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商协会网

潜了上司,肿么破……

来源:nb2289    发布时间:2019-05-20 18:45:32

故事导读  

郝佳美万万没想到,酒后乱性的她居然和自己的大BOSS滚了床单!更没想到的是,滚了床单之后的福利待遇会是这么的好!

饿了,BOSS请吃饭;与同事打架,BOSS帮着出气;脚崴伤了,BOSS亲力亲为,伺候在旁;就连自己相亲,BOSS也都是坐在旁边,挑肥拣瘦,美其名曰为员工把关!

这下,她终是不淡定了,硬着头皮问:那个,总裁大人,你……你是不是想泡我?

某男邪魅一笑,欺身上前,壁咚一声!

宝贝儿,你的反应好像有点慢!

 


开始阅读

“唔……”

窗外刺眼的日光晃得郝佳美在床上翻了一个身。可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她差点没痛的哭出来。腰酸疼的很,腿根处也像是要折了一般,而更私密的地方那里,也肿胀的难受。这酸爽的感觉!

突然,她猛地睁开眼睛,眼珠转了转。视线往上,一下就看到了对面墙上那张巨幅照片。上面的人穿着裁剪得体的西装,摆出成功男人的姿态,笑容浅浅的挂在嘴角,眼睛正盯着自己看。

天哪!这个男人是……老板?!

恰在此时,后面有个东西蠕动了一下,继而没了声音。郝佳美就是再笨,现在也猜出来动的那是个什么玩意儿了!

她没敢动,也没敢回头,静静的听了一会儿声音,没多一会儿,后面又传来了匀称的呼吸声。

郝佳美松了一口气。她闭着眼睛回想着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怎么就跑到了老板的床上来了?

往回倒带。

记忆中,郝佳美昨天是陪老板接待客户谈生意。在酒桌上,气氛融洽,和乐融融。为了能把这单大买卖谈下来,郝佳美这酒是没少喝。老板也不例外,到了后来,喝了自己的,还替她挡了不少。

好在酒没白喝,生意总算是谈下来了。散场后,她的记忆就开始断片,有的也只是零散的片段。吐,闹,哭,后来好像还有撞击的感觉。最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倒带到此结束,也惊得郝佳美出了一身冷汗!照这么看的话,她和老板这是酒后没把持住,乱性了!

郝佳美深闭了一下眼,心中懊恼的很。她慢慢的把头转过去,看到那精壮的后背裸露在外,肩膀轻微的一起一伏,还在睡着。趁着他老人家还没醒过来,自己还是溜之大吉吧!

悄悄的翻身下床,看到自己赤裸的身子,和那上面种下的小草莓,郝佳美的脸红的跟个煮熟的大虾一般。她忙拽过被单在里面先把内裤穿上了,然后又把身子裹上,猫着腰的去找衣服。

房间很大,地上散落着两人的衣服。在离门不远处,郝佳美找到了自己昨天穿的那条露背的大红裙子。可拿在手里,她也悲催的发现,现在已经不能称为裙子了,充其量还算是个藕断丝连的破布!

郝佳美心疼,两千多块呢。不自觉的又多看了两眼裙子,这尼玛的昨晚到底是有多疯狂,把裙子给撕成这样?

总不能这么光着出去吧?郝佳美又四处看了看,眼睛盯上了立在那里的衣柜。

听公司里的老人说,老板的女朋友很多的,那这衣柜里有女人的衣服就再正常不过不是。她抿嘴笑着往衣柜的方向蹭去,动作很轻的打开柜门,可入眼的一排排的衬衫和西装让她的心一下就拔凉拔凉的了!

郝佳美瞪着眼前的衣服,牙根咬的咯吱咯吱的。她不死心,来来回回的又翻找了一遍,可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佳美,别找了,这里就我一人住,没有女人的衣服。”突然,后面有声音在说。

郝佳美听到声音,吓得身子一哆嗦,被单差点没掉下来,忙回过头去看他。床上的男人正躺靠在床头,身上虚搭着被单,正一脸玩味的笑着。

她看他眼睛清亮,猜出他已经醒来有一阵子了。可不说话,看着自己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的着急,看她笑话,她心里不觉得就窜出了一股火。

刚要张嘴说话,眼睛一下看到了他脖子上的吻痕和被指甲抓坏的红痕。郝佳美脸一红,知道那是自己的杰作,忙转过了头,有些生气的说:“干吗要撕坏我的裙子?就不能正常点吗?”

