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商协会网

唐崇荣:第三届亚洲基督教信仰研讨大会《为真道竭力争辩》第四讲(讲道部分)(完整版)

来源:TheReformedFaith    发布时间:2019-03-24 06:35:12

无畏的殉道者


唐崇荣:

感谢上帝,我们一面听一面为中国,为巴基斯坦,为印度,为许多受苦的基督徒祷告。撒但对我们的逼迫,是牠失败的记号,阿门?感谢上帝!

今天我要给你们一个音乐节目,你们没有想到的,就是林望杰钢琴独奏,大家鼓掌。他对我说他们要听你讲道,我对他说我要听你弹琴,所以还是请他弹琴。他曾经在1977年在特拉维夫,拿到全世界鲁宾斯坦钢琴大赛的铜奖,那个时候给他奖品的是以色列的总理高达美亚(音译),亲自交给他。那个时候他代表印尼,但是印尼跟以色列没有邦交,完全没有什么关系,不是靠着关系,乃是靠着他真正真材实料。第二年他再飞到莫斯科去,在莫斯科再拿到荣誉奖,就是柴科夫斯基钢琴大赛的荣耀奖,那一年苏联跟印尼也没有什么政治关系。当他回到纽约的时候,同他一同拿同样奖的有另外一个黑人,回到纽约的时候,黑人全部合起来买一架大钢琴给那个黑人,因为他得到奖。当林望杰回到美国的时候,他们说我们要给他奖品吗?中国人说不必,他得奖是他的事情。然后要给他礼物吗?不必。给他登报纸好吗?登报纸也让他自己出钱。你看中国人这么坏,现在我们要听比较好的中国人弹琴,大家鼓掌。

(林望杰钢琴独奏)好不好?你们所听的是唱片里面没有的,乐谱里面没有的,他自己把它演变出来的。

我们要求上帝在华人中间兴起更多有恩赐的人来侍奉祂,我们低头祷告,请杨长老带领我们祷告:“天父恩主,愿我们的心向你敞开,愿我们每一个人都谦卑可受教,愿我们属灵的耳朵都被打开,好叫我们能够听见你的声音。主耶稣说祂是好牧人,祂的羊群必然认出祂的声音;就让我们认出圣灵的声音来,好叫我们一生都摆在主你的圣手当中。奉主耶酥基督得胜的名祷告,阿门!”

当初期教会的时候,世界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情,最圣洁的人被挂在木头上,死了再从死里复活,然后离开世界回答天父那里去。十天以后,圣灵降临,很少数的人,很软弱的人,很没有学问的人,把这个运动带到全世界去。初期教会他们受的逼迫是我们没有办法了解,没有办法想象的,极端残忍,极端没有人性,政治家常常以为用逼迫可以消灭基督教,从来没有想到上帝的智慧远远超过这个,上帝的教会是经过逼迫才长大的,凡是未曾受逼迫的教会都很难长大。你看见美国的教会,你看见欧洲的教会,他们太顺利了,他们太平安了,所以他们没有办法增长。相反的中国的教会继续扩张,因为她经历了什么叫做十字架的困难,在主的苦难中间有份,在主的忍耐上面有份,所以就在上帝的国度里面有份。我们感谢赞美主!

圣徒受逼迫的时候他们心里不是受苦,不是失望,不是哀叹,不是埋怨上帝,圣经说他们为这个事情欢喜快乐,他们感觉到配为这个名受辱。当约瑟夫写这段历史的时候,他说有一个人叫做耶稣,祂死了,但是跟随祂的人硬说祂已经复活了,而且他们甘愿为这个死了的耶稣受苦。他们被杀的时候用诗歌迎接逼迫,他们死的时候脸上露出笑容,这是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尼禄王把基督徒杀完了以后,他把基督徒烧死了以后,晚上他去看看这些尸体,有的给狮子咬了,有的身体给狮子吃了,但是当他看见他们的面孔还在微笑的时候,尼禄王莫名其妙,他们还微笑?为什么这些人会微笑呢?为什么死的这么凄惨会微笑呢?圣灵的大能在他们心中。感谢上帝!

只有基督在我们为祂受苦的时候,祂的灵在我们身上显出祂荣耀的时候,世人看见我们的信仰是真的,因为没有人会为假的事情死,如果门徒所见证的事情是假的,那么死亡来到的时候,他们一定离开他们错误的信仰,他们一定逃避,他们不愿意为虚假的东西而殉难。但是圣徒受苦,基督徒受逼迫的时候,甘心乐意的死,这是铁一般的事实证明我们所信的是真的。耶稣基督死里复活是真的,所以我们值得为祂受苦。感谢上帝!

我想今天教会里面有很多人不明白这个奥秘,他们遇到一点困难就妥协了,遇到一点逼迫就逃走了,圣经说你要至死忠心,我就赐给你生命的冠冕。这是记载在启示录2:25。你要至死忠心,我就赐给你生命的冠冕。我的名字叫steven Tang,这个名字不是我爸爸给我的,这个名字也不是妈妈给我的,因为我生的时候我父母都不是基督徒,当我两岁的时候我的父亲才开始去作礼拜,然后我三岁的时候他就离开世界,所以我从来没有英文的名字。当我17岁的奉献以后,我要取一个圣经名字,我不要取英文名字,什么乔治啊,爱得华,对我都没有关系,我要从圣经中找名字的时候,后来我选择了Steven这个名字。为什么呢?司提凡是第一个殉道的人,第一个为主受死的人。当司提凡死的时候,他大声呼喊说,父啊赦免他们。这是耶稣十字架以后第一个用爱宽恕逼害他的人。圣经告诉我们,耶稣在天上站在父的右边欢迎他回来。全本圣经从来没有说过耶稣站在父的右边,只有那一次。为什么耶稣站起来呢?耶稣敬重为祂而死的人,耶稣欢迎为祂殉道的人,殉道者在永恒中间一定有一个特别的地位是别人没有办法分享的。司提凡是第一个看见耶稣站起来欢迎他的人。我感到我应当用司提凡这个名字,我早就预备为主死了,我只怕上帝不要我,不给我有份于殉道的位置。司提凡这个名字什么意思呢?司提凡名字在希腊文就是冠冕的意思,所以在这个人身上他又为主死,他又领受冠冕,所以我非常喜欢这个名字。

