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商协会网

【水浒】鲁智深大闹野猪林

来源:wanweiedu    发布时间:2018-09-03 15:29:48



故事梗概

豹子头林冲因得罪了高俅,被刺配沧州。陆虞候买通押送的两个公人董超、薛霸,董超、薛霸要于途中杀害林冲。在野猪林,把林冲绑在树上,正要下手,忽然听见有人大喝一声,接着跳出来个和尚,原来是鲁智深。他救了林冲,呵斥了护送的人,并一路护送林冲安全到达离沧州府不远的地方。

人物性格

鲁智深性格特点:讲义气,不畏官场之人;勇而有谋,胆大心细。

林冲性格特点:委屈求全、妥协忍让。

原文呈现

水浒传

作者/施耐庵

这座林子有名唤做野猪林,此是东京去沧州路上第一个险峻去处。宋时这座林子内,但有些冤仇的,使用些钱与公人,带到这里,不知结果了多少好汉。今日这两个公人带林冲奔入这林子里来。董超道:走了一五更,走不得十里路程,似此沧州怎的得到?薛霸道:我也走不得了,且就林子里歇一歇。

三个人奔到里面解下行李包裹,都搬在树根头。林冲叫声阿也!靠着一株大树便倒了。只见董超、薛霸道:行一步,等一步,倒走得我困倦起来,且睡一睡却行。放下水火棍,便倒在树边,略略闭得眼,从地下叫将起来。林冲道:上下做甚么?董超、薛霸道:俺两个正要睡一睡,这里又无关锁,只怕你走了,我们放心不下,以此睡不稳。林冲答道:小人是个好汉,官司既已吃了,一世也不走。薛霸道:那里信得你说?要我们心稳,须得缚一缚。林冲道:上下要缚便缚,小人敢道怎的?薛霸腰里解下索子来,把林冲连手带脚和枷紧紧的绑在树上。同董超两个跳将起来,转过身来,拿起水火棍,看着林冲说道:不是俺要结果你,自是前日来时,有那陆虞候传着高太尉钧旨,教我两个到这里结果你,立等金印回去回话。便多走的几日,也是死数,只今日就这里,倒作成我两个回去快些。休得要怨我弟兄两个,只是上司差遣不由自己。你须精细着:明年今日是你周年。我等已限定日期,亦要早回话。林冲见说泪如雨下,便道:上下,我与你二位往日无仇,近日无冤,你二位如何救得小人,生死不忘。董超道:说甚么闲话?救你不得。薛霸便提起水火棍来,望林冲脑袋上劈将来,可怜豪杰束手就死。正是:万里黄泉无旅店,三魂今夜落谁家。

话说当时薛霸双手举起棍来,望林冲脑袋上便劈下来。说时迟,那时快,薛霸的棍恰举起来,只见松树背后雷鸣也似一声,那条铁禅杖飞将过来,把这水火棍一隔,丢去九霄云外,跳出一个胖大和尚来,喝道:洒家在林子里听你多时!

两个公人看那和尚时,穿一领皂布直裰,跨一口戒刀,提起禅杖抡起来打两个公人。林冲方才闪开眼看时,认得是鲁智深。林冲忙叫道:师兄不可下手,我有话说。智深听得,收住禅杖。两个公人呆了半晌,动弹不得。林冲道:非干他两个事,尽是高太尉使陆虞候分付他两个公人要害我性命,他两个怎不依他?你若打杀他两个,也是冤屈。

鲁智深扯出戒刀,把索子都割断了,便扶起林冲,叫:兄弟,俺自从和你买刀那日相别之后,洒家忧得你苦。自从你受官司,俺又无处去救你。打听的你断配沧州,洒家在开封府前又寻不见。却听得人说监在使臣房内,又见酒保来请两个公人说道:店里一位官人寻说话。以此洒家疑心,放你不下。恐这厮们路上害你,俺特地跟将来。见这两个撮鸟带你入店里去,洒家也在那里歇。夜间听得那厮两个做神做鬼,把滚汤赚了你脚。那时俺便要杀这两个撮鸟,却被客店里人多,恐防救了。洒家见这厮们不怀好心,越放你不下。你五更里出门时,洒家先投奔这林子里来等杀这厮两个撮鸟,他到来这里害你,正好杀这厮两个。林冲劝道:既然师兄救了我,你休害他两个性命。鲁智深喝道:你这两个撮鸟!洒家不看兄弟面时,把你这两个都剁做肉酱;且看兄弟面皮饶你两个性命。就那里插了戒刀,喝道:你这两个撮鸟!快搀兄弟,都跟洒家来。提了禅杖先走。两个公人那里敢回话,只叫:林教头救俺两个。依前背上包裹,提了水火棍,扶着林冲。又替他拕了包裹,一同跟出林子来。行得三四里路程,见一座小小酒店在村口,四个人入来坐下。看那店时,但见:

前临驿路,后接溪村。数株桃柳绿阴浓,几处葵榴红影乱。门外森森麻麦,窗前猗猗荷花。轻轻酒旆舞薰风,短短芦帘遮酷日。壁边瓦瓮,白冷冷满贮村醪;架上磁瓶,香喷喷新开社酝。白发田翁亲涤器,红颜村女笑当垆。

当下深、冲、超、霸四人在村酒店中坐下,唤酒保买五七斤肉,打两角酒来吃,回些面来打饼。酒保一面整治,把酒来筛。两个公人道:不敢拜问师父在那个寺里住持?智深笑道:你两个撮鸟问俺住处做甚么?莫不去教高俅做甚么奈何洒家?别人怕他,俺不怕他。洒家若撞着那厮,教他吃三百禅杖。两个公人那里敢再开口。吃了些酒肉,收拾了行李,还了酒钱,出离了村店。林冲问道:师兄,今投那里去?鲁智深道:“‘杀人须见血,救人须救彻。洒家放你不下,直送兄弟到沧州。两个公人听了,暗暗地道:苦也!却是坏了我们的勾当,转去时怎回话?且只得随顺他,一处行路。有诗为证:

最恨奸谋欺白日,独持义气薄黄金。

迢遥不畏千程路,辛苦惟存一片心。

自此途中被鲁智深要行便行,要歇便歇,那里敢扭他?好便骂,不好便打。两个公人不敢高声,只怕和尚发作。行了两程,讨了一辆车子,林冲上车将息,三个跟着车子行着。两个公人怀着鬼胎,各自要保性命,只得小心随顺着行。鲁智深一路买酒买肉,将息林冲,那两个公人也吃。遇着客店,早歇晚行,都是那两个公人打火做饭,谁敢不依他?二人暗商量:我们被这和尚监押定了,明日回去,高太尉必然奈何俺。薛霸道:我听得大相国寺菜园廨宇里新来了个僧人,唤做鲁智深,想来必是他。回去实说:俺要在野猪林结果他,被这和尚救了,一路护送到沧州,因此下手不得。舍着还了他十两金子,着陆谦自去寻这和尚便了。我和你只要躲得身上干净。董超道:也说的是。两个暗商量了不题。

话休絮繁。被智深监押不离,行了十七八日,近沧州只有七十来里路程。一路去都有人家,再无僻净处了。鲁智深打听得实了,就松林里少歇。智深对林冲道:“兄弟,此去沧州不远了。前路都有人家,别无僻净去处,洒家已打听实了。俺如今和你分手,异日再得相见。”林冲道:“师兄回去,泰山处可说知,防护之恩,不死当以厚报。”鲁智深又取出一二十两银子与林冲,把三二两与两个公人道:“你两个撮鸟!本是路上砍了你两个头,兄弟面上,饶你两个鸟命。如今没多路了,休生歹心。”两个道:“再怎敢?皆是太尉差遣。”接了银子,却待分手,鲁智深看着两个公人道:“你两个撮鸟的头,硬似这松树么?”二人答道:“小人头是父母皮肉,包着些骨头。”智深抡起禅杖,把松树只一下,打的树有二寸深痕,齐齐折了,喝一声道:“你两个撮鸟!但有歹心,教你头也与这树一般。”摆着手,拖了禅杖,叫声:“兄弟保重。”自回去了。董超、薛霸都吐出舌头来,半晌缩不入去。林冲道:“上下,俺们自去罢。”两个公人道:“好个莽和尚,一下打折了一株树。”林冲道:“这个直得甚么?相国寺一株柳树,连根也拔将出来。”二人只把头来摇,方才得知是实。

习题链接

(2016株洲)

(三)

那一日,(林冲和鲁智深)两个同行到阅武坊巷口,见一条大汉,穿一领旧战袍,手里拿着一口宝刀,插着个草标儿,立在街上,林冲也不理会,只顾和智深走着,说得入港,那汉字背后说道:“偌大一个东京,没一个识的军器的。”林冲听的说,回过头来,那汉飕的把那口刀掣将出来,明晃晃的夺人眼目。林冲看了,吃了一惊,失口道:“好刀!你卖几钱?”那汉道:“索价三千贯,实价二千贯。”林冲道:“值是值二千贯,只没个识主。你若一千贯肯时,我买你的。”那汉道:“我急要些钱使,你若端的要时,饶你五百贯,实要一千五百贯。”林冲道:“你若一千贯肯时,我买你的。”那汉道:“我急要写钱使!你若端的要时,饶你五百贯,定要一千五百贯。”林冲道:“只是一千贯,我便买了。”那汉叹口气道:“金子做生铁卖了,罢,罢!一文也不要少了我的。”…… 