程睿轻笑,慢条斯理的说:“你的意思是,想让我把你昨晚疯狂的行为再详细的给你说一遍吗?”说完,他从被子里坐起来,被单从他精壮的身上滑下去,露出了一大片春光。

郝佳美没明白程睿话里的意思,疑惑的回头去看他。可看到他近乎全裸的坐在自己面前,她吓得捂着脸,张大嘴就要惊叫。

可声音还没发出来,她却透过指缝看到程睿的胸口前,腹部,乃至两侧的腰都无一幸免,全部遭受到了她魔爪的攻击。喉咙里的流氓二字也是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

郝佳美又忙把头给转了回来,脸上是热的不能再热了,她现在恨不得自己赶快在这里消失不见才好。

她磕磕巴巴的对着后面的男人说:“程总,那个,你先把衣服穿上吧,免得着凉。”

程睿呵呵笑了一声,反问道:“哦?是吗?可我觉得现在该穿衣服怕着凉的人是你吧?”

程睿含讽带刺的话让郝佳美气结,碍于这是自己的老板,她也不好反驳什么,有什么气也只好都咽回肚子里。

她一把用力的扯出衣柜里一件白衬衫,三下五除二的就穿上了。男人的身材总是高大无比,郝佳美自认自己1。68的个子在女人中也不算矮,可这衬衫穿在身上,长度就刚好的盖住了屁股,露出了她那两条大白长腿。

郝佳美低头看了看,又扯了扯,最后一咬牙,一跺脚,捡起地上的包招呼都没和程睿打,头也不回的跑了。

程睿看她换衣服正看的津津有味,却没想到她换完衣服就像一阵风似得跑了。他愣了三秒钟才反应过来,对着大开的门喊道:“你给我回来!”

光着脚丫子往下跑的郝佳美自然也是听到了声音,可心里冷笑,开什么玩笑?我干什么要回去,咱俩刚睡过,我得有多大的心理建设才能面对你啊。

突然,她皱了一下眉,快要走到门口的脚步也停了下来。是呀,这和老板睡了,以后该怎么见面啊?那得多尴尬啊。怎么才能不让这件事影响到工作呢?郝佳美觉得自己该想一个好办法。

在门口站了几分钟,咬着嘴唇的思索了一阵子,这才又蹬蹬蹬的跑回了楼上。

程睿刚从浴室冲个澡出来,就看到郝佳美又站在了门口。他斜眼看她,脸色不善,张嘴刚要训斥,郝佳美歉疚的声音却在他之前响起。

“程总,我昨晚喝的实在是太多了,都断片了,什么都不记得了。那个,咱俩这事就到此为止吧,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说着,把钱包拿出来,把里面所有的钱都抽了出来,大概能有个一千多块吧。她伸手递到他面前,面露难色的接着说:“我身上就这些钱了,您别嫌少,这就算是我对您的补偿吧。从此以后咱俩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谁也别纠缠谁!”

天哪!郝佳美真想咬舌自尽,她说的这些都是个神马玩意?!

程睿冷着一张脸的瞟了一眼她手里的钱,哼笑了一声,问道:“佳美,这是你给我的封口费吗?”

郝佳美听他的语气,凭着自己对他的了解,知道他这是气极了。可转念又一想,现在不把话说清楚,那以后更麻烦。遂不怕死的点了点头说了句算是吧,之后也没敢再看他的脸,又一阵风似得掉头跑了!

程睿没想到她又能跑,气得站在门口大叫到:“郝佳美!你给我回来!”

静默几秒,直到楼下传来砰的关门声,程睿才死心的回到衣柜前。这丫头还知不知道羞耻二字是怎么写?大白天的就穿着一齐臀的衬衫出去,也不怕走过路过的笑话她?想到这,他快速的挑出一套衣服,麻利穿好后,赶忙的出去追她了。

郝佳美出来后,前前后后的看了几眼,才看出来这里是哪。还真是巧,这个别墅区对她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怎么说,自己在这里也是住过三年呢。

她又左右的环顾了一圈,这里离曾经和前男友的爱巢还隔着几栋楼,见面的几率应该不会很大。她快速的往大门口去走,想快点离开这里。

这个时间正是早上七点来钟,小区里遛弯的,上班的,上学的,遛狗的,这个点都在外面活动,人在她身边来来回回的走个不停。自然的,她的这身装扮也是招来了很高的回头率。

郝佳美也知道无论自己再怎么遮挡,怎么拽,身上这块步也大不起来,索性就大大方方,目不斜视的一路往前走。

好在这一路走来,脸上坦荡荡的神情,也没有人误以为她是精神病。也只有偶尔的大爷大妈在她的背后指指点点的摇着头说:“现在的年轻人啊……”

郝佳美顶着重压,终于走到大门口了。这里是富人区,出租车很少会往这里开。她站了能有十多分钟也没见个出租车过,心里不免焦急起来。

可有时老天就这么爱跟你开玩笑,你越要逃避的,就越会在你面前出现。

身后传来车喇叭的声音,同时伴随着男人惊讶的问话:“佳美?你怎么在这里?”

