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商协会网

[八十一梦] 外篇 | 饥饿故事

来源:ly_wenxue    发布时间:2018-04-15 19:02:05

作者简介

文/K:一个被困在人类梦境中的人,如果人类没有了梦,他将会永远消失。


外篇

——饥饿故事


娘拉着我纤细的手腕大步向前走,穿过荒凉的土地。田野里没有庄稼,路边的野草枯黄,连树叶都萎靡地蜷缩在一起,没有一丝的生机。炙热的地气从干裂的地表传上来,烫得我光裸的脚底发麻。多久没下雨了。我看看天空,舔舔干裂的嘴唇。

“儿啊,不要怪娘,大旱颗粒无收,娘也是没办法才……”娘哽咽着说。我木讷地听着,摸摸干扁的肚子,脑子里一片空白。

“到那里要听话,好好干活,至少不会饿肚子……”娘没有回头,我看不见她的脸。

“他们会要我吗?”我的声音小得自己都听不见。路边的枝桠,划透我破烂的裤管,刺进我的肌肤,火辣辣地疼。

娘闻声,停下脚步,又拉着我继续朝前走着。

“会的,娘去求他们,求他们一定收下你。儿啊,不要怪娘……”

不知道走了多久,当我觉得双腿像灌了铅一样沉重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两座富丽的宅院。

“到了……”娘看着宅院呢喃细语。

我木然地跟着她进了宅院。宅院很大,很是华丽。两个身着锦服的男人正推杯换盏。桌上的山珍佳肴散发着诱人的味道。我看着满目的吃食狼狈的吞咽着口中的唾液。前面娘似乎正在和那两人哀求着什么。

“求求你们,行行好……”

“走吧走吧!这年头儿,谁家都不景气,哪儿来多余的粮食养闲人?”

“求求你们了……”

“走走走!别搁这儿讨嫌!”

我看看男人,又看看桌上满目的食物没有言语。

“我说滚出去,你们听不见?”男人似乎怒了,他毫不客气地推搡着娘和我出了宅院。

大门“嘭”的一声关上了,震动得门上的铁环叮咚响。我看着那漆黑的大门发呆。

“没事没事,娘再到旁边试试……”娘抹抹眼角,低着头拉着我继续往前走。

这是一座阁楼。

我们踩着木质楼梯往上走,屋内放着书案,墙上挂着字画。我无心欣赏,满心想着刚才那琳琅满目的食物。要是能吃上一口该多好。屋内有男有女,他们三三两两凑在一起,嬉笑追闹。我不解,这年头居然还有这么快乐的人?

“哟!新来的吗?啧!瞧着小身子骨瘦得……”身穿轻纱红衣的女人扭着丰臀,摇着团扇把我从头打量到脚。好香,比花香更浓郁的香。我不喜欢,不由得后退两步。

轰隆!天空一声炸雷!

紧接着哗哗的雨水倾泻下来,路面溅起了大大的泡泡。终于下雨了……我心里一松。

雨越下越大,外面的路面上已经开始积水,干枯的树叶和泥水混合在一起,散发着一股股腐朽的味道。

我的心不安起来,娘怎么还不出来?

正当我踌躇之时,娘急步从里屋出来,拉着我的手说:“太好了!儿啊,东家终于答应收留你了……”

我依然看不清她的脸,她的言语虽然很激动,但是我却明显感觉到了散发出来的哀伤。

“儿啊,别怪娘……”娘又是一声叹。

我可以留下了?可以有吃的了?我的脑子里蹦出这么两个疑问。

“不好啦!溃堤啦!涨水啦!快跑啊!”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句。

“这水是从天上倒下来的!”