亲爱的弟兄姊妹,教会历史就是一个争战的历史,教会为逼迫而争战,在苦难中间争战,因为我们是为真理作见证的,为真理作见证的人,效法耶稣基督,耶稣基督在彼拉多面前说,我为真理而生,特别要作见证。我为了要做王而被生在世界上,特别为真理作见证。当祂讲这句话的时候,彼拉多就站起来说,真理是什么。他发了这个问题以后,他根本不要答案,他就离开耶稣去了。今天世界上很多只要发问不要答案的人,如果不要答案为什么要发问呢?因为显明他是一个可以挑战基督徒的人。彼拉多讲什么叫做真理的时候,这是表明他的立场,他根本不相信有真理。当彼拉多审判耶稣的时候,神的儿子降到最低的地方,罪人站到最高的地方,这是非常可怕的对比,审判者受审判,应当受审判者审判审判者。耶稣基督是谁呢?耶稣是上帝赐给,以后审判万民圣子。所以约翰福音第十二章最后一段里面,耶稣说我对你们讲的话在末世的时候要审判你们每一个人。父已经把审判全世界的权柄交给基督,基督到世界上来的时候,彼拉多审判祂,这位应当受审判的人竟然成为一个审判审判者的人。

当耶稣受审判的时候,一句话也不回答。彼拉多问祂你做了什么?祂不回答。彼拉多问祂说你说了什么?祂也不回答。但是当彼拉多问耶稣说你是犹太人的王吗?耶稣回答不回答?耶稣回答。耶稣说你说的是,我的国不属于这个世界。祭司长问耶稣说,你是上帝的儿子吗?耶稣回答,你说的是,你必看见人子驾云从天降下。为什么彼拉多问的你是犹太人的王吗?为什么祭司长问你是上帝的儿子吗?如果这两个人问话转过来岂不是一样吗?完全不一样。为什么彼拉多问你是犹太人的王吗?彼拉多不会问你是上帝的儿子吗?你是上帝的儿子跟我的地位无关,你是上帝的儿子跟我的身份也无关,但是当彼拉多问你是犹太人的王吗?如果你是犹太人的王,这就表明你正在带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正在带领他们背叛罗马皇帝。这件事情有关于我的地位,有关于我的身份,所以我问你你是犹太人的王吗?耶稣不能拒绝这句话,因为祂不但是犹太人的王,祂要成为万王之王。所以祂是你说的是,我的国不属于这个世界。耶稣讲的非常清楚。那么当祭司长问你是上帝的儿子吗?因为如果你是上帝的儿子,那么你就是亵渎了我们的宗教。所以他们问的时候,都是与他们的身份有关。耶稣说你说的是的时候,大祭司就把他的衣服撕裂开来。我们何必还要谁作见证呢?从祂自己的口中已经讲出来这个亵渎的话。耶稣不是因为祂做错事而死,耶稣不是因为祂讲错话而死,耶稣因为祂的身份是神的儿子,是犹太人的王,祂诚实所以祂一定要死。

为什么耶稣基督那个时候不沉默呢?如果那个时候祂静默不言,这两个人很难判处祂的罪。但是耶稣不能不言,因为照着祂自己所见证的原理来说,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说多说就出于那恶者。耶稣是上帝的儿子,耶稣基督是犹太人的王,祂就照着祂身份的是,为这个离开世界。感谢上帝!

教会初期的时候,效法了上帝的儿子效法了道成肉身的耶稣,在苦难中间作见证。耶稣说为我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过去的先知也是如此。耶稣曾经说耶路撒冷耶路撒冷,你常常杀害先知,耶稣又在路加福音讲这句话,先知流血在耶路撒冷之外是不可能的,耶稣又对犹太人说从亚伯一直到撒迦利亚所流的血,罪都归到你们这个时代。耶稣这句话告诉我们,亚伯是第一个先知,因为除了耶稣的口没有人讲过这句话,亚伯是第一个先知,是为信仰而死的先知。亚伯所献的是羔羊,该隐所献的是植物,我不是故意把这个事情提出来的,羔羊所献上是要流血的,植物是没有流血的。所以我相信该隐是新派的,亚伯是福音派的,羔羊的血献上。所以他一定要死。今天凡接受福音的人,坚守福音的人,应当预备心为主死。亚伯这个先知,撒迦利亚这个先知,他们都为主流血了。

教会初期的圣徒,有几十万人被杀,他们都是效法耶稣基督,他们都是为耶稣基督受苦受死。所以教会就奠定了最好的榜样,给历时历代基督徒懂的怎样学习这些殉道者的榜样。启示录里面还记载一件我感到很奇怪的事情,有殉道者发出呼喊说,上帝啊我们被伸冤的日子到了吗?上帝回答说什么?你们静默,等被杀的人数满足了以后我才替你们伸冤。我不明白这句话,所以圣经里面有外邦人的数目满足了,得救的人数目满足了,还有一个殉道者的数目满足了。数目满足也就是神的时候到了。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感谢上帝,我们中国人为主而死的人特别多,在亚洲各国里面可能最多的。在庚子年以前,内地会曾经发过一个很重要的告示,就是在中国北方周游各省,寻找那些愿意为主而死的人的签名运动。我相信很多中国教会的基督徒都不知道这个事情,那一年里面签名预备为主死的人超过8000人。我为中国教会很自豪,我为中国教会非常感谢上帝。

我自己,我母亲在我9岁的时候把我从中国带到印尼去,这不是我的计划,这也不是我自愿的,我相信这是神的安排。上帝知道我太软弱了,我可能在中国站立不住,我坚守不了,上帝把我带到印尼去。但是当我奉献的时候,我清楚在上帝面前立约,主啊若是你肯,让我可以做殉道士,让我可以为你而死,在殉道士的数目里面使我也有一份。我不知道前途如何,但是在印尼他们都知道我是讲道最勇敢的人。你们昨天看到有很多警察围绕的那个聚会,有8000人来参加。整个城市都是回教徒,85%的回教徒,只有15%的基督徒,很少的基督徒的数目。但是当我们去布道的时候,8000多人来,他们知道恐怖分子要来丢炸弹,政府也知道这个事情发生传到全世界很不好,派了400个警察来护卫我们。在很紧张的时刻中间,我们恳切祷告。那一天我讲道讲什么呢?我说从来没有一个宗教的教主为他的信徒死的。释迦牟尼没有为佛教徒死,穆罕默德没有为回教徒死,孔子没有为中国人死,全世界只有耶稣基督为全世界的人死,更为基督徒死。当我讲这些话的时候,掌声大到不能收拾。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讲的太激动,我的眼泪流下来,我知道我们为什么传福音,我们为什么作见证,因为只有一个人,就是道成肉身的耶稣,祂为世人而死,为我们流血,这个血是神有能力的血。我这句话是从使徒行传里面讲出来的。我们都知道我们中国人喜欢用两个字来描写一个名词,但是圣经很少这个例子,所以耶稣的血耶稣的血耶稣的血,中国人就习惯两个字,就耶稣的宝血。宝血这两个字圣经只有出现过一次,彼得前书第一章,我们不是因金银得救赎,靠着耶稣基督无暇无疵上帝羔羊的宝血我们得着救赎。耶稣的血宝在哪里呢?你说是贵重的代价。如果耶稣一个普通人,祂的血就没有价值,耶稣是一个好人,祂的血也没有能力。你杀了那义者,你杀了那圣者,所以我从使徒行传司提凡所讲的道里面得到这两个字。耶稣是圣者,耶稣是义者,所以祂流的血是圣者的血是义者的血,所以这个血是宝血。

