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商协会网

“西安,我想对你说”本土原创故事接龙(十一):纠结的心

来源:xawbwx    发布时间:2018-03-11 21:31:58


人物档案:梅西安  男  35岁  西安某都市类报纸社会民生部记者  入职刚满十年。 生于江苏,学于西安,新西安人一枚。   


梅西安是谁?你一定见过,他是住在隔壁的水蓝牛仔大男孩,是暗夜大雨中站在深水里拍照的独行客,是大街上行色匆匆的路人甲,是早出晚归的加班狂人……他刚在西安扎根,有一定历练,耳闻目睹大量社会传奇,到底会有怎样所历所见的精彩故事呢?请看大型本土原创故事接龙《西安,我想对你说》。

前情请戳:


纠结的心


听到汪真真说廖盈盈去镇安支教,梅西安虽然嘴上说好,赶紧要去看看,但是心里还是很不爽。


每次出去采访,梅西安都会有意无意告诉廖盈盈,尤其是一些批评和暗访的稿件,说了后也让盈盈掌握个动态,一旦有个纠纷甚至人身受到威胁,盈盈也好在外围做个沟通,梅西安觉得,有事报事,无事报平安,这个人才放心。


有一次,有人提供爆料,说大童县一条沟里有大量的土炼油,不仅把附近搞得乌烟瘴气,而且这些劣质油走向市场后形成巨大的安全隐患。


说到土炼油,梅西安就采访过一起劣质燃油烧伤人的事件,是一个深山坳的村子,一位农妇给油灯里添柴油出事了。那时候,一些山村里还没有用上电,晚上照明都是靠油灯。她从镇上加油站灌了两瓶子柴油,深夜,她在灯下做针线活,看到灯暗了,是油干了,然后让八九岁的孩子拿上灯盖,她向里面添油,谁知道这时候意外发生了,手中的瓶子口窜了火,一失手,油瓶子掉在炕上,整个炕成了一片火海。她赶紧抱走了小孩,哭着喊着扑灭了孩子身上的火,孩子虽然命保住了,但是被烧伤了。第四天的时候,梅西安在省医院采访见到孩子的时候,医生说,命能保住都是万幸了,因为烧伤面积到了百分之七十,整个病房弥漫着焦灼味道,孩子痛苦得不停地呻吟。家里只好从亲戚朋友跟前借钱给孩子治疗,几十一百都借,光住院押金和两天的费用把几年的积蓄都花了。平时都是这么给灯添油的,怎么会出这么大的事情,城里的亲戚说可能是油有问题。


孩子的父亲拿了另一瓶油找到县上鉴定,出来的结果是说劣质柴油,应该是土炼油。鉴定的人说,土炼油燃点非常低,随时可能发生爆炸。孩子的父亲找到加油站,说他们销售的油有问题,老板看到事儿大了,坚决不承认是自己的加油站卖的。因为买油时候没有让打条子,没有证据,加上加油站知道出事后,好像再没有进土炼油,检验人员去检验,是合格的,最后拿加油站没有一点办法。梅西安报道了孩子被火烧伤没钱治疗后,社会上不少爱心人士给捐了款,挽救了这个陷入绝境的贫困家庭。


所以,梅西安对土炼油深恶痛绝。


去采访土炼油的一大早,他给廖盈盈打了电话,说清楚了自己要去暗访大童县童家沟的土炼油。然后开自己的奥拓突突突上路了。爆料人说的很详细,梅西安很快就找到了其中的一条沟,大约二十多座土炼油炉冒着青烟。


梅西安开车绕到了沟底的炉子跟前,看到炉里有液体通过管子慢慢滴入一个铁桶里,铁桶里已经有半桶了,看上去就是传说中炼好的油。他赶紧拿出新买的照相机拍了一通,取到了证据。奇怪的是,这个土炼油场地居然没有一个人。


按照爆料人提供的方位,梅西安又把车开上了沟,到另一条沟去。这条沟里同样壮观,炉子绵延摆了一二十座。不过到炉子跟前的时候,有三四个人在给不同的炉子里添煤。梅西安问这是在干什么,忙着干活的人白眼了他几下,一句不发继续干活。又赶紧偷偷拍了几张照片后,梅西安急忙上车,准备脱离现场。刚走到沟顶,发现一辆大卡车启动了,走向“人”字的分岔停下了,梅西安感觉不妙,先把照相机塞进了副驾驶的座位底下。


果不其然,远远看到一群摩托车轰鸣而来。梅西安把车停到大车后面的时候,这大约四五十辆摩托车就把奥拓团团围住,山路上被摩托车掀起的尘土久久不散,每辆摩托车后面都带一两个人,清一色的男人,都挂在空挡上,把油门轰得震天响,像一头头怒吼的野兽。四周都有人敲着车体和车窗,让梅西安下车。


梅西安下车后,一个领头的过来问:“你是干啥的?!”