不用回头看,只听那声音,郝佳美的心就跟着颤了三颤。

她强挤出一道笑容,转过头去看车里的人,微笑的打招呼:“早啊。”

眼睛落在副驾驶座上的女人身上,故作轻松的问道:“送女朋友上班啊?”

陈伟浩看到郝佳美那笑的一脸灿烂,不觉的心里有些不快。随即又看到她身上的男式衬衫以及脖颈处的吻痕,他的脸如同锅底灰一般黑了!

陈伟浩是何许人也?对,没错,就是那传说中的前男友。之前两人在大学里恩爱了四年,毕业后,各自工作后也是相亲相爱。

陈伟浩家里是做生意的,但在这江城也算不得什么大门大户。和郝佳美在一起的时候,家里人也都没反对两人的交往。

直到三个月前。

最近两年,陈伟浩家的生意一直在走下坡路,眼看着已经要到了破产的时候了。可就在这时,同是生意伙伴的张家居然接二连三的在经济上给予支持,让陈家走出了困境。

俗话说的好,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人家张家也是有目的的。张家小姐也不知在哪次聚会上,就看中了陈伟浩,并对家里人扬言非他不嫁。

这件事可把陈家乐得腮帮子都疼了,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陈伟浩的身上了。当时,陈伟浩和郝佳美已经有要结婚的意思了。可发生了这件事,陈家立即棒打鸳鸯,毫不留情面的就要拆散两人。

陈伟浩也是个意志不坚定的人,在家里人一次次的劝说,逼迫,他终是妥协了——为了家族利益,他放弃了爱人。

郝佳美之前还很傻很天真的以为陈伟浩不会放弃自己,会为了自己和家里人抗争到底呢。可当听到分手二字的时候,她是真的懵了!缓过劲儿来,又在心里嘲笑自己的自以为是,自作多情!

自此以后,郝佳美没再看到过陈伟浩。只有在碰到一些熟人的时候,有好事者会对她说起一些关于他的信息。

也都是意料中的,什么家里的生意好起来了,什么两人在一起很腻乎了,什么快要结婚了等等。每当听到这些,郝佳美总要强装笑颜,装作满不在乎,但心里却像有个大锤子一样,在狠狠地敲打着她的心,让她的心钝疼钝疼的。

今天这还是两人自分手后,第一次见面,没想到却是在这种场合下,郝佳美有些哭笑不得。

陈伟浩用眼睛又把她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眉头处拢的就跟个小山沟一样。几个月没见,这本事倒是见长啊。他心里讽刺,脸上不悦的神情更是加重了一分。

坐在旁边的张璐看到自己的男友为了前女友吃醋的样子,自然也是不高兴的。这个郝佳美,在一次酒会上她看到过她。当时依偎在陈伟浩的身边,脸上尽是甜蜜。

可她压根就没把她放在眼里,呵呵,小家子出来的人能有什么大本事?把陈伟浩抢过来不还是分分钟的事?事实也却是如此,现在人不也已经在自己的身旁了吗?

明知道两个人已经完了,可张璐就是打心眼里看不上郝佳美。也可能是是陈伟浩表现出的那份不悦让她很不爽。在她眼中,那根本就是关心,紧张,埋怨,吃醋。她知道,自己男友的心还没放下她。

为了让自己圈好的领地不被人觊觎,张璐自然的就显出动物的天性——自己的领地是绝对不容侵犯的。

“郝小姐?你这是做什么?出门忘穿衣服了吗?”

陈伟浩今天开的是辆敞篷跑车,自然的,对话也是极其方便。

郝佳美看了她一眼,这看似的关心,实则就是一道讽刺,她怎么会当真?

她淡淡的说:“不是。我看今天天好,怕热,就穿的少点了。”

“啊,是这样啊。”张璐笑了一下。脸上又浮出一丝尴尬的神情,用手比划着自己的脖子处,有些难以启齿的对她说:“郝小姐,这里,用衬衫领子挡一挡吧。这让人看到了,你一个女孩子,多难为情啊?”

郝佳美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又看了一眼陈伟浩。他的眼睛也正盯着她的脖子处使劲的看。

看什么?你都交新欢了,我还不能来个419啊?

突然,心里就起了故意气气他的想法。遂带着得意的表情对张璐说:“这有什么难为情的啊?我家亲爱的说了,这叫爱的印记,证明我是他的,他盖了章的呢!”

“什么?”张璐惊讶的问道。这也不按套路出牌,还以为她会慌乱的遮挡呢,没想到倒是大方的承认。

陈伟浩暗中咬了咬牙,没忍住,讥笑道:“你倒是开放啊,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样啊?”