保罗最后一次到特罗亚去的时候,他没有去访问以弗所,他在特罗亚停下来,请人去把以弗所教会的长老都带到他面前来。这一次的退修会,这一次的研讨会有一个特点,不是讲员来听众,是听众来找讲员。我们这次来的时候,讲员从很远的地方来,有一些听众是住在吉隆坡的。下一次的时候,吉隆坡的人飞去美国去听陈佐人讲道要不要?你就明白我的意思了。保罗不到以弗所去讲道,保罗用他的权柄吩咐以弗所的长老全部到特罗亚来找他,他对他们讲了最后一篇道,以后他就上耶路撒冷,以后永远没有再见到以弗所这些人。他跟他们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语重心长讲了几句最重要的话语,他流眼泪说我最后一次见你们的面,不但如此我走了以后必有豺狼披着羊皮到你们中间来。所以你们要好好牧养上帝的羊群。这里不是指耶稣的羊群,保罗用上帝的羊群;接下去一句话,保罗讲什么?有谁可以背出来的吗?你们要好好牧养上帝的羊群,就是祂用自己的血所买赎回来的。

我看到那一节我吓死了,第一次告诉我们耶稣的血就是上帝的血,全本圣经只有这一次,你们要牧养上帝的羊群,祂用自己的血买赎回来的。圣父是上帝,圣子是上帝,圣灵是上帝,圣父用圣子的血把祂的羊群从世界买赎回来。圣子是道成肉身的圣子,基督做人的时候,血有神性的能力在里面。我想这一点有很多的神学家没有注意到,当然用人的眼光来看,耶稣的血那一天从十字架上流出来以后,流到各各他地面跟那些泥土连在一起了,那一天有雨下来,水跟血就连在一起,就流到沟里了,就流到河里了,这就是我们所了解的,耶稣所流的血。但是使徒行传二十章,保罗对以弗所的长老讲话的时候,你们要牧养上帝的羊群,就是祂用自己的血买回来的。我相信耶稣的血有神性的能力,这是我们不可以否认的。为什么我们说宝血赦免我们的罪?宝血使我们靠着可以得胜,胜过魔鬼呢?这个血不是肉体物质的人性的血,是道成肉身身体所流出来的血。我们感谢上帝!

有一些神学教授听我这么讲,反对,在我的课室里面对我的学生说这个是讲错的。我想了大概五六年了,因为这是我一生几十年所讲的道理,我还是坚守耶稣的血有神性的能力,否则我们信的救主跟别人就没有分别了。感谢上帝!

耶稣的宝血,就是重价把我们买赎回来的宝血;耶稣的宝血,比金银宝石更宝贵。不是借着金银宝石而被救赎,乃是借着上帝的儿子的血为我们流出来而获得救赎的。感谢上帝!

当圣徒们宝贵耶稣的血的时候,他们为主受苦一点也不在乎。世界上没有一群人比殉道者更勇敢的,没有任何一个宗教在初期的时候是为主死而甘愿的。

除此以外,还有一件事我要提醒你们,为什么基督教得奖教主只有活33年,在祂离开回天家以后另外33年,主后60多年的时候,保罗为主死了,彼得为主死了,这两个人都在罗马城死的,大概是耶稣活着的年日的两倍。主后60多年保罗死了,彼得死了,当时的世界可能有许多的人,可能世界有超过十分之一的人口已经相信耶稣基督。为什么呢?为什么这个宗教传的这么快呢?靠着最大财富吗?不是。靠着军事的势力吗?不是。回教靠着他们的军队,靠着他们的刀枪来传讲的,但是耶稣基督的门徒没有这些东西,他们手无寸铁,身无分文,他们使整个世界动摇了,罗马帝国很多人归主了。其中一个最大的原因是什么?他们给最贫穷的人带来了盼望。耶稣说贫穷的人有福气了,哀哭的人有福气的了,干渴的人有福气了,饥饿的人有福气了,这个是基督教的信息。

今天我们看见很多的教会没有办法被上帝大大重用,这些教会是有钱的人的教会,他们传的信息是学术界的信息,不是大批群众所需要的信息。他们所传的是有学问的人所爱听的道理,不是平民所需要听的信息,不是在死亡旁边,在贫穷旁边,在饥饿旁边所挣扎的百姓所需要的信息。我做人有很多很需要平衡的地方,我盼望质跟量平衡,我盼望学术界跟平民界平衡,我盼望在高尚的社会跟比较粗俗的百姓中间有一个平衡。所以我作传道做的很辛苦,在我的教会中间,我又要求质又要求量,所以我这一生盼望最有学问的人在我的侍奉中间归向上帝,我也盼望在我有生之年可以带领最多的穷人归向上帝。你对这两群人传信息的时候,程度是不一样的。有学问的人不要听你粗俗的话语,贫穷的人没有办法听见高深的道理。怎么办呢?我用各样的办法尽量可以克服这些困难,我要用很简单的信息传给大家听,里面的真理是又高又深的真理。我用简单的比喻,高深的道理,我有很深的观念,很浅的词句,这就慢慢使我变成一个很难,但是一定要做到这种传道,要这样付代价,才能讨上帝喜悦。

亲爱的弟兄姊妹,每一次我到美国一些地方讲道的时候,有一些教授来对我说,感谢主,二十年前我听你讲道信主,二十五年前我听你讲道信主。有许多很有学问的传道人,他说我在你的聚会里面奉献的,感谢上帝!这些话传出来的时候,我心里得到安慰,因为我们对知识分子付了代价了。

保罗说无论是希尼力人,无论是化外人,无论是聪明人,无论是愚拙人,我都欠他们的债。这四种人在一节圣经出现什么意思呢?深思以后我感到有三重意思,第一重意思是什么呢?保罗宣布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种,没有一个阶层是上帝不要拯救的。因为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要拯救一切相信的人;一切什么意思呢?包括希尼力人,就是斯多亚派的,伊壁鸠鲁派,怀疑派的最有学问的哲学家,也包含那些最轻看基督教的知识分子。保罗说化外人,化外人是什么呢?就是巴尔干半岛北部,现在德国高卢的那些人,是最没有学问最野蛮的人。所以保罗说最有学问的人,或者最野蛮的人,我都欠他们的债。无论是最聪明的人,无论是最愚拙的人,我都欠他们的债。

