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商协会网

水电人在天涯:《我的邻居——小燕子》

来源:zmc-2015    发布时间:2019-12-01 21:29:57




我的邻居——小燕子

文/郭惠民


1996年春末,随着万家寨水利枢纽工程的进展,我们从黄河左岸山西省境内搬到了右岸内蒙古一侧。地处黄土高原的准格尔旗所属柳青塔小村,荒凉、原始,没有点滴现代气息;遍地黄土,没水没绿色,缺少生机与活力。从古至今人们居住的多是窑洞或半坡式土房,而我们在此修建了一座与众不同的风格别致的建筑。虽无雕梁画柱,但大挑檐、高屋脊,红色的圆木檩,配上蓝色的宽宽的屋檐板,再加上庭柱相应的大门廊和花坛草坪环绕的布置格局,充满生机与活力。如此别具一格、优美雅致的双套院,方圆百里也找不到第二座。

 

刚搬进新办公地点不久的一天,在办公室我忽然看见两只小燕子飞落在前栋房高高的屋脊上,它们东瞅瞅、西看看,叽叽喳喳叫个不停,等会又飞到屋下,站在我窗前房檐与墙壁之间的电话线上,一会儿悄声细语,一会儿高叫不止,似乎再商量着什么,随后两只燕子便穿梭在院里院外开始忙碌起来,好像它们选中了这个大院,选中了这个有绿草、有水池的景点,选中了这片黄土高坡上唯一可供它们安居乐业的好地方,想和我们做个邻居。

 

繁忙的工作中几天时间过去了,每天只看燕子飞来飞去忙个不停,也没人注意它们究竟做些什么。忽一日,感觉院子里飞来飞去的燕子不见了,大家议论之中仔细观察才发现,就在我窗前的屋檐下,地面上散落了一些泥草,再向上看,在它们选定的“房址”处,燕子们数日的辛勤劳动也只是在墙面上粘了几粒土,可能是电话线与墙的距离有些宽,再加上电线不时晃动,它们的家还没个影子。也许是大家工作太忙了,谁也没真正想到它们要与我们做邻居,也可能燕子看到无人关心它们,在它们在此安家的希望破灭后只好远走高飞,去别处安家了。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又是一年。

 

今年6月末,意想不到的是两只燕子又飞回来了。它们来的当天就开始了重建家园的工作。两只燕子的归来,给我等这些在办公室住,在办公室吃的单身汉们无疑增添了极大地的乐趣,看着它们落在院里晒衣绳上梳妆打扮的快乐情景,大家风趣地把它们叫做“小两口”。

 

小两口归来后,又选中我的窗前屋檐下“建家”,还想和我做邻居。这回我到真的关心起了它们。看到小两口重蹈旧辙的建家方式,我动了恻隐之心。工余时间我先找来几根细铁丝,动手编了个半圆形的小网,一日中午我又找来钉子,在墙体与电话线之间钉了个燕窝的骨架。我帮它们钉窝时,听到不远处小两口声嘶力竭的喊叫,真担心自己好心办坏事,它们不再认这个家,一气之下又飞之不与我们做邻居了。可没想到,晚上小两口没走,仍旧在电线上睡觉,我心中的一块石头算是落了地。第二天小两口依旧忙碌,建家的速度在我的帮助下大为加快,仅一天的时间就初具规模了。为帮助小两口房建“工程”迅速完工,第三天清晨我又采来干净的细草叶,虽然两只燕子对我帮它们“铺床”大喊大叫,但有了第一次经验的我,还是照做不误。当天晚上,我看到小两口住进它们的新居时,心里即高兴又感到十分欣慰。燕子搬进新家没几天,我就发现只有一只燕子从窝里进进出出的了,原来小两口要生儿育女了。此时我想,帮它们“建房子”“买床上用品”真是明智之举,不然,由于小两口建家方式不当、速度缓慢,其后果可能是两只燕子又要到荒山野岭上找穴建巢,不能与人共处了。

 