张璐一听,眼睛用力的瞪了他一下。

“那是因为你不够令她满意呗。”一道醇厚的男人声音带着嘲笑在后面响起。

三个人不约而同的回头去看,程睿正斜靠在自己车子旁,笑的一脸邪恶。郝佳美看到自己老板的笑容,突然心里就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她的心不安的狂跳起来。

程睿走过来,自然而然的搂过了郝佳美的肩膀,笑意在唇边,伸手上来点了一下她的小鼻头,带着宠溺的口吻温柔的说:“调皮,怎么什么事都往外说啊?”

怀中的郝佳美早已经在他搂过来的一刹那石化了!心中只有一个声音在呐喊,老板,不带你这么玩人的!

可程睿压根也不看她,继而转头对着车里的人带着看似歉意实际却很得意的神情说:“不好意思啊,我们家佳美就爱在外人面前秀恩爱,你俩别介意啊。这一点都不低调的小毛病,回去我得好好批评她。”

一阵风吹来,郝佳美觉得自己已经化身粉末随风而去了。

张璐从刚才程睿出场的时候就想和他打声招呼,套套近乎。这位江城的摇钱树,财神爷一般的存在,谁不是都想着法子往这棵大树上攀。

恰到好处的笑容挂在嘴角,张嘴刚要说话,突然感觉一阵风,车子犹如离弦的箭一样,飞快的冲了出去。

张璐反应过来的时候,车子早已经上了路。她恼怒的看向陈伟浩,气愤的大叫:“你干什么?疯了吗?”

陈伟浩不说话,眼睛直直的盯着前方,把油门一踩到底。

张璐冷静下来,抱着胳膊冷哼:“怎么?看到前女友找到下家了,心里不是滋味了?可以啊,你现在可以回头去找她啊,没人拦着你。”

陈伟浩咬着牙,没理她。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再回去找郝佳美了。心中的屈辱感,他无处发泄,只有用更快的速度来让自己心里好过一点。

张璐也不在意害怕,反倒是在一旁思索,郝佳美怎么会和程睿在一起?刚才看程睿的样子也不像是开玩笑。难道,两人真的是同居了?这个念头让她吃了一惊!又转头去看陈伟浩,不怪你这么生气。前女友找了个比你强的,心里那滋味能好受嘛!

郝佳美从程睿的怀里出来,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刚才看到陈伟浩黑着脸的开车走了,她心里也是挺难受的。

程睿往车子方向走,开车门的时候,看到郝佳美还愣在原地,不由的高喊一句:“过来,上车!”

郝佳美听到声音,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裸露在外的大白腿,她乖乖的走了过去。

上车后,郝佳美冲程睿勉强的笑了一下:“没看出来,程总你的演技不错。”

程睿发动车子,“怎么样?满意我刚才的表现不?”

郝佳美心情不好,听到他这么问,也只是敷衍的点了点头,就把目光转向了窗外。

刚才陈伟浩吃醋的样子,自己心里还是高兴的吧。可这又能怎么样呢?他也回不来了。多年的感情就这样一下子没了,她心疼的很。

眼泪不自觉的顺着眼角滑落下来,她也没去擦。程睿趁着停红灯的时候,把纸巾递了过去。郝佳美回过神,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过,低声说了句谢谢。

“虽然不知道你们的分手原因,但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注定不是属于你的,还是朝前看比较实际一点。”

郝佳美看着外面撇了撇嘴,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敢情不是你失恋了!

程睿看她那不服气的样子,觉得好笑,也知道她不爱听,便没再继续说。

车子又开了一段,最后在迪美世贸门口停了下来。郝佳美知道这个商场是他们永盛公司的。说白了,就是他程睿的。

抬腕看了一眼表,八点刚过,商场还没有开门。她好奇的问:“程总,今天你要视察这里吗?”

刚要下车的程睿闻言回头像是看怪物一样在看着她,又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然后才问道:“你觉得你穿这身很拉风?你不怕被传到网上,可我的公司还要脸呢!”

郝佳美深深的闭了一下眼睛,老板,你有话就不能好好说吗?非要损人才痛快是不?

她本来是打算打到车后给单位的乔姐打个电话让她帮着拿套衣服去公司的,可刚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早就忘在了脑后。现在老板动作快,她也乐得省去麻烦。

没多大一会儿,程睿就拿着两个纸口袋上了车。往她怀里一塞,傲娇的说:“换上吧。”

郝佳美把衣服从口袋里拿出来,看到那上面的吊牌,手一哆嗦,吓得差点没把衣服给扔出去。

她看向程睿,轻声问道:“程总,我就一小职员,你给我买这一大牌,我哪有能力还你钱啊?”

