我清晰地记得那天,红旗飞舞,全营都在九江的抗洪大堤上,而肆虐的洪水像个笼中困兽一样,一次又一次地拍打着大堤。

教导员跟我说完这句话后,就把全营干部骨干召集在一块。没有别的办法,他和营长一起带领大家跳进了正被洪水吞噬的决口。全营的干部骨干手挽着手,组成了一道悲壮的人墙。顿时,浪头像群狼发现猎物一样,开始猛击我们的身体,一次又一次,裹挟着风雨,很像刀子一样在脸上、胳膊上、在胸膛上划出一道道口子。


为封堵决口争取宝贵的时间,我们大家紧紧地挽着胳膊,越挽越紧,直到都快麻木了。我不敢松一口劲,更不敢说话,我觉得自己挽着战友的生命。因为,那湍急的江水随时可能要了我们的命。就这样,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们这道人墙硬生生地坚持到决口封堵完毕。后来,我看到报纸上登出那张经典的98抗洪照片,尽管照片中没有我们营,但我依然小心翼翼地收藏起来,因为我觉得那张照片反映了当时我们的全部。


后来,洪水退了,我们全营凯旋。全营官兵在抗洪中表现出的英勇,还有每个人不怕死的犟劲让老百姓和很多将军大校们感动不已。后来,全营被中央军委表彰并授予“抗洪抢险模范营”荣誉称号。当老教导员拿着锦旗回来的那一刻,全营轰动了。就像电视剧的情节一样,大家把他抬起来,高高地抛向空中,接住,再抛……



第二天,全营举行总结表彰大会。我们每个人都咧着嘴,听着老教导员念着表彰通报里一长串名单。大家拼命地鼓掌,为别人喝彩,也为自己喝彩。我们的人生从没有哪一刻,这么喜欢听着别人念通报和念名字。只是谁都没想到,老教导员突然说:报告大家一个好消息,根据组织安排,我即将转业复员了……


鸦雀无声!大家都愣住了。“军人来自社会,绝大多数还要回归社会。”这句话开始在我耳边轰然响起。后面老教导员说什么,我全然听不到了。我只是在搜索他和我的全面片断。我从当兵提干就在营里当战斗班长,那时的老教导员还是我的指导员。我是个愣头青,只会干活不会来事。可是他,为我这个立过二等功、比武拿过全集团军第一名的士官能提干,跑到师常委办公室要了一个名额。


我还记得,老教导员不止对我一个人好。因为全营家属房紧张,过年前,他从自己的公寓房搬出来,住到营部值班室,把自己的公寓房留给家属来队的老士官住。


表彰大会开后第三天,老教导员就走了。他悄悄地走了,连营部文书都不知道。我一听急了,就着脾气找到营长,问怎么不让全营送一下?营长大概惊愕于我一个小排长说话这么冲,良久才叹了一口气,你们教导员也是脾气倔。后来我看到老教导员的转业批复报告:年龄偏大、身体疾患需要住院治疗。



这些年来,身体每况愈下,虽然肩上的星星多了几颗,但我总觉得力不从心了。似乎,组织也看出了这个问题。前段时间,师领导找我谈话了,我知道,再过一段时间,我就要脱下这身军装了。好像卸下了千钧重担,我想着,终于可以休息一会了,终于可以不用再“白加黑”“5+2”了。


可是,前两天,当所谓的菲南海仲裁案出来后,全师都进入了一级战备。


在战备动员会上,师领导严辞激昂地说:这个所谓的仲裁就能夺走中国领土吗?休想!南海诸岛自古就是中国领土,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在任何情况下不受所谓菲律宾南海仲裁案裁决的影响!


是的,从1840年鸦片战争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的近百余年间,战火频仍,兵燹不断,一场场屈辱的战败,一次次被掠夺侵占,一个个丧权辱国条约的签订,成千上万的百姓惨遭屠戮……中华民族经历了太多苦难,太多挫折,太多失败!


主权从来是不靠打嘴仗能够赢得了,军威是打出来的,和平是靠实力换来的。面对“三千年未有之变局、三千年未有之强敌”,中华民族经历了太多苦难、太多挫折、太多失败,最缺乏的就是胜利,最渴求的就是和平。


任何军队都希望赢得胜利,但战争终究要靠实力说话。“兵心横槊天下行”。是的,时至今日,中国政府已经不是百年前任人宰割的清王朝,中国人民也不是百年前吸着鸦片被称为东亚病夫的清朝子弟,中国解放军也不是百年前手操先进武器而毫无战斗了的清朝军,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


“首战用我,用我必胜!”看着全师群情激昂,突然在那一刹那,我觉得,我必须要申请去一线。“若有战,召必回”,尽管这是给退伍老兵的号召,但我觉得就是对我一名待转干部所提的要求。


那一刻,我没有考虑自己已成为30万分之一,也没有考虑自己不太强壮的身体,更没有想到以后回到地方也许找不到好的单位,或者不受人待见,我能想到的是,当祖国和人民需要的时刻,我必须要冲锋上阵。


这也许是别人难以理解的中国军人特质。



18年后的今天,我沿着老教导员当年走过的路,带领着车队奔赴江西九江。仿佛一切回到了18年前的那一天,也仿佛一切在重复着老教导员的路。


师领导认真研究后,没有同意我参加战备行动,但赋予了我一项更加重要的工作:我接到奔赴九江的命令,带领兄弟们申上抗洪大堤,对我来说,是最光荣的一项任务。


我想,当一个国家和民族遭遇不幸的时候,总有这样一群赤胆忠勇之士:


他们或沥血孤营,或鏖战沙场,或横刀敌阵,或昂首刑场,或拯救民生,他们从未怯死以苟生,甘洒热血沃中华。他们敢于直面穷凶极恶的侵略者,以马革裹尸的英雄气概,用拔剑蒿莱的铁血豪情,为民族而战,为人民而战。


我希望自己是其中的一员,尽管我已成为30万分一,尽管我还有着未知的未来。


|三剑客原创作品;作者:剑客齐


投稿|联系:jiankesan001@163.com

◇你的声音,我们认真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