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商协会网

在中国为什么流行“处女脸”?(深度好文)

来源:gaoduncfa    发布时间:2019-07-10 20:51:26

人们口中所说的“处女脸”或者说是“少女脸”指的是以林允为代表的一批女星,她们长相无辜、气质清纯、天真的表情和举止让男人们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保护欲,这也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香港的一些娱乐圈玉女掌门人的由来。今天的这篇文章可能对于大家对于个人的看法和认知观念有一个全新的转变。

文:李小丢


开宗明义,我先回答下标题提出的疑问,中国女人不“敢”轻易变老的症结在于:亚洲文化中以男权审美为基础的价值观崇尚的是少女脸,或者更直白一些,是“处女脸”。从18岁的男孩到88岁的男人对女人的审美都没有变化,一样喜欢的是18岁的少女。

所以终其一生,中国女人都要和岁月作不懈的斗争,争取自己能“冻龄”,多维持几年“少女脸”。因为这样才有可能讨男性的喜欢,甚至能证明自己的生活是幸福的。比如在最美港姐吴婉芳的新闻报道中,媒体就会写“有网友认为吴婉芳容颜不老,除了得天独厚外,最重要是嫁得好,与富商丈夫胡家骅夫妻恩爱如昔,有子有女,生活幸福无忧。”


一旦上年龄的女星被拍到素颜便服的照片,就有媒体说她们是因为生活不幸福才显老,比如邱淑贞王祖贤等。导致当年的天然大美人们也不得不用玻尿酸随时伺候着自己的脸妄图将之保持在少女的状态,在外人看来可笑又可叹。

“处女脸”这种在我看来简直是历史倒退和充满了对女性歧视性的名词是最近才诞生的,而且据说各大整容机构已经将处女脸作为网红脸的升级换代标准向有意整容的女孩们推荐。所谓的“处女脸”指的是以林允为代表的一批女星,她们长相无辜、气质清纯、天真的表情和举止让男人们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保护欲。

中国男人千余年来为什么对处女脸的如此追捧?专栏作者侯虹斌分析的特别透彻,因为:


清纯禁欲平胸的“处女脸”,这是女主角标准,因为可以显示女性温驯、乖巧、无欲无求、宜室宜家,因此也是好掌控的、可以好好谈恋爱的,那么性感火辣的,必然是有能力的、有攻击性的、贪得无厌的、不断索求性和钱财的,是邪恶的,这是女反派或者拜金女郎的标配。via《为什么现在中国电影的女主角都是“处女脸”?》


在中国,像安吉丽娜·朱莉那样艳丽而又危险的熟女脸是没办法演女一号的,性感、独立、有主见的30+女性往往是脸谱化的蛇蝎美人。她们唯一的用途是给傻白甜的少女脸女主添堵,用种种花招手段离间男女主之间的感情,而显然,患有性冷淡的男主只能被小白兔式的女主治愈,而对性感肉弹式的熟女免疫。啊,没错,我讲的就是《美人鱼》的剧情啊,男主宁肯去泡一条鱼,也欣赏不了张雨绮。

《美人鱼》里如此脸谱化的少女脸女一和熟女脸女二的角色设置倒像是个巨大的隐喻,它暗示着中国社会直到现在还是不懂得欣赏成熟的女性。在影视剧作品中,32岁以上年龄段的女性形象是长期缺席的,在热播剧《咱们结婚吧》中的高圆圆和《欢乐颂》里的安迪,她们的年龄都不能超过32岁,而且她们个人之前有多优秀,她们的生活重心也从事业上转向“如何将自己嫁出去”,电视剧的结局往往以她们成功地嫁人生子为happy ending。


似乎从此之后她们的生活只能围绕着家庭打转,当她们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变成了神神叨叨的妈妈或者婆婆。比如现在的妈妈专业户张凯丽和潘虹,以她们的演技完全可以贡献出《傲骨贤妻》或者《我的危险妻子》中女主角们的表演,但是她们并没有这样的机会,因为无论在大荧幕还是小银屏上,我们都很少能看到以中年女性为主角的故事。不要和我说《贤妻》和《小丈夫》,那种挂羊头卖狗肉的中年傻白甜才不是30+女性的真实人生。

▲潘虹是一个被严重浪费的女演员,如果在好莱坞,她就是梅丽尔·斯特里普,可惜了。


当她们的少女脸不再的时候,她们早早就开始扮演起各种母亲和婆婆,角色高度重复化和套路化,没有突破,没有发挥空间。从媳妇到婆婆,其中起码有二十年的时间,是一片空白,没人关心一颗果实是如何从青涩到成熟的,人们喜欢的是看着一朵花开,到她花落结果,就认定是她一生的结束了,就好像女人生下来就是为了繁殖而存在的。殊不知,成熟的日子才是女人一生中华彩篇章的开始。



