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商协会网

新一轮洗牌?——后尤伦斯时代的798艺术区

来源:A80480080    发布时间:2019-06-24 13:12:13



经营十几年的季节画廊悄然离去

在798艺术区东北方向经营了13年之久的北京季节画廊已悄然消失,画廊空间正面临整顿和改造,然后迎来下一任的主人。另一侧地处中央地带东街的3818库,随着经营十多年的千年时间画廊迁徙霄云路(千年时间咖啡留存,改造为小型画廊展览用地),算上之前搬走的八大画廊、世纪翰墨、圣东方画廊等,3818库里的老牌画廊几乎所剩无几,取而代之的是其他行业的机构。

与3818库隔着一个停车场的圣之艺术空间还在有一搭没一搭的出租场地,旁边的吴冠中版画倒是开得火热,而在经历“二房东”事件后,HI小店搬离798也已有三年之久,原地址被以色列商务与文化中心盘下。圣之艺术空间对面的亦安画廊进驻798亦有八年之久,近期据传闻老板早有关掉其798空间的打算。而亦安画廊的所在地亦曾是星空间的原址,后者已搬到东坝七棵树的干活。798艺术区新一轮的画廊更新从未间断,只是谁也不在意下一家进驻的是画廊还是某设计空间、工艺品店还是餐馆?

与此同时,就在前不久,随着豆瓣用户“66号公路”(原名一杯生普洱)在微信朋友圈引爆“UCCA尤伦斯中心很快被出售”的消息,紧接着,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与尤伦斯基金会联合发布“创始人尤伦斯先生打算将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及其个人艺术收藏托付于新主”的正式声明,确定尤伦斯确实将迎来新的“主人”。在运营了9年之后的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在近来传出了要出售的消息后扔牵动了不少人的心,让所有人为它之后的持续运营担忧......

狂欢和阴霾

2016年6月25日晚8点至11点,798艺术区园区内“二年级”新生木木美术馆携手北京公社、博而励画廊、常青画廊、丹麦文化中心、北京德国文化中心·歌德学院(中国)、Hadrien de Montferrand画廊、长征空间、魔金石空间、妙有艺术、芳草地画廊、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空间站、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彤画廊及红鼎画廊等举办了一次“夏日艺术之夜”。

夏日艺术之夜:乐队演出现场,左为UCCA副馆长尤洋

这样的狂欢大概在前几年的798艺术节才会有,或者是佩斯北京开业那晚的party,那也早是8年前的事情了。活动当晚,往日安静的798艺术区的夜晚变得异常热闹。在这儿有时尚的年轻男女,也有慕名而来的外国朋友,更有艺术圈的众多艺术家、画廊从业人员齐聚在园区内,在各大不打烊的画廊里欣赏着艺术品,在画廊外喝着啤酒,吃着烤串,观看欧洲杯,欣赏着现场的摇滚乐,尽情地感受着这场在798艺术区内的夏日艺术狂欢。

在木木美术馆对面的户外空间“M YARD木木花园”提供了现场音乐,由宋琨+胡晰淼、陈陈陈、出口A乐队+尤洋及M+W乐队,吸引了大批热爱音乐与艺术的年轻人,大家高举啤酒杯,致敬激情的夏日与艺术。

除了木木美术馆,当晚一同参加活动的十多家画廊及机构都将开放时间调整到了晚上11点,并有现场的工作人员向前来观展的观众进行讲解。许多画廊表示:“这场活动可以提供给艺术爱好者进一步接触艺术、感受艺术的机会。也是圈内人士周末消暑的一个大Party。一方面拉近了艺术与大众的距离,另一方面也团结了艺术圈的各界人士。是一个轻松又充满了意义的活动。”

原千年时间画廊的3818库空间也正在改造装修

然而,这样的狂欢过后便是在运营了9年之后的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传出了要出售的消息,这样的消息震动了艺术界,所有人都为它之后的持续运营而担忧。