当我想到这一句话的时候,我心里很难过,因为有一些人只注意对低层的人传道,没有办法对高层的人传福音。还有一些的传道人只适合对高等学术的人传道,对普通人完全不注意。上帝要拯救一切相信的人,这是没有分别的。孔子在历史上伟大的地方就从一句话听出来了,孔子超过印度所有最伟大的人,超过苏格拉底时代的人,孔子的教育学里面最重要的一句话就是,有教无类!有教无类,所以孔子可以收最有钱的人做学生,他也收最贫穷的人做学生。我们今天基督徒连这个都不懂,我们不如孔子。请问我们的教会适合哪一种人来呢?适合最有钱的人吗?那么穷人为什么不能到你的教会?我们适合最高的教授吗?那么那些没有学问的就不能听道了吗?这是第一个阶层。

第二个层次是什么呢?保罗讲这句话的时候表示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不需要上帝的福音。无论哪一个人,最高阶层,最低阶层,最聪明的人,最愚拙的人,希尼力人,是外邦人,每一个人都需要福音。这表示上帝的能力能拯救所有的人,所有的人都需要耶稣的福音。

第三个层次是什么呢?保罗讲这句话表示他已经预备好了可以对任何人传道。许多时候我们知道每一个人都需要福音,但是我不能适合你这一群,你去那边吧,到某某教会吧,我们教会不能接受你。我们今天应当从这一节圣经看见这三个层次,上帝要救所有的人,所有的人都需要福音,我作为神的仆人我预备自己可以适应可以应付每一种人的需要;你才明白那一节圣经的意义。

亲爱的弟兄姊妹,这样说来,基督教在整个世界中间,争战是永无止息的,我们所应付的困难是非常多花样的,需要我们的人太多种了。所以当初期教会的时候,当时西欧世界三分之一的人他们都变成基督徒了。为什么呢?基督教带来了穷人的盼望,基督教带来了被捆锁的奴隶的盼望。在罗马帝国里面非常需要的,因为罗马帝国奴隶占有很大成份在里面。这些人天天受苦,他们从哪里得着释放吗?他们从哪里得着安慰呢?他们从哪里得着盼望呢?就从基督教得着盼望。

今天的基督教对世界的贡献是什么呢?我年轻的时候很注重对知识分子传道,我有一个错误的假设,最高的知识分子归主以后,他一定影响很多的人都归主了。到了五十多岁的时候我觉悟这是错误的,为什么呢?因为发现知识分子是最自私的人,他们读越高的知识,他们盼望得到最高的薪水,他们享受最优越的生活,他们照样要用最多的人做他们的仆人,他们照样像其他人那样压制他们。你想知识分子真的会传福音给别人吗?除了1940-1949那几年,中国大陆有一个大复兴,复兴完了以后,许多大学生奉献到乡下去传道。他们撇下他们优越的生活,他们向西北进军,许多乡下,许多落后的地方,传福音预备了千千万万的人信耶稣。然后上帝才许可共产党把中国拿去。那个时候有一本书叫做献给无名的传道人,那一段时期,借着伯特利布道团在18省对几十万人传道,大复兴以后产生的果效。当我思想那个时候教会历史的时候,我真是感谢上帝。上帝知道乌云密布了,共产党要获得整个中国了,所以上帝预备了一大批知识分子向穷人传福音。感谢上帝!

在十九世纪的时候,两种人在中国传道,一种是戴得生下面的内地会,一种是李提摩太下面的对知识分子传道。一个是对穷人传道,一个是对知识分子传道。我那个时候想为什么这两个人不能结合起来呢?我盼望我自己可以两样都做。

亲爱的弟兄姊妹,保罗太伟大了,保罗是神学家,保罗是护教学家,保罗是文化学家,保罗是福音使者,保罗是犹太人传道的人,保罗也是对外邦人传道的,保罗讲了这句话是历史上从来没有人讲过的。无论是男,无论是女,无论是主,无论是奴,在基督里都是合二为一了。你注意这句话,从来没有人讲过,希腊哲学家没有讲过,世界各地的知识分子,所有的文化巨子都没有讲过,直到今天,犹太教,回教,对女人还有很多的歧视。在今天中国社会中男女没有完全平等。在耶稣基督里面无论是主,无论是奴,无论是男,无论是女,都是一的,都是同等的。我们感谢上帝!

基督教在初期社会中间,这个最大的动力,把最大的盼望赐给世界最多的人。今天的基督教是怎么样的基督教呢?我们的教会所服侍社会是哪一群的人呢?求主帮助我们。

基督教所带来的,是新酒,是新布,不能放在旧皮袋里,不能补在旧衣服上面。基督教只有被人拒绝,被人仇恨,耶稣说你们不属于世界,世界爱属于她的人,世界恨你们,因为你们不属于世界。所以基督教受逼迫,受苦难。初期的教会第一个争战就是跟逼迫之间的争战。

第二个争战就是给知识分子轻看的争战。当时的哲学家他们看基督徒都是不学无术的人,都是市井小民,所以轻看基督教。但是当这些市井小民为耶稣见证有能力的时候,他们认出这些人是跟随耶稣的人。感谢上帝!

上帝除了借着耶稣在加利利召集这些门徒以外,上帝又拣选了保罗做祂的使徒。这样门徒中间就有专对知识分子讲道的保罗,当他在雅典的时候,他和斯多亚派,伊壁鸠鲁派两派的哲学家辩论,表示保罗不是单单对普通人传道,他研究了当时最高的哲学思想,在雅典的讲论里面,他引用了一句当时雅典的诗人诗里面的一句话语,正如你们的诗人所讲的话,我们都是上帝所生的。这句话,写诗的人叫做Cleanthes,从这个诗歌里面他引用他的话语。保罗不是不学无术的人,保罗明白希腊哲学里面求乐派的,伊壁鸠鲁派的理论;唯善派的,斯多亚派的理论。保罗真的明白他们的思想。我刚才提到彼拉多说真理是什么?其实彼拉多讲这句话的时候,证明他在四百年的思想接下来他走的是第三派的思想,他不走唯乐派的思想,他也不走至善派的思想,他走了怀疑主义的思想,所以他怎么讲呢?真理是什么。他根本不信有真理。这些人用他的言语表达了他自己的文化的境界。感谢上帝!

