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商协会网

数字音乐时代,为什么黑胶生意反而复苏了? | CBNweekly

来源:CBNweekly2008    发布时间:2019-08-12 18:28:54

潮流这件事可能真是不断轮回。因为太old fashion而失宠的黑胶唱片生意迎来复苏,靠的竟还是年轻人。



位于伦敦Soho区的Berwick街曾经是英国独立唱片店最云集的街区,如今这里的唱片店却已经所剩无几。 


Sister Ray是其中一家。这家店成立于1987年,经历了唱片行业的萧条期——CD的销量在音乐数字化的冲击下剧烈下跌,大型零售商也不断压低CD零售价格,像Sister Ray这样的独立唱片店只能靠卖黑胶唱片维持生意,但在2007年的最低谷时,连黑胶唱片也卖不出去了,Sister Ray一度几乎面临倒闭。那一年,全英国总共只卖出了7.5万张黑胶唱片。


“我一直在唱片行业内工作,突然在某个时候,我觉得自己该拥有一家唱片店了,后来我发现这是自己做过的最愚蠢的决定。”在2003年买下Sister Ray的Phil Barton说。



2013年4月的唱片日活动现场,伦敦Berwick街挤满了前来买黑胶和看表演的年轻人。


不过假如在今年4月中旬来Berwick街,你完全看不到萧条的景象,反而是一片生机勃勃。一年一度的唱片店日(Record Store Day)是每年这条街上最热闹的大事,每一家唱片店都会参与进来。举办唱片店日的那个周末,整条Berwick街交通封锁,临时舞台也搭建起来,现场表演会持续一整天,而前来买票或是购买限量版唱片的人甚至在前一晚就排起了长队。“每年的4月并不是传统的音乐节档期,唱片店日填补了这一空档。”Barton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在2000年到2009年之间,英国的独立唱片公司规模缩减了一半,美国也是一样。于是在2007年,美国巴尔的摩的几家独立唱片店联合起来在4月创立了唱片店日,在这一天,人们可以在各独立唱片店买到独家限量版的唱片,唱片店会策划现场演出等音乐活动。渐渐地这成为一个全球性的活动,今年英国有230家独立唱片店参与到唱片店日的活动中。


虽然唱片店日一开始并没有设定为一个黑胶唱片购物节,但越来越多的独立唱片店认识到,只有卖黑胶唱片才能在市场上找到存活的空间。目前全英国大约有300家独立唱片店,Barton认为,如果没有黑胶的复兴,这个数字可能只有200。“数字音乐的出现一度让人们认为免费音乐是理所当然的,但现在大家意识到,好音乐是值得付费的。很多独立唱片店正是因为坚持卖黑胶唱片,才能挺过唱片销售最艰难的时代。”



黑胶唱片市场转好,但能正常使用的机器已经不多,产能跟不 上。


英国唱片业协会(BPI)的数据显示,2015年英国的黑胶唱片销售量创下了21年来的历史新高,超过200万张黑胶被售出,同比增长64%,销售收入超过YouTube、Spotify等流媒体的广告及点播收入总和。尽管黑胶唱片的收入仍只占全英音乐行业总收入的2%,但在实体唱片整体不景气的今天,这已经是它连续第八年增长。今年第一季度的最新销售数据显示,黑胶唱片的销量又有了61.8%的增长。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美国,根据美国唱片业协会(RIAA)的统计,2015年美国黑胶唱片的销售收入高达4.16亿美元(上一次超过4亿美元还是在1988年),黑胶唱片的总销量也大幅上涨51%,达到了920万张。


今年,Sisiter Ray也迎来了盈利,这是最近10年来的第一次。


某种程度上,黑胶唱片算是一种奢侈品。


首先,你得拥有一台黑胶唱机,价格一般在数千元,贵的要上万元。此外要配备刷子、唱针等专业工具——即便如此,播放效果也可能会有“刺啦”,还常有跳针的“风险”。而且收听的时候也急不得,因为黑胶唱片必须一首一首按顺序听,黑胶唱机可没有当下电子设备那种任意选歌的功能。但在发烧友看来,黑胶唱片传出的乐音是有温度的,因为不像数字化的音乐被压缩过,听起来会更有层次。