程睿扬了扬眉,含笑反问:“嗯?是我误会什么了吗?我以为你都是能付得起封口费的人了,怎么会连这个牌子的衣服买不起呢?”

郝佳美听程睿这么说,知道他这是为了那一千多块钱耿耿于怀呢。她也没反驳,开始默默的换衣服。

程睿给买的是很普通的一套套装。黑色九分西裤,配上白色衬衫。看似普通,但若是明眼人看到这裁剪做工的细微之处,就知道是出自名师之手。

郝佳美很快的把裤子穿好。又拿起衬衫,看了看,用眼睛瞟了瞟程睿。现在正是等红灯,他目不斜视的正盯着倒数秒数看。

郝佳美本想下车上后座去换。可她懒得动弹。又怕自己来这么一出,程睿嘴里又指不定冒出什么毒舌的话来。

转念一想,两人睡都睡过了,在他面前换下衣服又能怎么样?都不是什么纯情男女,没必要整的那么矫情。

手指开始解扣子,刚要往下脱,程睿在旁边厉喝一声:“你干什么?”

郝佳美愣了一下,手也停了动作,她脸有些红,支吾的说:“那个,要不,我去后面换吧。不好意思啊。”

说着就要下车。程睿深吸一口气,耐着性子的说:“佳美,我不介意你在我面前换衣服,但我介意你在众目睽睽之下换衣服。虽然我这不是敞篷跑吧,但敞着的窗户也会把你的春光泄露的一清二楚。”

郝佳美看了一眼四周,可不是吗,刚才只想着要不要在他面前换,却忽略了外面的景象。她只好收起衣服,静静的等着。

红灯变绿灯。车子再次启动。

程睿把窗户都摇上,把空调打开,对她说:“这回换上吧。”

这一说倒好,之前的豪情壮志一下都跑没了,她变得有些扭捏起来。慌忙的换好衣服,她把他的衬衫放进纸袋里,对他说:“程总,衣服我干洗完再还给你。”

程睿看着前面的路没说话。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关节泛白,像是在极力隐忍着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刚才那香艳的一幕,让他的身体又起了反应。

两人一路无话,很快的到了公司地下车库。

郝佳美跳下车,谢过程睿,快速的跑进了电梯里。看着背影,程睿苦笑了一下,至于跑那么快吗?就那么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郝佳美进了电梯,抚着狂跳的心喘着气。和老板在一起真是低气压,憋得自己差点没缺氧。

视线落在镜子里的自己。程睿很会买,尺码正好,穿在郝佳美的身上很合身。她在镜子前左转转,右转转,心里啧啧称叹,果然是大牌,这穿在身上就是不一样。

自己是有多久没穿过这种大牌了?好似很久了……

因着早上出来的早,到公司后还没来几个人。郝佳美先去了洗手间,好好的洗漱了一番,又细致的化了妆,这看起来才精神了不少。

只是身上那种黏腻的感觉让她不是很舒服。扭了扭身子,一下从领口处就看到了那若隐若现的吻痕,脑子一下子就很配合的闪现出他健壮结实的身体。脸上火辣辣的热,手捂着脸,暗骂自己一大早发什么春?!

郝佳美就职于永盛集团公关部。来公司一年,算是个半新不老的人。和同事乔姐是好友,两人无话不谈。

刚进到办公室,就看到乔姐正拿着油条豆浆吃的津津有味。看到郝佳美进来,忙伸手打招呼。

“吃早餐没?昨晚在哪住的啊?”

郝佳美自从和陈伟浩分手后,一直住在乔姐家。一是没找到可心的房子,二是,乔姐担心她自己一个人钻牛角尖,怕她干出什么傻事。

郝佳美坐下后,拿过油条撕下一小截扔进嘴里,含糊不清的说:“一会儿跟你说。”

刚说完,门口处有个女人在说话:“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部的小白菜啊,我就说嘛,这牌子的衣服你怎么能买的起?山寨货吧?”

说话的女人叫于娜,公司老人。个性张扬跋扈,总自觉比人高出一头。瞧不起郝佳美,因其穿着打扮不够时尚奢侈,而当成乡巴佬,取其外号小白菜。

郝佳美对待于娜的态度则永远是把她当成透明的,只要不涉及原则问题,她一般都不会搭理她。这种人郝佳美太了解了,你越是跟她对着干,她就越来劲!晾着她才是绝佳好办法。

果然,看到郝佳美没搭理她,于娜也是自讨没趣,扭着屁股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眼睛隔着数台电脑扫射过来,带着丝丝怨恨。

“甭搭理她,就好像她穿的不是山寨货似得!”乔姐白了于娜一眼,给予回击。

接着又问郝佳美:“听说昨晚的客户很难缠,一个个都能喝的很,合同签下来了吗?”