▲在国内的话,《傲骨贤妻》、《绝望主妇》和《我的危险妻子》的女主们只能去演妈妈辈了。


这是东西方价值观巨大差异的一种具体体现,好莱坞的一线女星中少有少女脸的选手,而基本都是熟女脸,很多登上过美国电影网站《TC Candler》“百大最漂亮面孔女星”的欧美女星在国内的审美看来都是get不到颜值的。比如茱莉亚·罗伯茨、莎拉·杰西卡·帕克、桑德拉·布洛克、凯特·布兰切特等等似乎从来就没有过“少女脸”的阶段,她们大红大紫的时间段都已经是作为成熟女性的形象出现了。


如今的她们也许比不过自己20出头时的颜值,但是岁月带给她们的不仅有脸上的皱纹,更有一种成熟女性冷静、自信、坚韧的个人魅力,她们不再任人掌控,更不再人云亦云,也无需以怯弱的姿态等待男性的保护。她们的三观稳定,不会任由他人搓圆捏扁,她们不需要结婚也能一个人过的很好。没有自信的幼稚男人无法欣赏她们,甚至会厌恶和惧怕她们,但是成熟的男人却更喜欢这种势均力敌的爱情。参考《纸牌屋》里的下木总统夫妇。

如果你细心观察之后就会发现,欧美主流电影电视剧中的女性角色也多半都是成熟的女性,这也是为什么那些出演小鸡电影(它直接来源于“小鸡文学”,指那种专门写给年轻女子看的青春时尚文学。在美语里,小鸡(chick)本身就是意为“妞儿”的俚语,所以中国翻译成“小妞电影”)起家的女星们不到30岁就急迫转型的原因。好莱坞给“少女脸”的机会并不多,除了出演恋爱脑的青春片和各种女儿妹妹的花瓶式角色,少女脸基本没有用武之地,而且竞争还相当激烈,毕竟容貌姣好的少女层出不穷,且小鸡电影也不需要太多演技。


一旦从少女脸不能成功过渡到熟女脸,对欧美女星意味着彻底地flop,比如薇诺娜·瑞德,比如克里斯丁·邓斯特,比如林赛·罗韩,甚至还可以加上歌坛的小甜甜布兰妮。曾经的少女脸代表人物娜塔莉·波特曼和瑞茜·威瑟斯彭也是靠着《黑天鹅》和《一往无前》那样的剧情片才完成了自己艰难的转型,证明自己已经不再是个靠脸蛋演戏的少女花瓶。


被称为“好莱坞永远的少女”的薇诺娜·瑞德说自己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就希望能够转型,她说,“我想被允许变老……”,她想尝试更多丰富的女性角色,而不只是因为一张美丽的脸而被瞩目,她希望人们能注意到她美丽面孔之下的东西,一些真正能证明她是谁的东西。“很多女人害怕变老。或者,社会在试图让你觉得变老是一件糟糕的事情。我正好相反。我享受着变老的过程。”

不同年龄段有不同年龄段的美,青涩有青涩的美,成熟有成熟的美,青涩时无需加速催熟自己,成熟时也无谓刻意扮嫩,而亚洲文化对于少女脸这种单一审美的偏执,不可不说是很遗憾的。不同阶段的人生有不同阶段的追求,在主要的繁殖期之外还有大段大段的时间,这些时间同样富有意义,这才是将人与动物区分开来的最本质的原因。动物的一生围绕的重点是求偶和繁殖,而人类则不是,所以变老并不意味着人生从此进入了垃圾时间。


但是中国人,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把女人变老视为洪水猛兽。《红楼梦》里的宝玉爱的也是“少女脸”,他的名言“女孩儿未出嫁,是颗无价之宝珠;出了嫁,不知怎么就变出许多不好的毛病来,虽是颗珠子,却没有光彩宝色,是颗死珠了;再老了,更变得不是珠子,竟是鱼眼睛了。”可以说是很多人的心声,这种想法认为女子结婚嫁人之后,不仅外貌在变老,就连人格都变得庸俗起来,再也不复年少时的纯真浪漫了。所以“少女脸”还暗示着纯真善良么?我似乎明白了什么的样子。


