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商协会网

在长沙,他们决定用推土机捍卫“血拆之城”的荣誉!

来源:txms7788    发布时间:2019-06-17 19:17:25


2016年7月7号,农历六月初四,小暑。


忌:入宅、移徙、乔迁、搬家、搬迁、作灶、祭祀、谢土。这一天,历史上发生过两件大事:七七事变和唐朝著名的玄武门之变!


一、


一大早有人在微信群丢了个报料消息:长沙市岳麓区观沙岭街道茶子山村村民杨全反映他家在六月十六号被强拆,然后其六十岁的老母亲龚雪辉失踪,当地警方不立案,还有人阻止他们自雇挖机清理废墟。不过今天他们从外地调来挖机,刚挖了没多久就发现了母亲的遗体,被埋在废墟中。


杨全一家整整找了母亲22天,结果母亲并未走远,就在家里。只是这家,已经变成了坟墓。不知道这时的杨全兄弟俩,有没有杀人的愤怒?但愿他们都情绪稳定,事后能感谢当地政府,最好能激动得送面锦旗什么的,这才是社会所需要的正能理。


其实说实话,大嘴哥刚看到微信群里的消息时,第一感觉是愤怒:这也太特马残忍了。但转念一想:会不会是境外敌对势力搞出来的鬼,抹黑当地政府、抹黑中国、抹黑中国人。后来有媒体报道了,大嘴哥才相信这些人真的能下得去手。其实长沙有什么不好下手的?问问广州区伯就知道了。


下午,长沙官方发布了通报:


岳麓区依法依规调查处理观沙岭街道茶子山村发现女尸

  7月7日上午8时许,长沙市岳麓区观沙岭街道派出所接到报警,在茶子山村建筑垃圾内发现一具尸体。岳麓区委、区政府主要负责同志第一时间赶赴现场,成立工作组积极开展全面调查处理。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紧急调度,派出以市委副书记、湖南湘江新区管委会主任虢正贵为组长,市委政法委、市委宣传部、市监察局、市住建委、市公安局、市拆迁办等部门为成员单位的工作组,赶赴现场协调指导岳麓区依法依规开展调查处理工作,后续情况将及时向社会进行公布。

在这则全文210字的新闻通报中,有164字是说领导及工作组的。真正提到案子的只有46字,也根本没提龚雪辉和拆迁啥事。

杨全是这样描述事件经过的:

我是长沙市岳麓区观沙岭街道茶子山村茶山队居民,名叫杨全(弟弟),杨君(哥哥)。


6月16日早上8点半,当时家中有我妈妈(龚雪辉)嫂子(苏姣丽)老婆(李要)。由村干部带领近两三百名身份不明的不法分子强闯进我家,五、六个人拖拽l人强行把我家里所有人都往外拖,然后把我们分别控制在中巴车上,把我家的东西往外丢,之后还有好多东西都没有看见(如手机、金器、被子、锅子、柜子等等),然后用挖机强行将我们合法房子移为平地,这时他们才把我们从车上放出来。


放出来后,我们才发现我妈妈不见了,不知是被埋在废墟下还是被他们强行带走,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我们把所有可能去的地方,附近医院都找了一遍也没有找到我可怜的妈好。之后又去派出所按案打110,派出所也不给个说法也不给予立案。


在全社会都在讲法制社会的今天,政府一再强调不能强拆老百姓的合法房屋而今天村干部貌似法律勾结不法分子,并带领不法分子强拆了我们的房子,至使我全家上十口人无家可归。


妈妈本来身体不好,在看病打针,现房子被非法拆除,妈妈又生死不明,我们多次向村上和街道及当地派出所反映,但他们相五推诿、袒护也不立案,以致我们报案无门,只好求助上级政府领导新闻媒体,依法查出不法分子对我妈妈的伤害和对我家合法财产的侵犯,帮助我们找回妈妈,还我们一个公道。


今天,7月7号,我们又请挖掘机,我可怜的妈妈居然被强活埋了,至现在有关部门都没一个出面解决问题的,时间紧,我们现在头脑一团糟,只能大概抽述下这个事情,求转发。


二、


据张看老师考证:长沙,还有个很响亮的名字:血拆之城!


不知道长沙与人,是不是命理相克,总是伴随着血光。一九三八年,日军进犯长沙,国民党反动派总头子、独裁者老蒋决定采用焦土政策:火化长沙城。老蒋这一理念被后来的很多疯狂的男性失恋者沿用:老子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息得到。结果国军一把大火烧了长沙城,目前公开的数据显示,有30000多人在此人祸中丧生。


七十八年前,老蒋把长沙变成了火烧的废墟。历史不可重来,不知道即使日本鬼子打进长沙城来,会不会将长沙烧了,或者会不会残杀三万人?老师说小日本鬼子所到之处,实施三光政策:烧光、杀光、抢光。对一个老百姓来说,烧的不外乎就是自己的房子,抢的就是财米。把房子烧了、粮食等生活之资都抢走了,杀与不杀又有何意义?