郝佳美冲乔姐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又四处看看,这才凑过去,趴在她的耳边,低声的说:“乔姐,你看。”

衣服领子在乔姐看过来的时候很快的给拉低了,在确定乔姐看到后,她又极速度的把领子给拉了上去。前后也不过三秒的时间。

乔姐看到那上面一块块的红印,大惊失色,压低声音紧张的问:“怎么了?被客户给潜了?”

郝佳美苦笑,撇着嘴的说:“姐,你这脑洞开的还不够大!”

“那是怎么搞的?”乔姐听出话里的信息量很大。

她抿着嘴,把头探过去,耳语道:“昨晚酒后乱性,我把咱们老板给睡了!”

“噗——”乔姐嘴里的豆浆一滴都没有浪费的喷在了面前的电脑上!

郝佳美赶紧拿纸巾胡乱的擦着电脑,对面的同事听到声音往这面看了两眼,表情也是淡淡的。于娜正在修指甲,看到乔姐嘴边还残留着豆浆汁,嫌恶的把身子转到了一边。

拿过纸巾擦着嘴巴,乔姐不知是哭还是笑的表情,不知是激动还是悲伤的情绪,问道:“那这套衣服是他给你买的?”

郝佳美换了湿巾又在擦电脑,闻言点了点头。

“妹纸,你行啊,没看出来,有两把刷子啊!”乔姐这回是激动的说道,“那你现在是咱老板的什么?女朋友?情儿?还是一跃飞天做老婆?”

郝佳美干笑了两声,扭头对乔姐说:“什么都不是。完事后我给了他一千块,两不相欠。”

“噗——”电脑再一次毫无幸免的被喷了。好在郝佳美躲得快,不然自己的手都跟着遭殃。

“乔姐,能不能不要喷了,电脑该哭了。”

乔姐两眼含泪的回道:“妹纸,能不能不要在我喝豆浆的时候再爆狠料了?姐承受不住!”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过劲爆,不怨乔姐这么大的反应。

乔姐伸出手指头戳着郝佳美的脑袋恨铁不成钢的教训:“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是不是傻?多少个女人打破脑袋要爬上他的床都爬不上去,你得了这独天得厚的好时机,还玩什么高纯洁,甩钱走人?两不相欠?你当咱们老板是你招来的牛郎呢?”

这话实在是不好在办公室里说,但一会儿马上就要开早会了,走不开,乔姐只好压着声音说。

听到牛郎两字,郝佳美也笑了出来,脑中又想到今早他看到钱时那脸抽的,估计也想到了这个词吧?

“还有脸笑?你是不是不想在永盛干了?我看你把大老板给得罪了,以后怎么混?”

“一码归一码,我才不相信他会为了这事开了我呢!”

正说着,主管宁曦从她的办公室里出来,精明干练的装扮让她的气场很强大。她板着一张脸,拍了两下手掌让大家看她,“都给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总裁今天巡视各部门,准备好手里的工作,有备无患。”

说完,办公室里一片骚动。总裁驾到,多么好的展现自我的机会,说不定被相中了,那就是飞上枝头当凤凰了呢。一个月里就这一天,说什么也要拼一把啊!

看她们那个兴奋劲,郝佳美不屑的说:“什么吗,搞得跟皇上要来翻牌子似得,至于吗?”

“你这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你都被翻过了,当然觉得没什么了。”乔姐在旁边分析。

“得了吧,之前我也没这样啊!这帮姑娘也真是拼了!”看着眼前争相斗艳的场景,郝佳美直咂舌。

“当然拼了,咱们老板长相好,家世好,人帅多金,谁不想钓上这个金龟婿啊?也就你傻吧,估计事后给钱的你是第一个!”

郝佳美撇了一下嘴,没说话。

办公室阴盛阳衰,看着几个男同事都一脸苦相的坐在那里不说话,宁曦严肃的脸上难得的露出点笑容,对女孩子们说:“适当的收敛一下啊,顾及一下咱们男同胞的情绪。”

转身回办公室,看到郝佳美的时候,她眼睛亮了一下,赞道:“今天这身不错,很适合你,继续。”

被领导夸奖,郝佳美的心里美滋滋的。

半个多小时后,程睿在众人的簇拥下来到了公关部。看到他踏进来,郝佳美的眼珠子差点没被惊得掉下来。

之前也是出来的匆忙,他也并没有好好的打理自己。现在这西装也换新的了,头发也有型了,下巴上的青茬也不见了,整个人都容光焕发起来。

宁曦跟在他的身旁向他汇报工作,他则边走边听,一副认真的模样。

突然,他站在郝佳美的身前就不走了,这让宁曦来了个急刹车,差点没撞到他的身上。而郝佳美看到程睿在自己面前不动了,心里一顿,他这是要干什么?