当保罗对雅典人讲道以后,祭司信主了,亚略巴古的那些聪明人有人也跟随主了。1977年我到雅典去的时候,我们几个人一同在奥库帕里斯山上,他们说这里风景很好我们就在这里谈谈,我一定要到亚略巴古去,因为亚略巴古就在附近,但是我不知道到底附近什么地方。很多游客在那边玩的时候,我特别问一个人,请问亚略巴古在哪里呢?有一个希腊人说你向前走,前面有一块秃头地,那块地就叫做亚略巴古。原来不到200公尺,所以我就一个人走过去,找到那个地方以后,我很感谢上帝。主啊我到这里不是来玩,你使我一个人可以找到你的仆人保罗曾经站立的地,我充满感恩。我站在亚略巴古那一块地上面的时候,我就向上面看,向下面看,向四周看,我要做什么呢?上帝把我带到这里要做什么呢?忽然间一个思想来了,就在200公尺外面,当时最重要的宗教敬拜他们的神明的地方,就是帕特农神庙。帕特农神庙到现在成为全世界希腊建筑最重要的根据地。原来里面有一个用金所筑成的雅典娜的像,雅典或者整个希腊最神圣的敬拜的地方。宗教中心,最高的神明的店。看完了我眼睛扫射下来,从亚略巴古看下去,雅典的街道,我突然间好像看见苏格拉底走在路上,我马上联系起来了,那边是宗教圣地,下面是古代哲学家教导百姓的街道,然后我马上严肃起来了。我说主啊你把我带到这里来,我知道你要我做什么。我就祷告,上帝啊,求你帮助我,像你的仆人保罗一样,就站在这一块地方,在宗教与哲学的中间,高举耶稣基督的福音。

保罗最后在亚略巴古讲的话是什么?世人蒙昧无知的时候上帝并不鉴察,如今祂要吩咐从死里复活的人,派祂来审判天下。今天你到雅典去做什么呢?去玩玩,去看博物馆,去听歌剧,你到雅典去做什么?拍照片,买一下纪念品,回来摆在你桌子上,表示我去过雅典了。我每次看到桌子上一大堆纪念品,我知道这是今生的骄傲,很多人要告诉人我到过这里我到过那里。我告诉你我跑过地方比你多,我每次都问自己我到一个地方要去做什么。去作见证呢?去学习知识呢?去领受智慧呢?到底我要做什么?所以那一天我祷告,求你给我有力量,像你的仆人保罗一样,在宗教与哲学中间高举耶稣基督,死里复活的福音,成为你更美好的见证。从那一天开始直到今天,在我传讲信息的中间,我要注意我下面有多少宗教人士,多少哲学人士,上帝用超宗教、超哲学的福音的道,把他们的心灵抓回来,归向上帝。归向上帝!

主就这样带领我,继续不断为主工作。我今年对奉献的青年人讲一些话语,你们要勇敢学习解答问题,因为你解答问题的时候,你就知道人的需要到底是什么。讲道的人最大的毛病自以为他可以供应,不知道人的需要是什么。几千个人饥饿的时候,耶稣说给他们吃吧。给他们吃吧。他们吃石头吗?不是,他们吃食物。你给人是他们需要的食物吗?你给人的是他们饥饿所需要的充饥吗?我们怎么知道会众需要的是什么呢?我从21岁开始,决定勇敢回答问题,我宣布出去的时候,很多人说啊?这样年轻的传道人敢解答问题。他们就发了一大堆问题,当我看到我不能答的时候,我只能诚实说这一题我要再查考,下一次给你们解答。能答的我就答,不能答的我就不能答。三年后我发现我解答问题经验越来越多了,几乎没有一个问题是太难的,难的不是问题是发问题的人,所以我一直收问题。十年以后,每一年收的问题大概7000-10000个问题,继续不断答答。

我第一次到台湾去的时候,从7点聚会解答问题到1点半,执事们不耐烦一直看手表,我就一直看他。我不管他,因为大学生听问题解答兴趣过听道,1点半回去的时候,发生一件困难的事情,台湾大学的门都关掉了,宿舍的门都关掉了,他们不得不爬墙跳进去。我完全不知道这个事情,经过好几年以后,在基督教论坛报讲了一件事情,台湾基督教十年来的十件大事,第一件大事葛培理到台湾,产生最大的轰动,许多人听道。第二件事,我不大记得了;第三件,唐崇荣到台湾来,一大批知识分子归向上帝而且奉献作传道人。到第六条怎么写呢?唐牧师的布道会太迟才让人回家,宿舍的门关掉,大学生翻墙回去睡觉。那个时候我才29岁半,我原来做了惊天动地的事情。

亲爱的弟兄姊妹,神能够用你做一些历史上没有人做过的事情,神能够用我们破了一些历史记录,因为解答问题以后,我慢慢懂得什么叫做实用护教学,不是理论护教学,理论护教学可以在神学院学来,实用护教学从人际关系应付他们的困难学到的。后来有一次我对一个传道人传道,唐牧师你告诉我你的经验好吗?我很盼望成为许多人的帮助。我说你勇敢收集青年人的问题。他说收集容易回答不容易。我壮他的胆说你勇敢收集,尽量收集,结果我告诉你,青年人问的问题全部加起来,不超过200题最重要的。他吓了一跳,真的吗?难道青年人的问题只有200题吗?上帝在哪里?上帝为什么存在?我怎么证明祂存在?进化论对不对?这个是比较聪明的人问的。其他人问什么呢?我要做什么工作,怎么找爱人。那么有高高低低不同的问题,归纳起来最多两百个。第二年我再见他的时候,他说这一年我收了一大堆问题,结果发现连两百个都没有。我一个一个研究,一个一个找参考书来看,我都可以回答了。后来这个传道人变成最被欢迎的传道人,再过十年以后他已经在美国了,他对我说,唐牧师十多年前跟你谈了几句话,得到帮助太大了,因为你给我的启发,我收了问题,我研究,我已经写了12本书出来了。感谢上帝!许多的青年人,从他身上得到帮助。因为青年人遇到困难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得着解答,你说问题那么少,基督教不能解答吗?我告诉你连那两百个问题,很多牧师都没有办法解答。很多牧师只懂得我能给你的就给你,从来没有想到他们要的跟我能给的是两件事情,求主帮助我们。

今天我们已经老了,我们可能不久以后就见上帝了。如果你愿意问一下最困难的问题,传道的问题,传道人秘密的问题,我们都很愿意完全把这个心破开来告诉你们。我盼望你们被兴起,比我更聪明,比我更有能力,更有智慧来作上帝的工作。

