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商协会网

今晚 | 大忘杠 | 荒腔走板之后,天根游云至此

来源:olalivehouse    发布时间:2019-05-16 20:17:07
巡演
活动信息
人物 | 大忘杠
名称 |【天根游云】盛夏音乐会

日期 | 7月22日
入场 | 20:00
开演 | 20:30
地点 | 玄武区阳光路3号 太阳宫演艺广场负一层

预售 | ¥90
现场 | ¥120

林卡里的动物们闹得正欢


一篇写于2011年左右的乐评
by 邱大力 

不知道在这个国家里,有多少人听过大忘杠的音乐。也不知道,当他们听大忘杠音乐时,会想起什么。这是一支比较低调的乐团,乐评人听过他们音乐的都寥寥无几。他们是一支在自我改造与资源整合中重生的乐团,几位成员来自中国摇滚乐的各个朝代。大忘杠的音乐无法归类,他们来历不明,语音不祥,音调不准,表情不一。

在他们的首张专辑《荒腔走板(选段)》中,他们似乎已经很照顾流行音乐了——8首作品中有6首带歌词。但就算这6首歌有歌词,也很难传唱,甚至连模仿都很难。在宋雨喆镇定得近乎走火入魔的演唱中,一名抒情歌手的中国特色一寸寸地被剥离。他像是一个戏剧演员,但从头到尾,他的身体几乎纹丝不动,可所有的角儿,所有的彩,和所有的生灵,却都一股脑从他的嗓子眼里鱼贯而出。

而更令人吃惊的是,大忘杠的作品里几乎是没有人烟的,动物才是那个王国里的统治者。每首歌里都有一群群动物出没,老马、秃鹫、獾子、狮子、鹰、乌鸦、黑熊……它们一个个飞奔着、欢腾着、歌唱着,它们好像在对人类说:让我们唱两句歌儿给你听,再送句咒语给你。

灵魂在哪里?
山道上撞见两个咒师
第一个亮相的是艾捷克,这是源自古波斯,现流行于维吾尔族、乌孜别克和塔吉克族的一种弓弦乐器。此刻,它的声音像是一股气体在流动,带着一丝莫名的戏谑。就在这慌乱中,宋雨喆以标准的男中音开始了朗读:“别说山路险峻,老马无法掉头,别说法铃叮当,撞见了两个咒师,法铃叮当得远了,叮当得远了,就见两块儿红布。”在1分48秒后,一切才似乎有了一点音乐的迹象,可整首作品的旋律依然干涩,只有路的迂回提示着前方可能还有点希望。而在枯燥的赶路中,哪有那么多湿润的想像呢?这首歌使用了人声、诗琴、采样、马头琴、呼麦、艾捷克、打击乐7种音效,可以说是专辑中最声情并茂的一首了,但它依然无法给人的喜悦感带来丝毫信心。它把旋律控制到了最节制的底线,可每一种器乐却争先恐后地嘶鸣着,它们匍匐着,迎向那两位目光肆意的咒师。

人物在哪里?
说鸟二
这可能是专辑中最容易消化的一首,从旋律、节奏到剧情播放,令人目不暇接。歌手以充满灵性的唱腔,模仿着秃鹫、戴胜、斑鸠、乌鸦、大鹅5种鸟类的声音与习性,热闹非凡。你看他是怎么批评斑鸠的:“喜欢站在高枝上,一首歌都唱不出”;你再看他是怎么讥讽乌鸦的:“披上黑甲像武士,争抢起来像泼妇”。在这充满童趣的歌声里,你会发现,只有一个发自内心欣赏动物而且热爱与动物进行内心交流的人,才能创作和歌唱出这样灵性的歌曲。但是,《说鸟一》跑到哪里去了?

灵魂在哪里?
解放无人区(曲)
这是宋雨喆和李铁桥搭伴的一趟冒险,宋雨喆演奏了八弦班卓、半筝、曼达琴。当李铁桥用一把萨克斯为宋雨喆打开一扇夜行的大门后,他就抽身而出了。在这趟8分多的行程里,大部分时间只有宋雨喆单身穿行在一片无人之境的林子里,他只有靠那随身携带的三件乐器为他壮胆,它们时而乔装成林中的一只只飞禽走兽,时而又化作夜路里的一个个障碍物,甚至冷不丁还有断箭掠过。在最后的三分钟里,李铁桥的萨克斯再次变成一个庞然怪兽,突然横在了路中,让你进退不得。你摸不准是该继续前进,还是留在原地聆听鸟鸣。而更要命的是,远处的闷雷已阵阵袭来。肉体是解救了,但精神该怎么解放呢?

背景在哪里?
四条道
场景瞬间从黑山老林拉到了草原上,景色似乎也开阔了很多。胡格吉乐图除了马头琴,还和宋雨喆一起吹上了口弦。这首短歌散发着浓郁的蒙古新民乐的魅力,旺盛的生命力在这里尽情狂欢,其间尚有神秘的老者喃喃自语。“穿山甲有一条道,这山和那山一边儿高”。没有在大自然长途跋涉的什么经历,是写(唱)不出这样茂盛景象的。突然就想起了宋雨喆那段在西藏生活的日子。旅途可以止步,但美好的圣景却是一直延伸的。

创立在哪里?
狮子麻扎(曲)
在作品的开头和结尾,宋雨喆只是不停地发出一些单声词,像是在做一些准备。其间,有老妇神秘的笑声,以及藏族男声和女声如神曲般的吟唱。口弦和半筝为这片圣洁的净土装扮着最后的肃穆。