程睿先是用眼睛打量了她几下,眼中意味不明。随后,抬手整理了一下郝佳美的衣领,语气带着一分玩味,笑说:“身为公关部一员,形象就是你的脸面,不要忘了,要时刻注意自己的形象。”说完,还不忘在她的肩膀上拍了两下。

“等下来我办公室一趟。”说完这句,程睿带着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

宁曦疑惑的看了一眼她,跟着离去。于娜在旁嫉妒的发疯,用眼睛狠剜了她好几眼。

乔姐用肩膀撞了一下郝佳美,小声的问:“他要干吗?不会真是为了早上的事要报复你吧?”

郝佳美也是一脸的茫然。这刚才他唱的是哪一出啊?为什么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对自己做出这番举动?还说了那句让人误会的话?难道还真是像乔姐说的那样,报复早上封口费的事?

郝佳美有些后悔了,喵了个咪的,貌似一千多块要打水漂了!

回到位子上,乔姐照着镜子的边说:“怎么我感觉程总来这趟公关部就是特意来告诉你一会儿让你去他办公室的呢?”

“你别瞎说了。”郝佳美拿过手机摆弄起来。

“不是吗?从他进来,除了和你说的那两句话,你看他说工作上的事了吗?和你说完,转身就走,从前程总可没这样过的啊。”

郝佳美看了乔姐一眼,“你想说什么?别拐弯抹角的。”

“你说,程总他会不会对你有意思啊?”乔姐试探的问。

“快拉到吧。他莺莺燕燕的那么多,怎么会看上我。”郝佳美失笑道。“不要以为和他发生了什么就真把自己当什么了,昨晚只是个错误,不代表什么的。”

“呵,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以我过来人的眼光看,他对你啊……”

后面的话乔姐没说,郝佳美也没把她的话往心里去。

半个多小时后,程睿特助Selina给郝佳美打来电话,叫她现在可以上去了。放下电话,郝佳美的心突然跳的有些快。这昨晚刚做过最亲密的事,今天还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

总裁办公室在最顶层。刚下电梯,Selina看到是郝佳美,笑着说:“快进去吧,老板在等你。”

这话让郝佳美打了一个哆嗦。她轻敲了两下门,程睿在里面说请进。刚进去,郝佳美就被一阵菜香味给吸引了,她使劲的吸了吸鼻子,不禁的脱口而出:“好香啊。”

程睿从办公桌后走出来,笑着过来牵着她的手就往休息室走,嘴里笑着说:“鼻子还挺好使的,属狗的吧?”

被攥紧的手让郝佳美有一丝惶恐,她试着要抽回手,问道:“程总,你叫我上来是有什么事吗?”

程睿攥的很紧,郝佳美的手没抽出来。

坐到沙发上,程睿把茶几上的菜盒都一一打开,这下,菜香味四处飘溢,弄得郝佳美暗中咽了好几下口水。

“饿了吧?快吃吧。”程睿把筷子递给她。

郝佳美愣了。虽然心里也猜到了这八成就是给自己准备的,但心里还是惊讶了一把。瞪着眼睛,傻了吧叽的还是问上了一句:“请我吃的?”

“不然让你上来干什么?真的以为是找你谈工作呢?昨晚你那么卖力勇猛,表现极佳,身子也肯定是吃不消的,这顿营养早餐就当是给你补补身子吧。”

“你——”郝佳美听到程睿后面的话脸是又红又黑,但却不得不在心里告诫自己,不可放肆。

昨晚陪客户谈生意,只顾着喝酒压根就没吃什么东西。今早也就是来公司后吃了乔姐的一小截油条。这肚子早就唱上了空城计,现在看着眼前的四菜一汤,郝佳美早就把持不住了,大口吃喝起来。既然专门为自己准备的,那她就真的不客气了。

程睿也是没吃饭,端着碗在旁边一起吃。但人家的吃相可比郝佳美要斯文多了,慢条斯理,不紧不慢的。看郝佳美吃的很快,他问:“早上到公司后,没买什么吃点吗?”