如果每一个时代都在记念曾经有一个伟人,那以后这个时代,再时代,再时代,一代一代下去,没有进步。但是当每一个时代都在进步的时候,不到两代你就会忘记最伟大的人,因为你们比他更伟大。这样教会才进步。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这六十年,亲眼看见很多大教会衰微最后关门,我也看见很多很小的教会兴起来,长大起来。今天我们在这个地方聚会,我们的牧师叫王福牧师,王福牧师从很小的教会作传道人,现在这个教会可能是吉隆坡华人教会最多人参加崇拜的一个教会。为什么?因为他有一个奋斗的精神,有一个争战的精神,有一个谦卑的精神,有一个上帝肯赐福的精神。我盼望更多传道人像王福。今天王牧师已经头发白白,我看他有时候不像传道人,像上帝的羔羊,你知道这个人的爸爸是谁吗?你从来没有想到,茅山道士,是一个法师,是一个外教人,是一个外教的领袖,法师生牧师这个是基因学里面没有的,法师生牧师是遗传学不明白的事情,耶和华所做的大事。他爸爸死以前,对他说我所做的很多都是假的,你还是好好信你的耶稣吧,感谢上帝!所以他传道的时候,是经历了什么叫做从错误的信仰到真正的信仰,什么叫做基督复活的大能,基督受苦的心志。王牧师是我最尊重的好些牧师里面的一个,我可以描写他心肠宽大,你没有听过他一句妒忌的话,窄心肠的话,随便批评人的话,讲话非常谨慎,他是完全存心荣耀上帝,预备自己造就别人,荣神益人的人。

当我对王俊才说,王俊才是我的学生,他在滨城浸信会神学院毕业了以后,他在浸信会侍奉主,后来到了东部在古晋(音译)侍奉主,有一天他赶到讲道枯干,需要更多的进修,那么在哪里进修呢?听说美国唐崇荣牧师办了归正学院,但是很贵,每一个课程一百块美金,一个月四个礼拜十二个课程,1200块钱,美金,还有吃的,还有住的,每一个礼拜都要一两百块钱。所以这么多的钱怎么办呢?结果他们的教会说我们支持你,给你助学金你去上课吧。他就去了,他去的时候呢第一个礼拜上课,吃饭的时候都见到他,第二个礼拜都见到他,第三个礼拜都见到他,第四个礼拜不见了。我说王俊才回家了吗?没有啊,等一下他上课会来的。上课的时候他再来了。我说为什么上课来吃饭不来呢?后来我就问他了,为什么你每一堂课都上,每一餐都不吃饭呢?他不好意思讲。我说你讲吧。他说第四个礼拜我吃饭的钱完了,我没有钱吃饭,所以我买一些面包,喝白开水,在房间里面自己过生活。饿着肚子时间到再来上课。他就这样过了差不多十年,每一年飞到美国,每一次几千块美金的生活费。你想这样的人上帝能够不用吗?今天很多的人,只要享受,只要富裕,只要自由,从来不愿意受苦!我们怎样盼望上帝用我们?感谢上帝!

他学完了很多的课程,每一课都参加,到了第十年的时候,我们的课程转到吉隆坡来,他就没有再到美国去,但他还继续在浸信会,在古晋地方。我说我告诉你,如果你肯听我的话,我很难劝青年人,因为青年人都有耶和华的引导,所以就不需要唐崇荣的引导,有圣灵的感动,所以我也不要逼任何一个人。我说如果你肯我告诉你,如果你要影响这个时代,影响马来西亚,你要来看古晋搬到吉隆坡去,问什么呢?因为只有首都才是国际城市,首都才能吸收各城各乡送来的学生,那么整个国家里面最好的学生多数在首都。那么你搬到吉隆坡去吧。他说我很难,我是浸信会的牧师,我有妈妈,我有太太,我有很多的困难。我再劝他。差不多八年以后,他忽然间说,我要去吉隆坡了。我不知道你们要听我的话几年才顺服,他后来来了。来的时候是不是人请他作牧师呢?没有。有薪水吗?没有。那么唐牧师要怎么办呢?我说你开始,从零开始,从零开始,就像我一样。

我在玛郎已经教了25年,25年就可以退休了,25年就可以拿退休金了。我故意不难退休金,所以我在25年以前两个礼拜我辞职,自己没有资格拿退休金。那么我就这样做了。做了我就把全家带到雅加达去,雅加达去以前,他们大家请我吃饭作一个告别。这个告别也是很特别的,就是大家一同吃饭,大家自己出自己的钱,我一家不必出钱,这个叫做告别会。我感觉到我也应当再给他们告别。所以我全家到了雅加达,第二个礼拜我买六张机票再回到玛郎,我一个人请所有人的告别,全部我出钱。所以我没有欠任何一个人的债。因为我两个礼拜前就辞职了,我的退休是没有退休金的。他们说还是要拿,我一定不拿。后来他们给我一个金的印章,送我代表跟我的告别。现在我还存在那边,我没有动,必要的话我再卖掉奉献回我母校。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到雅加达去的时候,没有地方住,没有薪水,我要养全家。我一家六个人,还有我的孩子很多,需要两个工人,还有一个老岳母,我有一家9个人要吃饭,那么我要开始归正运动的工作。我怎么开始呢?我说主啊我怎么可以向人要钱来开始呢?我这一个口已经奉献给你传福音用的,我这个口不会去向人要钱,这个口已经分别为圣了。所以我怎么办呢?我就开始归正的工作,我决定两年不拿薪水,两天容易,两天只有六餐,九个人吃饭,六餐也不少钱的。但是九个人吃饭,730天,每天三餐,不知道吃什么。你说是不是从前储蓄的拿来用呢?我也没有什么储蓄,我就真正靠信心活在世界上,一定要在地上建立一个归正福音的堡垒!如果没有这个堡垒,我们不能争战。这个堡垒哪里来的呢?人送钱来吗?没有,依靠上帝。就这样有时候去讲一篇道得一点钱,用用到完再去讲道。怎样渡过那两年我不知道,但是现在不是两年,现在我已经搬到雅加达已经超过30年了,29年半了,感谢上帝!

我开了一部十八年得老爷车,我全家的人带上去,再回到玛郎,再回到雅加达,再回到玛郎,问什么呢?因为我有很多的书很多的行礼要搬来搬去,节省运费,所以我们总是自己开车。有一个帮助我的人,两个人轮流开,常常开到半路打瞌睡,差不多在路上半夜撞车。这样辛苦搬到雅加达,给孩子找学校,没有房子怎么办呢?有一天我住在一个执事的家里,每天就去找房子,因为我玛郎有房子,不过那个房子卖掉了,可能买另外一个小小的房子在雅加达。结果有一天有一个人从菲律宾打电话过来,他说听说你搬到雅加达去了,你有没有房子?我说还没有。你需要房子吗?我说我需要房子。那么你要买或者要租?如果你要买要租你自由,如果你需要借钱,他不是说送钱哦,他说借钱,那我预备15万美金借给你,随你开口多少钱。我说你可以不可以寄11万7000美金来,那个时候我正在看一个房子,大概需要11万7000美金,他说好,我就寄过去给你。那怎么办呢?你什么时候还呢?我说三年到五年,我一定还到一块都不欠你。后来还不到四年的时候,我全部还清楚了。

