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商协会网

教会小孩子简单的事情到底有多难?

来源:zazisiwei    发布时间:2019-06-01 10:50:20






一直是优等生会有什么样的体验?这个问题就像是问「颜值高的人是什么感觉」一样。

 

我们被各种有形无形的规矩和标准规定着,好学生与坏学生,几乎是伴随大部分人的青春期的判断标准。

 

这种标准至今还在影响着我们,包括我们是学生的时候,我们的孩子变成了学生的时候。

 

知乎上曾有网友问,有什么只有行内人才能知道的省钱妙招?不同于什么时候买什么东西最划算的回答,有一条关于孩子上补习班的建议让我印象深刻:

 

比如数学应用题不好多半和语文的阅读理解有关,小学一二年期的口算题和词汇听写等基本功一定要弄扎实。和奥数班比起来,注重课本预习和课后复习的补习班更有效。老师会教,家长会看,都很重要。

 

学生时代一直在赶的教学进度,为了完成任务并且获得老师的赞赏,还有同学之间若有若无的竞争,让许多聪明的人愈发的听话和乖巧。保持沉默与顺从是日常,更是许多人的强项。

 

在1892年美国就已经有人开始反思机械的教育模式带来的恶果——当学生们年复一年地充当教育的被动接受者,他们把这种被动性带到工作中去也就不足为奇。


1



最不理想的课堂



美国的教育家约翰·杜威在100年前就提出过「学习共同体」的概念——教师应该带领儿童建立学习的共同体。

 

但许多老师时常沮丧地发现,现实的学校正在变质为这样的场所:儿童们越是上学,就越是丧失学习的乐趣,越是丧失合作学习的伙伴,越是丧失自身发展的可能性。

 

有老师对测试学生的方式感到沮丧。「标准化的试卷,其知识内容是分离的,语音归语音,书写归书写,阅读归阅读,作文归作文。」

 

这种分离的考试方法,不是将学生引向深层次的知识综合和运用,而是引向浅层次的知识在线和单一维度的操作,让教师和学生都生活在知识的碎片中。

 

也有老师反省:「对考试的恐惧,撕裂着教师的自身完整,不仅造成了教师心灵与学科的分离,也引发了教师与学生的分离。」

 

这种分离体现在课堂上,就是老师只说不听,学生只听不说。

 

学生们默认了在学校闭口不言才是最安全的,但却没意识到敢于说话挑战错误才是保持神智健全的大道。


2



不动声色的才是大招



日本东京大学的教授佐藤学,多年来在日本的中小学进行一线调研。

 

不同于强调把儿童作为课堂中心的观点,佐藤学在观摩了大量的中小学课堂之后,发现以儿童为中心的教学,很容易陷入花哨、闹哄哄的境地。

 

「这样热闹的课堂,表面上看起来特别活跃,但缺乏沉下心来的学习探索。」

 

佐藤学发现,更为领先的课堂上,发生着一场静悄悄的革命——老师不再追求课堂的热闹,而是在宁静柔和的氛围中,让儿童学会倾听别人、表达自我,让儿童不仅从老师,也从书本、同伴、生活经验中获得多种多样的互动。

 

美国教育学者帕克·帕尔默说,教师应当开放自己的心灵,尝试去依赖学生,就像学生们依赖老师那样,把命运的一部分交托在对方手上。

 

一旦儿童成为学习的主人,就好比脱离了对向导依赖的旅行。

 

在有向导的旅行中,人们只会记住零碎的风景和事物,而如果是一个人的旅行,旅行中的风景和事物的每一个细节都会记忆深刻。

 

而且,生活中的真实来自于相遇。教学就像是一场永无止境的相遇。

 

好的教学可以有很多种形式,好的老师交给我们的知识也许会淡忘,但对好的教师本身,我们却会长久铭记。

 

本期《三联生活周刊》做了教育专题,点击封面看北京最牛X的实验二小到底是怎么教学生的。












本文部分图片资料来自网络



来 大 院 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