与此同时,我们不禁也注意到在798艺术区经营多年的老牌画廊并没有因为金融危机的退散而停止更新,在艺术区东北方向经营了13年之久的北京季节画廊已悄然消失,其空间正面临整顿和改造,迎来下一任的主人。3818库里的老牌画廊,在经营十来年之后也迁徙霄云路。而地处东街的画廊在经历上一拨“二房东”事件之后,亚洲艺术中心也早已相安无事的继续经营,近日却有传闻邻居亦安画廊老板有关掉其798空间的打算。

正常工作日,亦安画廊的门面关闭着

那些进驻10年以上的和消失的画廊

不算上4年前和798物业闹得不欢而散的798时态空间,和最近悄然消失的来自新加坡的季节画廊,进驻798最早的三家画廊还坚守着798艺术区,已有14年之久。2002年,通过多年的计划,日本人田畑幸人终于实现梦想,在北京798艺术区内建立了东京画廊的实验项目 “北京东京艺术工程(BTAP)”,成为首家入驻798的境外一级艺术机构。14年过去,东京画廊坚守着当时租下的“大厂房”,而周围的画廊机构早已换了几回主人。月底,东京画廊即将为艺术家曾健勇举办新的个展。

另外两个园区“老人”是长征空间和仁艺术中心,二者可算是邻居了。起初,长征空间在718厂区内盘下250平的空间(后来随着区域重整,被归整为798艺术区),后随着风生水起,长征空间老板卢杰盘下了现长征空间顶高6米的空间,最早为798厂区容纳4500人用餐的食堂,占地面积2500平。

去年夏季,长征空聘请住在北京的Studio HVN,荷兰设计师Henny Van Nistelrooy来操刀空间室内设计。2016年二月底正式动工,于四月底以“王思顺:启示”为开馆展。经过一番的重新铺设地面、灯光系统,创造一个更加符合艺术家需求的展览空间。门面也大为整修,将798食堂原有建筑立面翻新、现代化。长征空间称之为长征空间的8.0版本。目前,艺术家张慧的第五次个展正在举办。

这些年,撤离798艺术区的画廊、艺术机构(不完全)

2007年,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进驻798艺术区开业。同年在798开业的画廊机构还有亚洲艺术中心,艺•凯旋艺术空间,林冠画廊,灿艺术中心、林大艺术中心等。艺术区内一片繁华。

2007年末,北京大学教授朱青生曾携他的学生在798做过调查。当时整个798共有206家画廊,而如今很多曾经红火一时的画廊在金融危机后就不复存在。2011年,曾经将大量中国艺术品介绍到欧洲的中国当代艺术空间,在2011年关门歇业,所有的画册和书柜摆在门口任人拿取,现场一片狼藉;曾经推出多个大型展览的韩系画廊,诸如昌阿特等,随着金融危机对韩国影响的扩大,也早已人去楼空。这还不算上台湾系的画廊,早年进驻798的陈菱蕙当代艺术空间以及后来的八大画廊也早已纷纷搬出798......

而在搬迁出走的画廊中,部分原因来自于租赁方面。2008年奥运之后,突如其来的金融危机风暴,很快波及到敏感的艺术市场,快速发展起来的中国艺术市场迅速跌至冰点。一些看市场正好的时候,风风火火地进驻798艺术区的画廊,由于资金后备不足等各种原因相继退出。

为了留住798艺术区刚刚兴起的艺术气息,2009年,七星集团物业管理公司对部分于798艺术区建设有贡献的画廊、艺术中心提供了房租减免政策。后来消失了的798时态空间也在享受房租减免福利的画廊名单之中。其时,时态空间的房租费用为每平米每天1.5元,合同期为3年。

2011年之后,随着798物业管理公司的领导换届,物业和徐勇之间因房租数额无法达成一致而产生纠纷。徐勇认为新任领导未能履行上任领导的承诺,物业则认为这一优惠政策期限已过,并拒收徐勇按原来的租房合同数额所交的租金。最终,双方纠纷在法院二审之后达成调解协议,徐勇给付七星集团房屋租金84万元,七星集团放弃要求其支付的违约金19万元。纠纷虽已解决,但曾经在798艺术区最具影响力之一的时态空间却从此消失了。