如果日本鬼子毁了我的房子,抢了我的财米,不如一刀杀了我算了!一个小小的平头百姓,房子没了、吃的没了,你还能活?你还想活?那内心得有多么强大的阳光的正能量的东西在照耀着你!


非常幸运的是,日本鬼子最终被中国人民打跑了。虽然艰苦卓绝,但是我们在做到了!


今天,虽然杨全家的房子被强拆了,母亲龚雪辉被埋在废墟里变成一堆散发着恶臭的尸体了。但是,这好歹只是人民内部矛盾,即使是丑恶,也只是家丑而已。倘若是放在七十八年前,是日本鬼子强拆的房子,不知又会激起全民多么强烈的民族仇恨!单凭这点,就必能激发亿万爱国青年上前线杀鬼子去!


坐了良久,大嘴哥实在写不好这篇文章,好想听听五毛老师们怎么说?


三、


同样是母亲,命运却住往截然不同。


今天同样被全国媒体和网友们高度关注的,除了长沙母亲龚雪辉,还有一位叫苏郑的南京母亲。


苏郑是南京玄武区副区长,洪水来时被网友拍:苏副区长坐在皮划艇上,右手平举指向前方,跟成都天府广场主席像竟有几分神似。不同的是,苏副区长旁边有专人拍照,皮划艇周边护卫着八名气宇轩昂的公安民警。


看样子,对于玄武二字来说,今天不是好日子。唐朝的今日,发生了玄武门之变;国泰民安的今天,又发生了玄武区副区长被拍的风波。


网友质疑苏郑副区长在抗洪一线摆谱,但来自南京玄武区官方的消息说,苏副区长是带病坚持工作,并非摆谱摆拍,而是正常指挥防洪抢险。


苏郑和龚雪辉,两位伟大的母亲,她们的相同点是在遭遇最大困难时都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苏郑坚守在玄武区抗洪抢险的水中皮划艇上,轻伤不下火线带病坚持指挥;龚雪辉则坚守在自己的房中,至死不肯离开,直到被残砖废瓦彻底掩埋。


不同点是,苏郑还活着,龚雪辉却死了。


四、


生老病死本是自然规律,所以死个人本来不必大惊小怪。人体存在的状态不外乎两种:一是活着,二是死了!


龚雪辉虽然死在自家被拆迁的废墟里,但未见得就有犯罪发生。从法律角度去推测龚雪辉的死,存在以下几种可能性:


一是拆迁开始前龚雪辉已经自杀,死后拆迁下来的的砖块,很不小心地压在了尸体上,这样不会有责任人、没人会被追究;


二是龚雪辉躲在角落,文明礼貌面带微笑的拆迁人员拆迁前尽到了所有的清查安保责任,仍未发现潜伏的龚雪辉,最终导致意外闹出人命,乡镇村干部存在工作不仔细之责,必须罚酒三杯且今后注意;


三是龚雪辉蓄谋已久,早已打算在拆迁时故意让拆迁下来的东西砸死自己,嫁祸给依法拆迁的中国好拆迁队,以达到要挟、抹黑政府、索要巨额赔款等不可告人的目的;


四是拆迁工作组没有尽到清场责任,工作马虎大意,导致龚雪辉意外身亡,所在村支书、村主任被就地免责,当地群众情绪稳定;


五是拆迁队员明知房内有人,明知强行拆迁将导致被害人死亡,却放任该后果的发生,这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依法可能被判刑;


六是龚雪辉暴力抗法,与拆迁人员发生激烈对抗和冲突,拆迁人员一时气愤不过,将墙体推倒砸死龚雪辉,这是正常执法导致的意外;


七是被故意杀害,后果非常严重。


……


至于龚雪辉之死的最终结论,请以当地官方通报为准。


五、


强拆这事儿,其实大嘴哥有经验。


三年前,大嘴哥一熟人家在拆迁范围内,拆迁队久谈不下。某个雷雨交加的夜晚,该户二层楼房被夷为平地。第二天,拆迁户去找拆迁队,拆迁队说不知道谁拆的;去找政府,政府说不知道谁拆的;去公安机关立案,公安机关说你一无嫌疑人二无证据三无证人证言,公安机关当然不立案。


房主找不到拆房的凶手不说,拆迁队还主动找上门来:你这以前房子在,我们按政策该赔你多少钱,你还不答应。现在你的赔偿标的物都已经灭失了,政府没办法赔你,我们可以不赔你。但考虑到你们家实际情况,你要是愿意,政府适当补偿你点钱,你要不愿意,随你怎么办!


有句老话叫:不战而屈人之兵!大嘴哥算是领教了。那房主望着面带胜利微笑的拆迁人员,当时真想一头撞死得了!不过今天我想安慰他,房子没了,还能重建;妈妈没了,就真的没了。好在这回,他妈还在!


但是,雷电暴雨夜拆这样手不血刃的文明手段,大嘴哥明白长沙拆迁队员是看不上眼的。因为长沙血拆之城的美名已经威震天下,这回他们一定会用实际行动,捍卫长沙这座血拆之城来之不易的荣誉!


非常幸运,他们真的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