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商协会网

《快公司》2015中国商业最具创意人物:WiFi万能钥匙创始人陈大年

来源:ithlwndsshi    发布时间:2019-05-27 07:59:42

陈大年

WiFi万能钥匙创始人兼CEO


共享大未来


《快公司》:你当年作为E-Port软件小组牵头人,执笔写过的公开信《让我们创造软件业的盛唐时代》一度流传甚广。回头看那个阶段自己的想法——相信不止是公开信中已表达的那些,哪些想法是对的?哪些想法有变化?

陈大年:写这篇文章是在1999年,我21岁,挺青涩的年纪。年轻,胆子也大,所以入行时间不长,也敢写自己对未来的看法。

十六年后重新看这篇文章,还是挺有感触的。很幸运的是,时间证明了我当时写的一些观点是可参考的。

比如你提到的这句话,中国不会诞生微软这样的公司,只会诞生大量YahooYahoo!是当时IT行业的传奇企业,但绝不是顶尖技术公司。

今天,中国确实出现了大量依托于正确的市场切入点而诞生的传奇企业,但技术与世界顶尖公司依然有巨大差距。盛大、腾讯、阿里、百度都是如此。

而另一句话是我和我哥哥陈天桥在创业之前讨论达成的重要共识,生产者和消费者处于一个群体,我们称为反哺。

了解盛大的人都知道,盛大所有业务均基于用户创造,用户消费的基本商业逻辑,比如游戏、文学、动漫、影视等。后来有人管这种模式叫做生态系统,我挺喜欢这个名字,比反哺好记。

其他的一些观点,也大都被时间印证。比如当时认为中国科技创新的机会不在PC,而在互联网;比如中国科技公司的希望不在国营单位而在民间私企;比如,未来的科技公司将逐步蜕变成为以多个利润中心为核心的集团公司;还比如,扶持中国互联网的决定性力量,在于实业公司而不在于基金。

这个趋势最近尤其明显,比如最近特别流行一个词语叫站队,这个站队,不是指跟着哪个大基金,而是跟随哪个大企业。

但站在十六年前看中国未来的IT行业发展毕竟是有局限性的。环境不同,思考深度不同。

十六年中,中国处于落后和追赶的局面,追求的是存活、突围。而今天,市场的成功弥补了技术的短板,中国企业已具备与世界企业一较长短的能力,如果我今天再写这篇文章,标题可能会是让中国IT行业在世界舞台崛起了。


回过头看,你认为你当年的成名作——为节省上网费用而开发的ENCounter是失败的吗?或者说,你认为当初如何做会更好些?

陈大年:对于一个刚接触编程两年的人来说,ENCounter的成功是远远超过我的想象的。

当时国内的用户基本都在使用国外的软件,能够为人熟知的中国软件不多。ENCounter解决了一个刚需的问题,是第一款支持中国需求的网络计费软件——上网费昂贵,有个软件能够有效提醒你精打细算用好上网的每一分钟非常有意义。它帮助了许多人,用最少的钱获得了最多的互联网乐趣,这比当年获得的一系列荣誉更让我骄傲。

但站在今天看,这个产品是比较可惜的,缺少一些让它变得伟大的部分。

比如,当时我们没有加入足够的互联网元素,尽管已经有插件的系统,有模版系统,但不是云化的。

再比如,当时尽管媒体朋友把我当作共享软件的代表人物,但我们把共享两个字看得还比较肤浅——似乎我们做一个软件,免费给大家用就共享了。而真正的共享,应该是在用户和用户之间进行的,是重新整理、组合空闲资源的过程。

ENCounter是一个基于通过节俭来产生价值的软件。比如,一个人原来会上5小时网,但在ENCounter的帮助下,4个小时就做完了所有事情,节约了1小时的资源。

这种价值其实是很有限的,现代经济学认为,流通才能产生最大的价值,把空闲的资源给需要的人用,才是最好的模式。

在这个指导思想下,我改造升级出来的产品,就是WiFi万能钥匙。换句话说,WiFi万能钥匙就是结合新的思想,而重新做出的新版ENCounter


2008年,你担任盛大创新院院长。在创新院工作过的人不少表露过留恋,是哪些规则赋予这家机构有趣和吸引力?