致力在哪里?
致小儿
这依然是宋雨喆和李铁桥的精准对决。正当宋雨喆的八弦班卓难得的弹出一丝相对抒情的调子时,李铁桥的萨克斯就迫不及待地来捣乱了。这是专辑里最具迷幻色彩的一首,意象的转换美不胜收,梵经、诺言、娃娃、鱼、狼、月亮、鹰、老人、咒语、琴弦……它们舒心恬静地奉养着各自生命里的神。它的歌词充满禅思的寓意,甚至还有一股通灵的力量,“潜心念的和尚,不好找,不好找……山里娃娃的网子啊,粘起鸟来,扑愣愣愣,狼嚎月亮是感动了,鹰抖翅膀是放松”。

融合在哪里?
林卡里的瘦熊(减花板)
这是宋雨喆真正的一支独唱团,但丝毫不会枯燥,哪怕他只有曼达琴和诗琴。宋雨喆再次亮出旷世的诗人才情,他笔下的文字呈现出,“鱼儿尊敬海子,还在里面拉屎,花儿尊敬太阳,还敢和它对视,供奉乐舞的大殿,乌鸦看不起蝙蝠,飞天在杂草上落脚”。尽管这首歌的器乐编制是专辑中最少的,但宋雨喆充满想象力的声音却把作品的空间建造得异常立体,散发出迷人的现代色彩。

大忘杠在哪里?
猎人
宋雨喆语调平静地读着林中的一段画面。他依然纹丝不笑,但在他朗读出的画面里,那个生趣盎然的生活却蛛丝必现。在这原始的景色里,世界却收放自如。“猎人的一只眼大,一只眼小,棕熊的嗓门大,黑熊的嗓门小。娃娃们像山间的野葱,头扎进泥里,藏着……”这不是摇滚乐的歌词,这是大自然的景色,没有人为加工,只有天地间一望无际的平衡、嬉戏和准确。马木尔的吉他闪现了,这也是专辑中唯一亮相的一次,而且等不及民谣乐迷们感动得呼天抢地,它就转瞬即逝了。

荒了谁的腔?走了啥的板?
类型、风格、歌词、曲调、配器、编曲,这些音乐的常见配置,在《荒腔走板》里一个个被无限期地流放。它不仅仅是实验音乐,也不是民族音乐或氛围音乐,更不是民谣。它是四不像,传统音乐最具象的表达在这里被连根拔起,一次次被废置、遗弃,没有营养和油脂,唯一剩下的只有瘦骨嶙峋的想象力。

当一个东西还没有彻底固定下来时,它是最让人兴奋的。当我们长年累月地浸泡在音乐产业的精美容器后,《荒腔走板》注定只对一小撮人放行。其实你也不必紧绷绷地带着警觉性,大忘杠的音乐其实充满了妙趣横生的戏剧色彩。现实如此紧张,你何尝不让自己走次神,发会儿呆呢。也许有的人在听他们的音乐时会忽然放松所有的警惕,酣甜睡进梦乡,这也说不定。
音乐试听
网易云音乐:搜索【荒腔走板】
http://music.163.com/#/album?id=3112226

荒腔走板后天根游云

天根游殷问为天下被无名人训教
——《庄子·应帝王》
......近几年常凝神丰满这两个形象
天根柔韧疑惑
无名人合气于漠
大忘杠盛夏游至东南西南
以音声访师会友
疑惑莽渺,柔韧广漠!


吉他、八仙班卓、筝、长笛
单簧管、萨克斯、鼓
不同音乐类型、不同音乐背景乐手的融合
让大忘杠的音乐简约中蕴藏丰富
吸取消化民族音乐资源
又擦去这些刻板的符号
充满力量、出神入化
欧洲媒体认为“有必要创造一个词来形容”

乐队成员

 
人声/吉他/八仙班卓:
宋雨喆
 
 
古筝:
桑卡
 
 
单簧管/萨克斯:
李铁桥
 
 
长笛/萨克斯:
阿喀琉斯(希腊)
 
 
鼓:
李旦
 



本场预售结束
现场有票出售

OLA更多演出
淘宝搜索 店铺【欧拉艺术空间】
或【手机淘宝】App内扫二维码
进入预售页面


更多演出预告
即将公号推送 

近期演出

了解更多
每场演出更多详情,关注OLA后续推送
观众须知
1
请在指定渠道购票
否则出现任何不良后果均由购票者承担
实体票一经兑(售)出,恕不退换
2
身高120cm以下儿童禁止入场
身高120cm或以上儿童凭票入场
禁止携带宠物入场
3
请自觉接受安检
自备酒水饮料谢绝入场,敬请存包
严禁携带易燃易爆等危险品及管制刀具入场
4
场地内禁止吸烟
酗酒者、衣冠不整者以及无行为能力
或限制行为能力者,无监护人陪伴的
谢绝进入场馆
5
请依据场馆规定适时入场
本场馆不设座席,无需对号入座
每票一人,无副券作废
演出过程中若需暂时离开
请主动向工作人员索盖隐形印章
无印章者无法再次进入场馆
再次进入请重新购票
6
请爱护场馆公共设施
禁止翻越隔离设施
7
请勿在场馆内大声喧哗
演出时请将手机调整为静音状态
勿妨碍他人观看演出
8
禁止未经授权的现场直播
或公开传送现场表演,或录制表演
9
任何购买、持有或使用门票者
均被认为已经阅读、理解并接受了以上条款
温馨预警
欧拉艺术空间位于地下,室内温度低于外界常温
特此提醒,请自备外套,以免着凉哦
大忘杠 |【天根游云】
7月22日 | 20:30
阳光路3号 太阳宫演艺广场负一层

 
关注我们,及时了解OLA活动信息,或者联络你自己的主场
欧拉艺术空间 @ 微信公号 / 新浪微博 / 豆瓣小站 / 淘宝店铺

高大师精酿
乐视音乐
For Why Live 音乐现场影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