燕子在院内安家,得到了所有办公室人员的关注。好奇的小伙子趁小两口“外出散步”的时候爬上窗台,伸手摸到了燕子蛋,大家就数呀看呀,十几天过去了,孵出来五只小燕子。这一下小两口可又忙起来了,一天无数次飞进飞出,一会儿叼一只小虫,一会儿衔一只飞蝇,每一次都准确无误的将食物送入一只只小燕子张开的口中。当看到一只只不断长大的小嘴,我真担心有的小家伙会挨饿。可就在这时刻,奇迹出现了,平时只有两只大燕子进进出出的“家中”,突然增加到了四只大燕子,两只口衔小虫在空中盘旋,一只站在屋脊上等候,另一只飞到窝里喂食,依次轮换,井然有序。大家都看到了这一景观,有人解释为那是小燕子的叔叔阿姨来帮忙的。

 

俗话说人有人语,兽有兽规,燕子也有燕子的规矩。通过多日的观察,我看到,在小燕子孵出后,大燕子每天都在小燕子吃饱睡足梳洗打扮之际,从窝里叼出它们的粪便扔到地上。由此看来,按期打扫家庭卫生,不单人类能做,小燕子也做的挺好;我还看到,在小燕子没有展翅高飞之前,每当有人从燕子窝下走过或站在窝下观看时,就会有一只大燕子怪声怪气地连声喊叫,此时不管是张嘴等食还是梳展羽翅的小燕子都会立即缩头收翅,隐藏起来,而另一只大燕子则虎视眈眈地在人们头上盘旋,好像随时要对来犯者发起进攻,真可谓“爱子之心人皆有之”。保护子女的本能和义务不单人能做到,燕子也是如此。

 

小燕子在父母的精心呵护下,一天天长大了,每当小燕子吃完早餐和大燕子一起展开黑亮的翅膀跃跃欲飞时,还真分不清哪个大哪个小呢。看到那小小的窝里一下子挤进七只燕子,我既后悔当时没给它们“做个套间”,还担心那些还未会飞的小家伙有谁被挤掉到地上。于是我找了块尼龙纱窗布,用粗铁丝绑好四框,钉在燕子窝下面,以防万一。同事们说,这下可好了,小燕子不学飞,到可以在“跳跳床”上锻炼身体了。遗憾的是此跳跳床小燕子没玩过一次,到夜晚大燕子却落在上面休息,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房子让给孩子住,自己在住外面的“简易房”,这难道也和我们一样吗?不管怎样,我的心意和功夫总算没有白费。

 

看到小燕子一天天长大,我的心里不时产生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是怕它们飞走?还是怕明年它们不再回来?我说不出。一日午后出差回来,刚刚入睡的我被一阵燕子的欢叫声吵醒,起身来到窗下,只见好几只燕子在窗前雀跃歌唱,然后又在院子里盘旋飞翔几圈,最后才恋恋不舍得慢慢的飞走了。这也许是燕子们用歌声向我告别,也许是用语言向人们对他们的帮助表示感谢吧。

 

燕子飞走了。我回到床上却久久不能入睡。我无数次默念着,小燕子明年还能回来吗,默念中我加入了梦乡,梦中春暖花开时,小燕子又回到了我的窗前······。

 

人们说燕子选中的邻居,预示着和善、吉祥、兴旺。我愿我们这个大院,我们万家寨施工局以及我们水电六局永远吉祥、兴旺。

 

1997年秋  写于内蒙古准格尔旗柳青塔营地




郭惠民,高级技术职称,多年从事水利水电施工与管理工作,现已退休。喜欢写作、攝影与旅游。




《咱们村》原创媒体

第640期

 

《咱们村》----天下游子的心灵家园!无论您来自北国的小镇,还是南国的边陲;也无论您是生在东海渔乡,还是西漠村庄,《咱们村》永远是您温馨的港湾。


拿起您的笔,述说一下乡情、乡音,描绘一下家乡的美丽,讲述一下温情的故事,回忆一下曾经的难忘……


《咱们村》敞开温暖的怀抱,欢迎全国各地作者投稿。






《咱们村》作家交流QQ群 297626627

《咱们村》投稿微信 :B15600299800

投稿邮箱:2434470285@qq.com

白山湖读者QQ群:201700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