我茫然地转向窗外,只见磅礴的大水从树林的深处冲了过来。大水很快便淹没了阁楼的楼梯,漫上了小楼。

原先欢乐的阁楼瞬间被浸没了。

男人女人尖叫着往屋外奔跑。

我瞪大眼,木讷着忘了反应,大水淹没我的膝盖。

“儿啊!快逃……”娘惊慌的拉着我朝出口奔跑。大水冲进阁楼,浑浊的水,淹没了楼梯,淹没了方向。我分不清哪里是门,哪里是窗。

不知道哪里来的小船,富人门安然无恙的坐在上面,在屋外的水面上滑行。

“救救我的孩子……求求你们……”娘挥着手臂朝着小船哀求。

可是回答她的,除了四周的尖叫哀嚎,别无其他。我不会游泳,水淹没到我的脖颈。我颤抖着,仿佛看到了死亡。

轰隆!又一个大雷砸下。阁楼的一角坍塌下来,我咬着牙,紧紧拉着娘的手。

“谁来救救我的孩子……”娘哭泣着。

不知道哪里来的浪头冲着我打下,水灌进我的口鼻和耳朵。窒息的感觉侵蚀着我的神经。

“娘!救命……”我拼命地抓着,只来得及呼喊一句便失去了意识。

当我再次醒来时,我趴在泥地里,四处都是水,满满的水,看不见一处人家,腐朽的气味钻进我的鼻腔。

“儿啊……”娘抱着一根梁木,担忧的望着我。

“娘……”我气若游丝。

娘深一脚浅一脚地拖着我爬出泥潭。我头晕目眩,四肢使不上一丝力气。

我们走过窄小的泥路,到处寻找着人家。道路两旁的水正哗哗地朝着一个方向流着,一个艳红的圆球漂在水面上,缓缓的往下漂着。球,那是我曾向往的东西。

走了很久,无数次摔倒,无数次险些跌落进水里,终于在前方看见了房屋。

我们似乎看到了希望。只要迈过一片水洼便能到达。

我又看见了那个红色的球,它停在一颗倒下的树杆枝桠处不再漂动。我伸手碰了碰它,正想捞它进怀里。

一件青衣布衫映入我眼帘!那是一个人!以诡异僵硬的姿势弯曲在水里,一动不动!红色的球正漂在他的身边……

“娘!”我猛然一惊,慌张的钻进娘怀里。

“啊……”娘惊叫一声,然后很快镇定下来。

“别怕,别怕!娘在……”娘把我搂在怀里,轻声的安慰着。

我心跳如鼓,浑身那一丝力气也似乎被抽干了去,任由娘搂着我吃力的爬上水岸。

踏实上岸的的感觉真好。希望就在眼前,青瓦大房,这户人家一定富贵异常。我又闻到了食物的香味。果然,透过窗户,我看到男男女女衣着华贵,正围着饭桌吃得正香。

鸡腿!米饭!还有好多我叫不出名字的东西。我饿……我吞吞口水,看着食物两眼放光。

娘上前扣了窗户。

“各位行行好……能否……”娘弯着腰,话还没说完,只听得嘭的一声响。那扇窗户已经关上了。任由娘怎么扣窗哀求都没有人回应。

我脱力地靠着墙根坐下。

“爹……我饿……”不远处的一个小男孩靠在中年男人怀里哭泣着。

“乖娃,忍忍,等雨停了爹给你找吃的……”男人满脸胡茬,湿润着眼角对着怀里的该子说。雨还在下,似乎没有要停的打算。雨水淹没了一切,山林里,路面上连野草都看不见一根。

娘抱着我坐下,搂我在怀里。“儿啊,饿吗?”娘拍拍我,轻声问。

“娘,儿不饿,儿睡觉,睡着了就不饿了……”我摸摸肚子,对着娘说着。

娘擦擦眼角,没有言语,她轻轻拍着我的背,嘴里哼着我很熟悉的歌谣,像小时候哄我入睡一样地摇晃着。我在那熟悉的歌谣里,慢慢闭上了眼睛。

恍惚间,我听见娘说:“儿啊,睡吧,睡醒了,就有吃的了……”

这一觉,我似乎睡了很久很久。久到我睁不开眼。就这样睡着似乎也不错,至少,真的不觉得饿了。

“儿啊,醒醒,快醒醒吧,儿怎么能这么懒?一睡睡三天呢?”娘轻柔的话语在我耳边响起。

“娘……”我张了张嘴,可是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

“儿啊,快醒来,有吃的了,娘给你找了吃的……”娘拍着我的脸,呼唤着我。迷糊间,我的嘴里渡进了温热的液体,一股食物的香味儿充斥在我口腔。我贪婪地允吸着,顾不得那隐约间的奇怪味道,大口的吞咽着。我依然没办法睁眼。隔一段时间,就有食物被嚼烂渡进我嘴里。

慢慢的,我有力气了,有一天我终于能睁开眼了。栖身之地却换了一个地方,但是依然破烂,连遮雨都不能完全。娘呢?“娘……”我沙哑着嗓子开口。半天没有回应。

“娘……”我无力起身,只能茫然的四处张望。

身旁不远处细微的声响,我应声望去。

娘趴在地上,大腿,胳膊多处正流着鲜红的血液,她身旁放着一个破碗,碗里装着小块小块混着鲜血的肉。

她看着我,吃力地露出一个微笑,张了张嘴,做了几个口型,然后眷念地看看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我知道,她的嘴型是告诉我:“儿啊,醒了真好,吃了它……儿啊……”

我捂着眼,泪水打湿了面颊,心里痛恨得翻涌,却说不出一句话……


征稿启事: 

如果你对这个全新的栏目感兴趣
或者想要和我们一起把这个故事写下去
就可以加入我们的QQ交流群:537203863
这个栏目对文章没有任何门槛也没有任何要求

而且对作者会非常的苛刻

在故事结尾之前

你的名字不会出现在作者简介中

只有“K"

每月的作者投票福利也不会有

因为这个栏目根本不会参与投票

但是

我们会尽全力让这个栏目出版
所有入选作品都将有机会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