但是从清朝到现代,女性从家庭迈入了社会,不再是依附于“父亲、丈夫、儿子”的独立个体,却依然还在承受着从无价宝珠到死鱼眼珠子的评价,委实是太落后于时代了。


在这样的社会心理的影响下,你就能理解为什么像刘晓庆那种老牌实力影后级的人物,还要在六十多岁的年纪一直不服老地扮演“丫头”,和80后甚至是90后的女演员们抢着出演少女脸的角色。因为一旦她“服老”,她就基本不再有扮演女一号的可能,除了“少女”,就是“婆婆妈妈”,这就是中国的女演员所要面临的最严峻的现实。比如《琅琊榜》中扮演太子生母的越贵妃的演员杨雨婷出生于1978年,实际上比扮演太子的“尓豪”还要小两岁。


杨幂和刘恺威的婚姻到底有没有出问题我不好说,但是她和丈夫、女儿切割关系的做法无非是要保护她“少女脸”的招牌,一旦她热衷于在微博上秀恩爱秀娃,成天和老公一起搭档演出,无疑会让很多观众将她划归到“熟女”的行列里,对她出演言情剧的少女脸女一是个非常大的妨碍。如果她没有转型的打算,那么她的婚姻在外界看来将会一直处于这种冷处理的状态。


其实曾几何时我们也是非常熟悉且接受“熟女脸”的人设的,看TVB长大的我们爱的四旦里,陈慧珊、蔡少芬、宣萱、郭可盈全是熟女脸,她们在现代剧中扮演的全是三十多岁的新时代职业女性,工作和自我实现才是她们生活的重心,结婚生子完全看心情,没有缘分没有感觉的话no way,绝对不会急着“交卷”。她们对待事业和感情的态度不卑不亢,似乎永远都是自己命运的主人。


年少时的我近乎痴迷地羡慕着港片中的一切,直到现在我才清晰地意识到,我最羡慕的其实不是高楼大厦鳞次栉比的现代都市,也不是香车宝马缓带轻裘的时尚生活,更不是酒吧咖啡馆里的happy hours,我最最羡慕的,是她们所呈现出来的现代女性的生活方式,是她们告诉我,婚姻和家庭不是女人生活中的一切,而岁月也不是最令女人惧怕的敌人。一旦你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你就不会不敢变老,因为你有底气等待能欣赏你的人出现,如果没有这个人的话也不要紧,起码你自己能够欣赏自己,也能够给自己足够的安全感。


而这样的女性形象,反而在新世纪之后的中国银幕上逐渐消失了,年过三十的女性不是被妖魔化为暴戾的女强人,就是被脸谱化为恨嫁的剩女,她们存在的唯一功用就是劝告电视机前的女观众们趁自己还有一张少女脸的时候赶快结婚,否则就会像她那么变态!嗯,充分说明我们的性别意识还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啊!


我之前两份工作的大Boss都是女性,在职场上也接触过不少35+的优秀女性,她们既不是狂躁的女强人,也不是隐忍大度以德报怨的所谓“贤妻”,她们有着和自己年龄相称的精致仪容,不会扮嫩装少女,也不会觉得嫁人之后就是黄土埋半截的“黄脸婆”。


她们从三四线小城市里走出来,没有家世背景没有原始财富,她们能走到今天,靠的不是一张少女脸,而是将个人实现优先于一切的努力和决心。年龄不是她们的减分项,皱纹也不是她们的敌人,因为她们的价值,不是靠脸去证明的。她们当然也爱美,但是不会强求要达到逆转时空的效果,她们能够坦然接受岁月的痕迹,因为她们的内心自信且自足。


说真的,如果中国影视剧里能好好还原出这样的人物,无论男性还是女性的少女脸痴迷症大概都会有所好转。红颜易老美人迟暮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相反,如果一大把年纪还不能摆脱以色事人的思维,才是比变老更值得女性担忧的事。