“我找人呢,跑错路了。”梅西安想给撒个谎。


“啥?!”“我一看你都是个记者!”领头的并不含糊。


这时候,旁边骑摩托的都在起哄。


“把照相机交出来!”


梅西安说没有照相机。旁边一辆摩托车后座的男子一拳打过来,梅西安的眼镜掉到了地上,鼻子和嘴角都开始流血了。坚决不能交出照相机,梅西安想。

又一拳狠狠地打在了梅西安的胸口。


看到要不到相机。领头的一声喝喊:“走,先跟我们向村上走!”


在荒郊野外肯定脱不了身。梅西安只好顺从地上车,一边擦嘴角和鼻子的血迹,一边开着车,在摩托车前呼后拥中朝前走。一边开车,一边给盈盈和主任发了个短信“我被围攻了”。


这边,盈盈和主任分头收到短信后,主任就赶快给值班老总汇报!盈盈也通过新闻热线联系到了主任,几个人电话里一商量,主任报警,然后记者兵分三路,一路跑口记者向省公安厅主要领导汇报,另外两路安排了文字、摄影和部门领导赶往现场。


派出所所长带五个民警全部赶到现场了。领头围攻的就是村主任,派出所负责这片地区民警认识的。民警要带梅西安和村主任去派出所,还是被团团围住不让走。


费了一番周折,以暂时不带村主任为条件,把梅西安和他的奥拓车带了出来。两路记者到达后,在派出所见到了刚刚洗净血迹的梅西安。


一路记者去县上采访,一路记者绕道再去土炼油的沟里采访。


第二天,报纸大版刊发了土炼油和记者遭到围攻的消息。一时间,全国舆论哗然,纷纷问候和声援。省上领导也怒而拍案,责令严肃处理,打记者的村主任被拘留。


土炼油炉被捣毁,埋在地下盛油的油罐被混凝土灌满,彻底把这个土炼油窝点摧毁了。


廖盈盈看到被打青脸的梅西安,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说幸亏知道去哪里了,不然真走不出土炼油窝点了。


廖盈盈这么不说就走了,这段时间梅西安真的想了不少。


想到小山村的学校,梅西安又一脑子的事情。


省内一个国家重点扶贫县有一个偏远贫穷的学校,梅西安去采访过,有些孩子家庭条件非常差,衣着破烂。学校的课桌新旧不一,高低参差不齐。这些课桌都是学生自己从家里带来的,哥哥用完给弟弟用,家里没有哥哥姐姐的就去买毕业走了学生的。假期的时候都搬回家,开学再搬来。梅西安感觉五味杂陈,改革开放多少年了,甚至墙上“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的标语都斑驳不清了,学校的课桌居然是学生自己背。


梅西安发了《数百学生背课桌上学》,一时间,全国的爱心人士纷纷捐款捐物,每天都有大量的电话打来要捐东西,甚至有人直接把几十袋旧衣服直接发到了这个城市的货运部,通知梅西安去拉。古都一家企业老板看到消息后,亲自去学校查看,眼前的情景让他深感震惊,对梅西安表示,他要有大的举动。随后,他组织了几十家企业,购买了数百套全新的课桌椅、架子床,还购买了几十台电脑、书本等等,浩浩荡荡地送到了学校。


这个学校从建立以来,从来没有一次性接到这么多东西。但是,消息传到县上,县主要领导立即开上新买回来不久的丰田霸道车,带领了教育局长等一干人,去学校兴师问罪,问校长为什么把这样的新闻透露给梅西安,甚至说要免掉校长。校长说让梅西安给县领导说明情况,赔情道歉,说好话,不然后果很严重。


梅西安给县老爷回电话了,说:“如果把校长免了,后续的稿子就是:因为接受援助,县领导开霸道到学校免了当事校长!”。


校长没免,所以稿子也没做。


有过这样的县领导,和这样的山村学校,怎么让人不纠结呢。也不知道镇安的山区小学究竟是什么样子。


哎,先请了假再说。梅西安想。


(作者: 大漠 图片来源网络  封面制图/陈枫)

【故事连载,欢迎接龙。一经采用,即致报酬】

更多精彩内容 请下载魅西安观看

编辑:行者无疆 | 审核:周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