陈大年:我当创新院院长时,我们有个规则,便是产品自主的模式。创新院所有的项目,原则上都是得基于群众发起、群众参与。每一个人都可以发起项目,每一个人可以选择自己想要参与什么项目,没有人会强迫他。

当时我们创新院有个同事,他一心想做网络电台,有人支持、有人批评,产品依然被开发了。产品对外发布后,月度活跃用户只有十多个人,但他还是在不断迭代,默默进步。

WiFi万能钥匙也因为这个规则而有苦有乐。当时有两拨人都参与过这个项目,但不久便因各种原因放弃了,他们放弃时,也没有人会逼他们留下。

但是,最后有几个人坚持下来,努力支撑着这个项目从艰难走出来,初始团队包括我在内一共只有5个人,很长时间里我们都是默默地做,因为这份坚持,WiFi万能钥匙走到现在。


中国最早留意到免费Wi-Fi蕴含商机的不止你们,WiFi万能钥匙跟其他做免费Wi-Fi接入的之所以拉开差距,方法论上有何差异?

陈大年:仅从方法论上讲,我们与其它商家间有一个很大的区别。传统免费Wi-Fi经营者用传统的解决方式——找一家店,说服店家拆掉原来的路由器,然后装上新的路由器,连接上网给用户使用——他们通过用户登陆页面的广告获得收益。这不可避免地会产生不少资源浪费。

WiFi万能钥匙不同,我们注意到中国Wi-Fi热点无处不在,唯一的问题是,这些热点你只能看、不能用。

我们需要做的是把这些空闲的资源整合起来,让它有效地被大众使用,这才能形成共享经济。

Uber与传统出租车公司之间也是如此:传统出租车公司会先去买一批车,再雇佣一批司机,然后进入市场经营业务。而Uber发现,马路上已经有太多的汽车了,每天高峰要堵一个小时以上,再买更多的汽车,只会加剧堵车,降低乘车体验。如果把已经有的汽车转换成出租车,一切迎刃而解。

共享经济是未来,这已经是世界公认的结论了。


WiFi万能钥匙每个月会花几百万的现金去向ChinaNet等运营商采购流量,然后送给用户。这样的做法,是开始之前就有预料到的,还是免费Wi-Fi共享点数量增长跟不上用户增长速度之后,公司的妥协做法?

陈大年:今天我们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基于我们的愿景出发的。

我们的愿景是什么呢?简单地说,就是让所有人上网不花钱。

这是十五年来,我心中一直存在的愿望。

在我年轻的时候,亲身体验过高昂上网费用带来的经济压力,今天我依然能够真切地感受到很多人被网费压力所迫,无法充分参与互联网,享受互联网的乐趣。我相信,免费上网会让更多人接触互联网。

我们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去实现理想,这就WiFi万能钥匙。而随着业务发展,我们发现有部分场所,是钥匙无法解决的。

比如机场、火车站,有许多人需要上网,但民间热点无法进入,只有电信运营商可以。所以,我们下定决心去购买大量的收费Wi-Fi时间,赠送给用户,提高免费上网可用率。

未来,如果需要,我们还会创新出更多的模式,来为大众提供更完整的免费Wi-Fi覆盖。


创新者一旦在感受上较,就不容易创新,不容易做出他人真正感兴趣的产品与服务。这些年你参与过的创新项目很多,你觉得哪些做法能使创新者保持敏锐?