次日巳牌时分,只听得门首有两个承局叫道:“林教头,太尉钧旨,道你买一口好刀,就叫你将去比看,太尉在府里专等。”林冲听得,跟差役到一个去处,一周遭都是绿栏杆。林冲拿着刀,立在檐前,两个人自入去了,一盏茶时,不见出来。林冲心疑,探头入帘看时,只见檐前额上有四个青字,写道:“白虎节堂”。林冲猛省道:“这节堂是商议军机大事处,如何敢无故辄入,不是礼!”急待回身,一个人从外面入来。林冲看时,不是别人,却是本管高太尉。高太尉大怒道:“你既是禁军教头,法度也还不知道。因何手执利刃故入节堂,欲杀本官?”叫左右把林冲推下。(第七回)

这座猛恶林子,唤做“野猪林”,三个人奔到里面,董超、薛霸道:“俺两个正要睡一睡,只怕你走了,要我们心稳,须得缚一缚。”林冲道:“上下要缚便缚,小人敢道怎的?”薛霸腰里解下索子来,把林冲连手带脚和枷紧紧的绑在树上。便提起水火棍来,望林冲脑袋上劈将来,说时迟那时快,薛霸的棍恰举起来,只见松树背后雷鸣也似一声,那条铁禅杖飞将过来,把这水火棍一隔,丢去九霄云外,跳出一个胖大和尚来,喝道:“洒家在林子里听你多时!”林冲方才闪开眼看时,认得是鲁智深。  

鲁智深把索子都割断了,扶起林冲,叫:“兄弟,俺打听的你断配沧州,恐这厮们路上害你,特地跟将来。见这两个带你入店里去,洒家也在那店里歇。夜间听得那两个把滚汤赚了你脚。那时俺便要杀这两个,却被客店里人多,恐防救了。你五更里出门时,洒家先投奔这林子里来,等杀这两个,他到来这里害你,正好杀这厮两个。”两个公人道:“不敢拜问师父在那个寺里住持?”智深笑道:“问俺住处做甚么?莫不去教高俅做甚么奈何洒家?”两个公人那里敢再开口。鲁智深对林冲道:“洒家放你不下,直送兄弟到沧州。”   

行了十七八日,近沧州只有七十来里路程。再无僻净处了。鲁智深对林冲道:“兄弟,如今和你分手,异日再得相见。”却待分手,鲁智深看着两个公人道:“你两个撮鸟的头,硬似这松树么?”智深抡起禅杖,把松树只一下,打的树有二寸深痕,齐齐折了,喝一声道:“你两个撮鸟!但有歹心,教你头也与这树一般。”自回去了。两个公人道:“好个莽和尚,一下打折了一株树!”林冲道:“这个直得甚么,相国寺一株柳树,连根也拔将出来。”(第八、九回)

节选自《水浒传》人民文学出版社,1997年

  1. 文中大汉见林冲不理会自己手里拿的宝刀,故意说“偌大一个东京,没一个识的军器的”。他使用的是         法。(2分)

  2. 大汉卖刀给林冲,其实不为赚钱,为什么还要讨价还价?(2分)

  3. 请从文中找出一个表现鲁智深细心谨慎的例子:             (2分)

    而林冲与鲁智深不同,请结合原文简要分析林冲有何不同。(3分)

【答案】

  1. 激将。

  2. 大汉故意和林冲反复讨价还价,把假戏演的像真的一样,不引起林冲的怀疑,诱使林冲进入圈套。

  3. 却待分手,鲁智深看着两个公人,将松树打出二尺深痕来恐吓公人休得对林冲动手。(或:在酒家看到两个公人为难林冲,准备动手杀了公人,但是考虑人多口杂,救出林冲难以逃脱,所以选择僻静的野猪林等着动手)。

    鲁智深粗中有细,嫉恶如仇,林冲却是逆来顺受、不断退让。从文中“董超、薛霸道:‘俺两个正要睡一睡,只怕你走了。要我们心稳,须得缚一缚。’林冲道:‘上下要缚便缚,小人敢道怎地。’”可以看出,他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

温馨提示:本内容为万唯教育原创,欢迎大家收藏、分享、转发;若其他平台刊载,请注明源自万唯教育微信公众号。感谢您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