© 2016 高顿CFA 保留其所有权利,作者|李小丢曾经的广告文案,如今的书评人,娱评人,专栏作者,出处 |@李小丢er,如有异议,请回复本微信。

以目前房地产行业需要的资金量级,是整个互联网金融企业或平台几乎完全不能消化的,这么多的大型房产商进军互联网金融,又是为什么? 我们总结了几大宏观动因: 金融服务越来越被视为大型服务型集团——包括房地产商在内的服务生态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是布局多元化产业链的必要。通过对行业上下游业务链条模式的创新探索,房地产企业可以通过布局互联网金融实现内部业务的合理延伸,获得新的增长动力和利润来源。 产融结合。房地产企业可以互联网金融平台为自身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提供融资服务,使服务闭环更近一步。也是房企优化自身融资利率体系,尝试多元化资金来源的一种很好的方式。 提升品牌、增加市值。拓展业务领域、涉足不同领域是企业建设品牌和提升市值或估值的一大利器——尤其对于非上市公司估值来说。 微观上来看: 地产商上下游优质项目的存量资源和未来的增量资源都将十分可观; 深耕房地产行业的各大巨头积累了大量的基于本行业风控数据和定价模型; 拥有良好和多样的金融服务场景,这些包括庞大的业主群和员工群,都是其目标客户群。 再来看看目前几大主要房产商上线互金平台的业务模式。 从模式上来看,目前常见的几家大都是提供P2B式的金融服务,项目方在平台上发布借贷需求,平台将这些债权打包成理财产品,向投资者销售。 绿地金服:绿地金服旗下拥有绿地广财,三大主要产品是地产宝、融通宝、置业宝。地产宝聚焦于不动产物业的证券化,主要撮合融资困难的中小型房企以及投资渠道较少的个人投资者;融通宝为房地产相关企业提供个性化的短期流动性支持;出了自有平台,绿地广财也通过其他互联网理财平台如360理财、陆金所等。 绿地金服战略规划图/来源:海通证券 佳兆业:其资产端主要为保理、票据、赎楼,其商业承兑汇票主要来源为大型央企和上市公司。不动产抵押、现金赎楼贷款均有不动产抵押或委托公证作为增信措施。 金地:旗下“家家盈”平台的产品主要包括房产众筹类、供应链融资类、房产消费融资类、社区生活融资类等。 碧有信:现有供应链金融项目,此外,业主装修分期、教育分期等消费信贷项目也将成为丰富产品结构的良好补充。碧有信曾上线持有碧桂园控股有限公司旗下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应收账款的借款方融资项目。 万达金融和恒大金服,就不介绍了。 对房地产商而言,其具有产业链生态优势,很难避免为自身产业链内的相关企业、项目融资的需求,在该产业链中,房地产商多年的自身风控优势已经生成,并且,这种产业链一旦出现违约也可以体系内解决。 但是问题来了。 由于为关联较紧密的相关企业融资,或其他开发商、供应商提供融资,万达、恒大、等都曝出了涉嫌自融、关联交易等问题。 那些撇不掉的自融嫌疑…… 自2015年6月推出“稳赚1号”后,万达就陷入自融嫌疑的舆论漩涡,恒大金服在今年3月底上线,始一上线亦被曝出涉嫌自融、自担保问题。 从宏观上来看,有以下共同特点: 从稳赚1号项目的质疑点来看,众筹类项目首先是监管上的不明确,由于互联网金融行业监管未出,新《证券法》尚未出台,互联网众筹目前已经大幅度突破了私募融资的监管边际; 对于债权项目,作为平台方的房地产商往往会为间接、直接参股或控股等关联较大的企业融资,就2015年12月28日的P2P监管细则征求意见稿来看,有涉嫌自融嫌疑。 案例一: 万达在2015年6月推出稳赚1号后,今年6月,北京商报的报道,万达曝光旗下“快钱”上的“快定盈”涉嫌自融,报道称: 快钱(万达控股)旗下产品成为万达金融主要产品。快钱的产品主要是活期理财产品“快利来”、固定收益产品“快定盈”。 快定盈新手专享产品,预期年化收益9.9%,期限14天,起投金额为100元,介绍称该产品是由快钱发起的投资产品,《投资合同》显示,委托投资标的为万达相关资产或金融机构发行的稳健收益型理财产品。 在购买过程中,北京商报注意到并没有第三方进行存管或者托管,《投资合同》几乎没有吐露任何关键信息。一位监管人士称,互联网金融平台缺乏第三方资金存管,按照银监会此前出台的《征求意见稿》确实存在不合规。 另外,在购买了快定盈180天项目后,6天后才会起息,这6天时间投入的资金去往何处并不知晓。多位业内人士直言,万达旗下金融产品存在自融嫌疑。 案例二: 恒大金服平台在今年3月份上线后,平台项目恒耀安益32期3号是涉嫌自融的借款项目中的标的之一,投资年化收益率8%,借款期限362天,起投金额10000元。如下图所示: 根据项目介绍,该借款项目的借款方是江门凯利德商贸有限公司,由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进行担保。 工商资料显示,江门凯利德商贸有限公司持有商丘世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股份,而恒大地产集团郑州有限公司(恒大郑州)也持有世龙房产的股份,并且是控股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