我就这样搬到雅加达去了,然后自己开车送孩子去读书。因为我在雅加达曾经带领很多很大的聚会,在雅加达听过我讲道的人可能已经超过了20万人,所以有一次我在神学讲座,3800人参加。我决定9月13日第一次主日崇拜。租一个地方,可以坐1200人,我说你们要来聚会可以来。结果第一次来,328个人。第二次来,剩下280人,第三次来,再290多,就这样从零开始。没有一个会友,我第一次讲道,就是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就这样用三年半讲完了约翰福音。讲完了以后再讲罗马书,讲完了再讲希伯来书,再讲以弗所书,再讲约翰一书,重头再讲感情圣化,还有其他的道理,最后我在十五年以后又再讲约翰福音。

亲爱的弟兄姊妹,归正教会就这样兴起来了。在不到3年的时候,我们的听众已经超过了1000人。我祷告说,主啊超过1000人的时候,那一天超过1000,我就宣布要买地要建堂。所以有一天我进到讲台上的时候,那一天1100多人,我知道神听了我的祷告,我要宣布买地的时候,心里跳的很厉害,我不知道是否真的是上帝带领或者是我自己要的,或者魔鬼欺骗我给我1000多人就把我掉下去了。我说主啊你再给我三个月的时间,让我可以好好省察你的旨意。三个月以后,1300个人,稳定的超过1000,我就宣布了。一宣布的时候,很多人说我们心里也盼望买地了,主引导你也引导我们。我们就有一个信心认献的聚会,那一次领受的数目大到一个地步,天主教的刊物登出一篇文章,印尼基督教400年历史以来,这一次唐牧师收到认献的数目是最大的。其实那个数目也不能建一个礼拜堂,只能建礼拜堂的大概十五分子一。已经轰动基督教界。虽然不够,已经破纪录了,感谢上帝!

后来买了地,附近六个回教堂起来反对,游行,贴标语,写了很多大字报,世界最坏的宗教就是基督教。你昨天看见那个大礼拜堂,你以为罗马城是一天建成的吗?我告诉你单单等准字等了十六年,我知道中国人的痛苦,北京的教会被驱散到现在还不能再建起来,我都明白这些痛苦。人说你不知道你不在中国,你在海外呱呱叫,谁要听你的话。我在神的面前我不是没有经历苦难的人,感谢上帝!

如果你问我那两年你怎么度过的?我只能回答说,你问上帝你不要问我,因为我没有记忆记得那两年怎么渡过。两年以后,教会的奉献越来越多越来越多了,不但足够我的薪水了,足够我再请别的传道人,那我请我的两个学生来帮助我。来的第一个月我们就给他足够的薪水,没有输给任何教会,他们可以安定做工。到现在为止,我开博物馆,我开音乐厅,我开大的研讨会,我都没有动用教会的一块钱。我总是先自己用各样的办法先带头,我到各地方去布道,从年轻到今天没有拿过教会飞机票一块钱。感谢上帝!

上帝是真正丰盛的上帝,当这个礼拜堂建成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原来是全印尼最大的礼拜堂,是正式拿到准字的礼拜堂。灵恩派也盖了更大的,但是他们不敢申请准字,因为申请教会的准字的时候,人家就不要租他们的地方,现在他们可以租给很多人得很多钱,我不做这个事,这是分别为圣给上帝用的。感谢上帝!

然后我一步一步寻找上帝的旨意,主啊你要我做什么,一步一步主启示我,主感动我,我忽然间发动布道的工作,分堂得工作,办平信徒神学院的工作,建立基督教音乐协会的工作,后来还有博物馆的工作,还有建音乐厅的工作,还有建基督教学校的工作,每一年都有新的节目,有新的活动,有新的工作。神一直兴起人来,几乎没有一年是停顿的。我们教会的分堂从1989年第一间,到2016年现在有79间,我们有79间分堂,我们有神学夜校,从1980年的第一间,现在有138个城市的神学院校。我们还有许多的工作,一直发展一直发展,我们的布道工作,在5000个城市布道,每一年大概有两三千个地方我派人去传道,到了年底的时候都超过200万人参加聚会。这些工作都是真的,不是虚报的,上帝留我的生命到今天存在,我不敢白白活着一天。每一天在想,上帝可以给我良心作见证,从奉献那一天到今天,差不多60年,每一天想怎么做做的工作,想怎么样讲上帝的道,想还有什么我没有做的。因为我的生命不是我的,我的生命是主的。

今年我们举办这个亚洲信仰研讨大会,是历来亚洲研讨大会最大的一次,上帝兴起了两位王牧师来一同协助这个工作,他们两个教会派了260个人来做义工,感谢上帝!

那么王牧师搬到这里来,已经几年啦?7年多了,现在200多人聚会了。他们买了楼里面的一部分,一座大楼很旧的,比较烂的大楼,那么他们盼望把它建成一个可以聚会的地方,可以坐多少人?600人。你看信心大不大?还有这个礼拜堂,可以坐2000人。平常我来查经的时候,有时候五六百人,但是这一次可以坐2000个人,还可以都在这里吃饭,很奇妙的。

那么王牧师来的时候我有一些担心,这个王一来那个王怎么样呢,一国不能两个王,一山不能两个虎,后来我发现,这个王是一个宽宏大量的王,他对王俊才牧师,比他年龄差4岁,对他非常容纳,非常欣赏。所以我看到有这样的同工我非常放心。这样的同工只有两个吗?没有。这样的同工有2000个在这里,就是你们你们。阿门?(鼓掌)感谢上帝!

我现在告诉你,我不甘愿死,除非我看见传福音的人成了大群,我不甘愿死,除非我看见比我聪明的人起来侍奉上帝。从1957到2016,这59年半,我不忘记讲道的时候呼召人作传道。青年人到台前来,流泪奉献,你知道多少人了吗?到台前来奉献这六十年,差不多是45万人。45万个青年人,奉献出来,今天在世界各地有很多人侍奉主,他们说唐牧师啊从前在你的聚会我奉献的。那我跟其他93个中国的牧师传道在瑞士参加第一个洛桑大会的时候,我们组织了中国人的福音大会。所以华福运动我是开始有份的,藤近辉牧师年老是长辈,被选作主席,我是副主席。76,81,86,91,96,01,06,11,今年16。这么多届的华福会,我几乎前面的七届都是讲员。我告诉你一件事情,除了我一个人以外,华福会没有一个人呼召青年人作传道,每一届都是我呼喊的,出来!作传道人!在新加坡那一届,有两个很英俊的青年人出来作传道,那两个人是谁啊?藤近辉牧师的男孩子。藤近辉牧师生了都是男孩子,他的副牧师生的都是女孩子,有一次我在他的教会讲道,有的人要女胎胎男,有的人要男胎胎女,他们就大笑起来了。我说你们笑什么?我们的两个牧师就是这样的,一个胎胎都是男,一个胎胎都是女。后来大会过了以后,有一天滕牧师对我说,滕牧师谢谢你,我六个男孩子,有两个是在你的聚会里面奉献作传道,现在他们在美国牧会,在亚洲牧会,他们还记念神呼召他们。在45万个奉献作传道人的中间,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真的走上传道的路。如果是百分之一的话,最少有4500个传道牧师,是在聚会里面奉献,念完神学,作上帝的工作。