2014年12月7日,上海的一个黑胶唱片市集,光顾者主要为年轻的黑胶爱好者。


其次,由于黑胶唱机不能随身携带,所以听黑胶音乐时总是在一个自我的环境中,跟家人或朋友一起分享的过程,是一种更加主动的聆听音乐的方式。拿出一张黑胶唱盘,把它放到唱机上,摆上针,这种仪式感在迷恋黑胶唱片的人看来是对音乐的一种尊重。


所以,如果把黑胶唱片看做中年人的一种复古回忆也许很好理解,但事实上,目前推动黑胶唱片复兴潮流的,却是年轻人。


NPD Group和Music Watch的数据显示,目前音乐市场有44%的消费者是35岁及以下的年轻人,他们购买黑胶唱片的数量占到了黑胶销售总量的77%。英国广播公司的一份民意调查则显示,将近一半的黑胶唱片买家在35岁以下,其中16%的买家在18岁至24岁之间,还有33%黑胶唱片消费者在25岁至34岁之间。年轻人把购买黑胶唱片看作是追求时尚的表现,为了迎合这一趋势,一些时尚零售商也加入到黑胶唱片的销售行列,比如现在你也可以在Urban Outfitters的店铺里买到黑胶唱片。


欧美市场之外,黑胶唱片生意在中国也有逐渐复苏的趋势,年轻人同样是消费的主力。


Uptown是上海少数几家黑胶唱片店之一,同时也是中国内地第一家参加唱片店日的实体唱片店。Uptown开在一个自行车停车库的下面,偶尔也会邀请一些音乐人不定期地做现场演出。而除了北上广这些大城市,甚至在义乌这样的小商品集散地,也能看到黑胶唱片主题的酒吧,一些年轻人迷恋黑胶唱片,认为听黑胶唱片是一种很有个性的生活方式。



在HMV的黑胶唱片区,消费者可以找到各种音乐类型的黑 胶。


很多没有黑胶唱机的人,也会购买喜爱的歌手的经典唱片作为收藏。ICM的研究报告显示,15%购买实体唱片的人并不会去听那些唱片,而只是用于收藏。目前一张未开封的Michael Jackson签名版《Thriller》,在国外可以卖到4万美元。在中国,新出版或复刻的黑胶唱片价格大约为200元,二手唱片的价格则在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一张1980年代发行的黑胶老唱片更是可以卖到几万元。


“唱片公司的收入至今依旧主要来自实体唱片的销售。它们必须想办法从签约艺人的身上赚更多钱,所以现在的合约都是360度的,包括现场演出、商业收入以及唱片销售等。唱片公司会介入到艺人的每一条收入分支中,其中有很多在过去其实是完全属于艺人自己的。”BPI的传讯总监Gennaro Castaldo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这也是越来越多明星推出黑胶版本专辑的原因——唱片公司需要增加自己的产品形式。今年4月曾到中国举办演唱会的铁娘子乐队(Iron Maiden)去年9月就发行了一张新专辑《The Book Of Souls》,其黑胶版本在英国最大的零售商乐购同步出售,结果55家店的存货很快销售一空。这场试销的成功甚至让乐购决定重新开设黑胶唱片专柜。



Phil Barton在2003年买下独立唱片店Sister Ray,因为黑胶复苏,今年终于实现了盈利。


市场转好,渠道自然也会跟进。大量专门出售黑胶唱片的网站出现了,就连亚马逊等在线零售巨头也为黑胶唱片开辟了专门的销售页面。2016年年初,英国第二大连锁超市公司Sainsbury宣布将在旗下的171间分店出售黑胶唱片。而今年的6月13日到19日,英国最大的音乐零售店HMV也举办了首个“黑胶唱片周”——唱片店日仅限独立唱片店参加,HMV被排除在外,“黑胶唱片周”就是他们自己搞的唱片店日——发售一些独家限量的黑胶唱片,并对一些专辑做5折的促销。由于6月19日当天是父亲节,黑胶唱片也成为父亲节的畅销礼品。HMV目前预计2016年黑胶唱片的销量能达到150万张,会是他们自1997年以来的最大销量。


