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商协会网

鲁瑾本周专栏:是不是强奸?

来源:lujintalkshow    发布时间:2019-10-07 20:15:01

我从以色列下飞机那天,网上刷屏的是南方日报记者成某被网络帖指控强奸女实习生小卉(化名)的事。小卉去南方日报开具半年前的实习证明,后被成某约喝咖啡聊聊,期间成某拿走女实习生的身份证,并强行带女实习生开房。在成某的要挟诱导下,女实习生被迫与成某发生性关系。事后,成某通过微信转账给女实习生2000元。同时要求她把身体冲洗干净,下楼买避孕药吃。当时女实习生并没有想到报警,觉得事情已经这样了,已经无法挽救,就打算得过且过,因此收了那2000元钱,也听从成某的要求在厕所冲洗了身体。到下午5点多,在舍友的劝说下,女实习生最终选择了向派出所报警。

 

网上有比较鲜明的两派意见,一是如才高八斗粗话连篇的肉唐僧这样的质疑: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子,进酒店大堂之前就知道是去开房,然后……就被强奸了哈哈哈哈。意思就是女人都是小白兔吗?你和一个男人开房不知道人家要干什么吗?二是大量的女作者愤慨而痛心地认为哪怕进房了,也不能违背妇女意志实施性行为。而且女性是否激烈反抗并不能作为强奸认定的障碍,女性在当时可能因为软弱和害怕身体僵硬,不知所措,或者因为害怕暴力而不敢反抗,但不能因此认定强奸不成立。

 

从大观念来说,我很认同这些女性作者。1990年代,我和台里的同事去千岛湖玩,刚下汽车就被当地小流氓搭讪,我这种温室里长大的暴脾气没领教过坏人的可怕,就强烈地反应:干什么!走开!同去的男同事上来挡在前面,那些坏小子看见男的上来就打,拳打脚踢,完全不是花拳秀腿的那种,手手凶狠,一个同事嘴唇被裂,满嘴是血。我当时真是吓坏了,在武力面前浑身发抖,女同事们开始尖叫,男同事们劝架。大约看我们一群文弱书生不经打,也没比拼的意思,那些坏小子打了几下就走了。我们送同事去医院,他需要缝针,好像还说不能打麻药,会对愈合不利。比我长两岁的女同事严晴比我镇定,一边流泪,一边握着正在缝针的男同事的手安慰他。每当针穿过,他就一哆嗦,我都不敢看。后来同事们半开玩笑地说,这事儿全赖我,我的热裤太短,招来小流氓。我当时挺不服气的,因为在我们这种臭屁的女知识分子傲慢的内心里,尽是些“我可以骚,你不可以扰”的思想,到今天我也是这个想法,不能出了事怪女人穿的少。但不得不承认,流氓是不会听你这些大道理的,你以为人人都像温和的花花公子一样冲你吹个口哨,然后被你的眼神逼退吗?在那些陌生的流氓人群中,你会吃亏。

 

当然,吃亏这个词我不怎么喜欢用,我们大女人所讨论的男女关系都是愿赌服输什么的,我们可不想当村姑,但这是在我们的人群里,男人们不敢爱不敢上的多,暴力倾向的少。也可能这和我的胆小有关,我招惹的都是些腼腆的男人,对不是同类人不敢也不想去招惹,觉得事情会变得很糟糕,朝向我不喜欢也无法控制的那一面发展,我不知道他们会做什么,就像不知道小流氓们会上来就打。但以我现在的阅历,南方日报的成某那种半年后第一次见面就会带着不太熟悉的实习生去开房的种猪式的男人,一定不会被他抢了身份证,抢了也不会被他顺利用来开房。但我理解涉世未深的个性软弱的女孩,对有敬畏的老师的犹豫,最后给自己带来痛苦的后果。

 

可是,就事论事,以我们看到的陈述来认定强奸成立是勉强的。倒也不是因为一个成年女性应该知道开房的意思,你可以进房间,但很难证明女方在房间内被强迫。我相信她是不愿意的,但她在多大程度上表达了不愿意很重要。比如有否大声呼喊,有否扭打痕迹。法律对每个人都一样,讲求证据。我知道反驳方会说:怕暴力啊所以没有扭打呼喊啊,这很正常啊!但法律不会只考虑个案,怕暴力这个理由如果放到所有的个案里都成立,可能从男性角度会出现很多冤案。任何女性心甘情愿和男人开房发生性行为,事后后悔都可以告男人强奸。这样男人以后都不敢和女人去开房了。这就是法律的视角,法律不是那么简单,它要考虑多个角度的可能性。这样提醒比女性主义者们高瞻远瞩更有现实意义。女性主义者们认为让女人小心是限制女性自由来保护男性强权,如果只是指女人有穿背心短裤上街的权利,我同意。但不跟你不愿意亲近的男人开房的提醒是不存在歧视的。就像我怕狗,就一定会离它们远一点,一定会要求狗主人牵绳子,可以和狗和谐共生在天地间,但不会拿着食物走近它。我虽然觉得会有小小的自由限制,但不会觉得受到了歧视。

 

在写这篇文章前,我采访了律师,并通过孙奕律师拿到了一些统计数字和案例。和女性主义者们悲怆的呼吁不同的现实是,我国现在对强奸罪的判定是很松的,很多情况下女的一口咬定就判了,严格执行着不得违背女性意志的法规。有一个案例,一男一女酒吧喝酒,两人都醉了去开房,发生性行为,早上醒来女的后悔了,告男人强奸。在这样的情况下,公安会对女性做酒精测试,如果是醉酒或者酒后,定强奸,如果测不出酒精,则证据不足,不能定强奸。这个案例中女性测试出了酒精,男的就被定为强奸了。

 

所以,警惕强奸这件事不仅是要提醒教育女性,男性也需要被提醒。那些极端暴力案件中女性被伤害是很明显的,法律也不会客气。而大量存在于社会的那些似是而非的关系或者场景,男女一样可能成为看上去很冤的人。南方日报的成某,从直觉上判断他是不冤的,但从法律上来看,成年女性和他一起进房间,而且发给朋友微信说他要跟我开房,收了钱(也可能是锁着门害怕的一种顺从),出了房间两人还平静交流,这些也许都会妨碍定性。你说女孩个性软弱,这个也很难成为呈堂证据吧。

 

起码这样的案例应该有一场漂亮的法庭控辩,而不是因为舆论而轻易下结论。


PS:在本公号首页发送“以色列”了解9月21号出发商务团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