亲爱的弟兄姊妹,这些传道人,后来有一些变成灵恩派的传道人,他们看到我有一点不好意思,因为他们也知道在传道界中间对灵恩派攻的最厉害的就是我。所以有的人在我面前装作不是太赞成灵恩派,我是很严格的对他们说,你要归回正道,你要传扬纯正的福音,你不要跟那些人跑。感谢上帝!有些人回来了。

今天我已经年老了,我常常说,不知老之将至;娄建华说你是老早已至,不是不知将至。早已经老了。但是我不怕老,我不怕病,不怕死,不怕苦,我只要活着一天,还能讲话一天,我一定站起来为福音作见证。感谢上帝!(鼓掌)

求主帮助我们,使我们后继有人。亲爱的弟兄姊妹,我有很多要讲都没有讲出来,我要跟你讲历世的争战,改教时期的争战,改教以后的争战,启蒙运动的争战,后现代的争战,现在的争战,我告诉你我在印尼的状况,比当时马丁路德跟加尔文在中世纪的状况更困难。当时他们只有一个天主教是他们的大仇敌,我们在印尼有回教做仇敌,有新派的神学家做仇敌,有很可怕的世俗化的社会做仇敌,还有许许多多邪恶的异教邪风做仇敌。我们在印尼的地方要为主争战,建立稳,荣耀主的名。

今天我不能再延长下去了,虽然很多要讲的,但是时间到了。我再一次吩咐你们,如果主感动你,圣灵对你有话说,今日你要顺服祂。好不好我现在再奉主的名问你一次,有谁你说主啊,如果你肯用我,我预备自己,奉献作传道。如果还有这样的人,请你现在恭恭敬敬站起来。有哪一个人愿意作传道人,站起来,站起来,站起来。(鼓掌)还有哪一个人?站起来(鼓掌)。你不要单单鼓掌,你挺起你的脚站起来。还有哪一个人?你说主啊若是你肯用我,我预备自己奉献自己作传道。我现在奉主的名请你站起来,还有哪一个人?现在站起来,站起来。还有哪一个人,现在站起来。感谢上帝!

现在我请所有的人都站起来,我们一同祷告,为今天再站起来的人祷告,求主怜悯他们,求主坚固他们,使用他们,我们大家开声祷告,每一位开声祷告:

“亲爱的主,我们感谢我们赞美你,因为你的恩你的爱,在我们中间做你的工作,显出你的同在,彰显你的能力,用你自己至圣的真道来改变我们,来光照我们,感动我们,呼召我们归向你,我们把一切荣耀归给你。求主在今天晚上显出你自己的大能大力,用主你自己的大恩大爱来使我们对主你的感动,归向你,奉献给你,被你所用。听我们的祷告,感谢赞美,求主施恩求主赐福。你没有撇下我们,你没有丢弃我们,你与我们同在,我们感谢赞美,仰望祈求,奉主耶酥基督得胜的遵名祈祷的,阿门!”

我请刘少平牧师,还有请陈飚牧师,还有请洪予健牧师上台来带我们作一个祷告。

刘少平牧师:“主你是我们的神,你是独一的主,当你的子民回应你的呼召的时候,主啊你在天上看见我们,我们今天在你面前所领受的,所感动的,所愿意委身的,以及我们的回应,不是暂时的,乃是永恒的。主你是引导以及呼召我们的主,我们愿意用我们的生命来服事你。你与我们同在,也与那些愿意服事你的弟兄姐妹,同工们同在。使我们一生一世不忘我们今天晚上在你面前所立的约。我们求你顾念我们的心,我们愿意把一切都奉献在你的手中,你记念我们,祷告奉耶稣的名。阿门”

陈飚牧师:“坐在高天上的主我们来敬拜你,赞美你,若不是你自己的圣灵感动,借着你仆人的口,没有人能够来到你的面前降服。主你从高天降到人间,来与魔鬼、世界、罪恶争战的主,你是跨着你自己的刀剑,来向我们呼召,主啊,你要被什么样的情况来面对,主我们不知道,你所召的这些人能不能够胜任,我们不知道,但是有一件事,主你的话所说的,我们不能,是你能。你的能力,你的弹药库,是从天降临的。你的话语带着属天的能力,能粉碎一切魔鬼的能量。主啊你来保守我们的心怀意念,带领他们预备装备争战的时候,有你亲自做元帅,你带领他们进入那战场的时候,你亲自做他们的后盾,你做他们的参谋。主啊我们来感谢你,让他们今天的奉献在你的面前知道是上帝在他们心中的工作,好让他们在预备的过程中,在心与灵交战的时候,你真的向他们显明。这蒙召、奉献是一生的事情,是严肃的事情,是在天地中间,在神、人、魔鬼、教会的面前,在三位一体上帝的面前,向你来交帐的事情。不是他们能,不是在座的我们能,而是唯独耶和华军队的元帅能。求主你察验我们的心思意念,好让我们担当起不能担当的重任。因为你自己能。听我们的祷告,继续恩待我们。”

洪予健:“亲爱的主,救主耶稣基督,我们感谢赞美你。主啊谢谢你,你在这里兴起你自己的儿女,主啊兴起基督自己的精兵,在这里,亚洲信仰研讨大会上,一起来到你的面前。主啊我真的为你在这里兴起你忠心的仆人唐崇荣牧师献上感谢,为他这么多年忠心的侍奉,劳苦的侍奉,主啊献上在我们心中发出的忠心的感谢。主啊,你今天借着他呼召又一批年轻人起来了,站在你的面前。主啊因为我们这一代在你面前亏欠太多,主啊我们真的是要你的怜悯恩典在我们中间,主啊真的帮助我们站起来,主啊知道我们蒙福不但得以信你,更要为你受苦,主啊我们求你真的用你的圣灵来充满我们,带领我们,主啊让我们知道今天在这个时代里,我们的教会应当在你面前如何站立的稳,如何在你面前穿上全副军装,以至于我们能为你真的能够冲锋陷阵,打美好的仗。主啊我们感谢赞美你,为我们今天有这样许多的弟兄姐妹站出来奉献,为我们这里有一批特别愿意在你自己的带领下面,为你来争战来奉献的,感谢。主我们这样祷告是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门!”

关注更多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