一份由AudienceNet所做的统计显示,有66%的音乐买家认为自己是消费音乐的“多渠道者”,他们可能会通过流媒体来发现新音乐,但仍会愿意购买自己喜欢的歌手的实体唱片作为收藏。“从这个角度来说,流媒体其实反而推动了黑胶唱片的复兴,过去那些小众的乐队也有了更多的机会在流媒体上被人发现,黑胶唱片因此也成为许多独立音乐人发行实体唱片的首选形式。”Castaldo说。


另一方面,唱片公司为了增加销量会为黑胶唱片做精心的设计,这种复古感加优质设计对现代年轻消费者来说是巨大的吸引力。首先,12英寸大的黑胶唱片本来就是一张专辑最为理想的包装形式。如今的包装中还经常有明信片等礼品,对于发烧乐迷来说那就意味着很大的收藏价值。比方说,黑键乐队(The Black Keys)的专辑《Turn Blue》的包装采用的是制作人Patrick Carney自定义颜色的墨水。“包装上的这些微妙的细节可能不会很明显,但是消费者能一眼看出来。这将推动更多设计精良的唱片包装出现,就像人们总喜欢谈论他们的牛仔裤是采用什么织机做成的一样,消费者总会对商品做比较。”Carney说。


然而市场转好,产能又成了新问题。由于建造新的唱片压制机的成本是极高的,随着黑胶唱片的复兴,更多量产的订单交由那些老化的机器生产。位于捷克的全球最大的黑胶唱片生产商GZ Media去年最繁忙的时候,一天要压制4.2万张黑胶唱片,最近他们还新购入6台老机器来扩大产能,不过据说有半数都没法用;位于英国伦敦西部Hayes小镇的The Vinyl Factory的黑胶唱片压制机还是1970年代造的。


回头看,在黑胶唱片盛行的1950年代到1970年代,大的唱片公司都有自己的工厂和唱片压制机。当CD时代来临,这些唱片公司卖掉工厂,也丢弃了大部分唱片压制机,只把订单外包给仅存的几个独立黑胶制作公司——百代唱片公司就是The Vinyl Factory曾经最大的客户。现在唱片公司看到了黑胶唱片的市场需求,它们又需要唱片压制机了,但能正常使用的机器已经不多。


“所有人都想要带颜色、带图片的黑胶唱片,但制作那种唱片得花相当长的时间。唱片公司应该压制比实际订单更多的黑胶唱片,还是先压制一批,等看过市场行情再决定要不要增产?如果选择后者,它们就不得不冒着售空的风险,市场则至少得等两个月才能看到补货上架。问题是市场愿意等吗?尤其是如果要配合艺人的宣传,时间决定一切。”The Vinyl Factory的生产总监Adam Teskey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最终这会导致唱片压制公司优先处理来自大唱片公司的订单,而唱片公司又总是主推当前最受欢迎的流行歌手的收藏版黑胶,或是想从经典唱片里挖掘更多的收入,而没有多少动力去推新人。“唱片公司不会大量发售那些没人会买的唱片,如果有人要发售1000张甲壳虫乐队未发行过的单曲的合辑,那肯定会火,而且1000张远远不够,但如果有人说要发售1000张Dick Jones和The Jonseys的新专辑,压根没人知道他们是谁!”Barton说。


以生意为先,可能导致市场产品失衡,他认为这最终可能会危及到黑胶唱片业的根本。


看了这篇文章,99%的读者还会点击:




One More Thing


Hi~大家好!昨天,一财君很荣幸被知乎邀请成为第一批入驻的机构账号,和其他机构账号一起,为大家带来更多优质的内容。

一财君一直觉得,《第一财经周刊》和知乎拥有着一些共同的调性——比如,对于现象背后原因的探寻和深挖,对于真相的追求,以及大家都喜欢用文字记录这个每天都在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商业世界。

所以,如果你也有商业方面的困惑,欢迎前往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