“吃了,这么大一块油条。”嘴里含糊不清的说,手里比划着油条的大小。

“以后别吃那东西,不卫生还不营养。”程睿把一棵青菜夹进她碗里,叮嘱道。

郝佳美看着碗里的菜,嚼动的腮帮子慢了下来。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郝佳美其实是想到了陈伟浩。从前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也总是给自己夹菜。现在程睿突然来这么一手,让她鼻子一酸,感受了一把从前的时光。

吃饱喝足后,郝佳美看上来的时间也挺长的了,就对程睿说:“谢谢程总,我吃好了,就先下去工作了。”说罢起身就要走。

“等一下。”程睿随后也站起身叫住了她。

郝佳美看着程睿,后者也不说话,只一步一步的凑过来。郝佳美瞪眼看他,心里发毛,这什么意思?脚步也不自觉的往后退去。

直到退到墙角,无路可退。程睿的身子慢慢的往前倾,郝佳美不知所措的把眼睛闭上,心里祈祷,老天,可别让他兽性大发啊!

嘴角边传来轻柔的触感,以及前面一声轻轻的嗤笑。郝佳美这才把眼睛张开,看到的就是程睿手里的一颗饭粒。

并不是她想的那样……

郝佳美的脸上立马大囧起来,抿了两下嘴,尴尬的很。

程睿看她的样子可爱,逗弄的问她:“闭眼睛干什么?想什么呢?”

这一问,让郝佳美更无地自容了,伸手推开他就跑了。看着落荒而逃的她,程睿也没忍住,嘴角扬起个弧度。

回到办公室,大家都用探寻的眼神在看着她。郝佳美也不理会,径自回到了自己位子上工作。乔姐在旁边看气氛不对,识趣的也没多问。

于娜倒是享受不了这安静时光,非要说些刻薄话她才开心。

对着身旁的一个小姑娘说:“妹妹,看到没?这就是现实版的潜规则。”说完不忘的用眼睛瞟了郝佳美一眼。

小姑娘没敢搭话,只是敷衍的点了点头,便借口走开了。于娜哼了一声,还继续的说:“真是不服不行啊,这来公司,业务上的事没见长,这勾引人的能耐到大的很哪!”

郝佳美看着电脑噼里啪啦的打着字,对于娜的话充耳不闻。可乔姐却坐不住了,嚯的一下站起来,指着于娜问:“你这阴阳怪气的,说谁呢?”

“说谁谁知道!”于娜毫不客气的反击回去。

乔姐怒极反笑,“怎么的?你羡慕嫉妒恨了吧?有本事你也去老板办公室啊!不是我瞧不起你,真怕你连门口都到不了就被给撵了出来!”

“你……你说话注意点。谁羡慕她呀,暗地里指不定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呢!”

“你倒是想做啊,倒也有人让你做啊。”乔姐冷笑。

“乔岚!你别太过分!”

“我们到底是谁过分?到底是谁先挑事的?我告诉你,别以为谁都可以欺负,我们那是大度不和你计较!”

“怎么的,那你还让我谢谢你呗?”于娜语气冰冷。

看情势不对,郝佳美立刻放下手里的工作,把乔姐拉了出来。

“你和她较个什么劲啊?也不怕跌份儿。”郝佳美挽着乔姐的胳膊往洗手间走去。

“我就是看不惯她那阴阳怪气的样!总拿话欺负你,我都忍了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乔姐愤愤的说。

“我那是懒得理她!”

上完厕所,在镜子前补妆。乔姐好奇的问:“程总叫你干吗去了?”

郝佳美正半眯着眼睛刷睫毛,闻言手顿了一下,坏心眼的说:“你猜?”

“昨晚意犹未尽,想要在白天再来一炮?”乔姐的脑回路看来和常人不太一样。

郝佳美呵呵笑了,把睫毛刷子放回去,慢条斯理的说:“不是,叫我上去吃饭。”

“吃饭?这么好?真够有心的了。”乔姐很是羡慕。

“嗯,人老人家说了,昨晚我很卖力,来顿营养早餐算是犒劳我的!”

“看来你昨晚表现不错啊!”乔姐贼笑的问。

“去他丫的吧!”

两人回到办公室后,看于娜也没在办公室,估计也是出去消气去了。时间匆匆,一下就到了午休吃饭时间。

因着上午的时候吃的多了,郝佳美盛的很少。乔姐却逗她,说什么吃了程总的饭,都不想吃食堂的大锅饭了。

正说闹着,电话响了。郝佳美拿出来一看,愣了一下,手指犹豫着要不要划下去。

“谁呀?怎么不接?”乔姐把头凑过来看。

郝佳美接起电话。那头的陈伟浩看来等的很急,还没等她说话,他的声音就传过来了。

“小美,我现在在你公司旁边的咖啡馆里,你吃完饭过来找我,我有话说。”

郝佳美蹙眉,还以为你是我男朋友呢,呼来喝去的。

“对不起,我没空。你有话就现在电话里说吧。免得万一见了面让你女朋友知道就不好了。”

还没看过瘾?那就——

加可可做朋友吧!

↓↓↓阅读原文《更多劲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