进驻798艺术区5-9年画廊、艺术机构(不完全)


而2013年的5月份,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与 798 艺术区所属方北京七星华电科技集团续签未来6年的租约。据了解,当时续约时798艺术区方面也给予了优惠,租金为3块多,而目前园区内一个专业性的画廊租金已经是其两倍左右。

当然,给租户涨房租的不只是大房东798物业公司,随着中国房市的逐年上涨,以及798艺术区的热度不断提升,一些二房东也向租户不断地提出涨房租的要求。房租涨价问题是空白空间及星空间等画廊离开798的重要原因之一。在这些画廊离开之后,尤其是一些二房东在对外招租的时候,便会把很多容易在游客中快速销售盈利的礼品店、咖啡厅、服装店等艺术机构之外的商业店铺招进来。这也是被很多人抱怨的艺术区商业化趋势越来越严重的原因之一。

亚洲艺术中心曾被迫叫停

在一拨“二房东”事件后“幸存”下来的只有东街的亚洲艺术中心。2014年7月26日下午,亚洲艺术中心在微博上爆出其空间被798艺术区物业管理公司强行断电,并封门招租的微博。这是继玉兰堂、HI小店之后,再次爆出画廊被迫关停的消息。和前两次冲突由“二房东”而起不同,这次事件的焦点被引向了798艺术区物业管理公司。

事情发生的起因还要追溯到去年10月。在和亚洲艺术中心同一条街的玉兰堂、HI小店与二房东的冲突事件之后,798物业管理中心为加强园区管理而展开了对园区内二房东的整体清查工作。“我们在与租户签订租赁合同的时候,已经写明不得转租,若有转租行为,我方可单方停止租赁合同。”此前在就此事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798物业公司方面表示。

但在很多人看来,由于创建初期管理人力资源不足,798物业公司长期以来是默认艺术区“二房东”的存在的。玉兰堂、亚洲艺术中心所处的798东街,可以说是艺术区的“旺铺街区”,二房东王娟很早就将这片区域整租下来,并成立“北京亚洲艺苑艺术有限公司”,与这条街上的画廊以“展位合作”的方式建立了租赁关系。

在玉兰堂、HI小店事件爆发之后,798物业管理中心以“转租违约”为由,向包括亚洲艺术中心在内的所有与二房东签署合同的画廊沟通,要求他们重新与其签约。据了解,2013年12月签约的当天下午,二房东带领一批“社会人士”强行进入亚洲艺术中心,抢走十八幅重要的作品。今年1月,亚洲艺术中心被迫支付二房东40万人民币作为作品的赎金及2013年10月到2014年1月的租金。

此后,亚洲艺术中心向798物业公司及二房东同时发出律师函,双方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在北京朝阳法院正式开庭,亚洲艺术中心也作为第三方参与庭审。法官协调亚洲艺术中心以提存方式支付房租至第三方帐户,当时得到了双方律师的认可,亚洲也在此后按此协调建议履行缴房租义务。(然而在判决未出之前,6月和7月两个月之间,二房东和大房东还是相继向亚洲艺术中心催缴房租,前述的冲突事件也于7月9日发生。冲突事件后,798物业公司与亚洲艺术中心沟通提出改换空间的要求,但被亚洲艺术中心拒绝。)

时隔多年,站台中国重新入驻798,盘了个大场地

“新血”和转型?