陈大年:创新是颠覆,也是重构。WiFi万能钥匙与Uber都是很好的例子,将现有的资源利用起来,达到价值最大化。所以,一个创新者一定要时刻了解外部有创造力的想法,让这些想法每天刺激自己,让自己兴奋从而能主动去思考如何创新。

创新离不开学习,我最喜欢的是有学习精神的创新。因为我觉得如果和别人做不一样的事情本来是有趣的,但是大家经常会把做和别人不一样的事情和不学习别人划成等号。

事实上,真相并不是你创新了就不要去学别人的长处。

现在中国的创新者为什么没有学习者做得好?很多是因为重创新、轻学习。国外的很多创新者都做得很好,比如谷歌,它是一个很好的创新企业,同时,它的学习文化是非常浓厚的。

而国内很多创新者,太多精力放在了如何去做跟别人不一样的事,反而忽略了要学习别人的长处,学习经验,能让我们把事情做得更好。

创新更重要的是,要亲近生活。

我曾经在一家台湾公司做过InstantMessaging(即时通讯)客户端程序猿,当技术上遇到瓶颈时,我们提倡的不是死钻研、硬攻关,而是出去逛逛。到花园里散步,或者出去吃个大餐,休息一下再回来后,难关呼啦地就被解开了——似乎是一下子冒出来的灵感。

创新源于我们的生活,创新者要保持敏锐,不在于领域里的深层技术研究,而是在于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如果一个人没有打过车,天天关在家里,他不会体会到打车的痛苦,又怎么想得到做Uber呢?

如果一个人每天都很宅,不出门旅行,又怎么能想得出Airbnb的主意呢?

如果一个人上网从来都很容易,也不怕花钱,他更不会想出WiFi万能钥匙的创新商业模式。

创新者要去接触生活,才能受到启发,永远保持敏锐。


你们的当下服务,服务当下口号,非常聪明地抓住了公司借助Wi-Fi确定地址信息后产生的机会。连接O2O从而向用户提供多品类服务,这是公司现阶段的重点,还是公司未来的全貌?

陈大年:O2O是我们眼前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未来两年,WiFi万能钥匙也会专注做这件事。

当你连上WiFi的那一刻,你会得到什么?这是WiFi万能钥匙O2O的核心命题。

进入O2O领域后,WiFi万能钥匙将成为用户和O2O服务之间的管道,不仅建立起上网的连接,还建立起服务内容的连接,打通O2O的链条。

去年底,我们宣布将为O2O市场提供价值36.5亿元的巨大流量,免费提供给合作伙伴,如今,已和格瓦拉、携程、58同城等O2O公司合作。

我们的本质是一个大数据公司,O2O只是基于大数据的一个重要实践。当然,未来任何一家了不起的公司都应该是个大数据公司。

接下来我们将利用大数据,将产品做得更好。许多睿智的人已经发现,WiFi万能钥匙是一个数据富矿。谷歌做Wi-Fi热气球,Facebookinternet.org,都是为开采数据富矿而来的。目前我们正在不计成本地招收大数据方面的人才,欢迎大家加入。


据说WiFi万能钥匙把公司的核心指标精简到只有一个——连接成功率,是这样吗?或者,更扩展地来说,作为一位开办、参与许多公司创办的人来说,你认为创业期企业的管理要义有哪些?

陈大年:我知道有许多创业者都在希望,有一天能拿到一把创业的万能钥匙,它可能是一个主意,一个管理方法,一个人,或者一个点子,最终让他能够获得成功。

事实上,创业是一个立体的过程,每件必须做的事都要做好,在保证这一点的基础上,再寻找到对的单点突破,才能取得成功。而且对于不同的企业,不同的背景来说,方法也是千变万化的。

我们是一家慢公司、小公司,所以我从太极拳里学习慢的精神——如何以弱胜强。我学习了太极拳里的不丢不顶,力发全身,汇聚一点,如何流汗但不喘气……这些是适合于一家资源不足的小公司的方法,四两拨千斤。

但如果是微信,立足于腾讯庞大的资源,更合适它的方法必然是张小龙先生所说的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就有所谓一力降十会。这是另一种做法。

所以,我认为对于创业者来说,理性地认识自己,选择适合自己的方法,是创业前最重要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