当然,有出就有进,也并不是没有“新血”的补给。比如去年重新进驻的站台中国,同年进驻的798艺术区的还有Tong Gallery+Projects、利阿贺拿艺术空间、成艺术等画廊机构。当然,算上拍卖机构的话,近期进驻798的还有老牌的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虽然近两年来,整体市场处于低迷的状态,但站台中国依然接受798方面的邀请,重新进驻园区。不同于早几年许多画廊跟风严重,导致经营不善,入不敷出,最终只有选择关闭的情况,站台中国负责人陈海涛认为,现在的国内画廊似乎越来越懂得如何让自己度过难关,也有越来越多的画廊慢慢地从维持收支平衡变成了可以有所盈利的画廊。

但无论如何,画廊的经营与其他的行业比起来,依旧是利润极低的一个行业,正如许多坚持的画廊主所说的,没有一点情怀,是很难坚持下去的。“一家画廊年利润率能达到15%以上就已经是非常高的。画廊不是一个赚钱的行业是所有经营画廊人的共识,仅从收益和成本来看的话,画廊绝对是一个小本的买卖。”陈海涛承认有时候做藏家或者做艺术品经纪人比做画廊更赚钱,利润更高,但他更加清楚地知道,如果大家都不做,就没有人搭建这个平台了。

有人甚至开玩笑,798画廊的利润甚至赶不上798附近的餐厅。798艺术区4号门对面的一家餐厅老板就透露,自2006年以来,随着798的发展,他的生意越来越好了,唯一的不满是房东把他的租金涨了又涨。很多来逛798的游客都在他的饭店里落脚吃饭,每年给他带来近百万元的纯收入,这甚至让他有了想去对面收藏作品的欲望。(请条件反射中国早期收藏当代艺术的那位宋伟先生)

而798艺术区内的餐饮生意更是火爆。除了老牌的小万食堂、798大食堂、鱼酷餐厅、天下盐,近几年的食度等几家面馆更是火爆到经常没有座位,有时下午三四点时依旧宾客盈门,始终没有过了饭点儿的意思。喝咖啡可以到各个角落,几乎无死角的遍布园区,工艺品店的“原色生活”已经在园区开了分店,上次“偶像来了”的林青霞去的那一家。俨然文艺青年传说中的“798生活方式”。有人说,游客们来到798是为了感受这里的艺术氛围,很少有人买艺术品,但却都能在这里的饭店和纪念品店里消费。人们对饮食的需求远远超过了对艺术品的需求,最终游客的消费流入餐馆、咖啡厅和创意品小店,分给画廊的利润极低,这就造成了798艺术区内部分画廊不如餐饮店的局面。

也有人开玩笑说,如今的798是“咖啡馆餐馆堆里找画廊”。但798管委会主任张国华不太同意这样的观点,“餐饮小饭店基本不允许增加,可能是因为餐饮方面开得比原先正规了,原先小,不起眼。实际数量并没有增加。”原来曾经有一家联合画廊试图改卖房地产,被管委会强令撤去,“这么多艺术家创作的环境平台、知名度,798里怎么能卖房地产呢?798里有一个准入制度,否则麦当劳肯德基进来岂不是更挣钱?大品牌进来也更挣钱。”

798管委会主任张国华就曾表示,他们希望“798在功能性方面能够有所提高。”“就是要打造最大的交易市场、拍卖市场。如果798保持原状,它只不过产生一个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但所谓的话语权并不能够创造直接的效益和税收,而任何一个国家和公司在经济发展的一定程度上更看重的是效益。艺术家机构本身也是通过推荐作品产生效益,离不开效益。画廊经营上,艺术品交易也不开发票,国家基本上拿不到什么税收,那798的存在有什么意义?”

“上级主管部门对于798的税收每年都有增长要求,而目前的798除了出租房屋没有别的经济增长点,于是798物业方就只能涨房租,吃的都是‘瓦片经济’,谁都离不开这个。可一再涨房租,会把艺术家都给挤跑的。我也只能协调,引导798的功能性提高,市场经济规律决定房租的高低。798现在创造的只是影响力,没有创造GDP,怎么能把影响力变成GDP,是我们有关部门应该做的工作。”




作者:张桂森

编辑:大白

放心收藏,全球见证,扫码立即送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