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商协会网

已婚男与情人开房偷情坠楼 反被酒店索赔57万

来源:bwsd007    发布时间:2018-11-07 20:16:26

据博微时代小编网络搜索,近期又怎么一档子事很让人匪夷所思。


 

 


 

酒店大门上写着“安全事故”、“停业”等字样


 

去年底,结婚不久的男青年军军和情人莉莉,在武汉市硚口区一酒店开房。几天后,军军坠楼,全身多处严重骨折。军军的家属为了维权,雇请农民工在酒店大堂打地铺睡觉并驱赶顾客,还在酒店前台堆放大量建筑材料,导致酒店长时间无法正常经营。

 

今年3月,酒店方将军军及其家属告上硚口区法院,要求排除妨碍并赔偿营业损失56.9万元。

 

此前开庭时,由于军军受伤住院无法应诉,昨日,主审法官召集军军及其家属到庭,进一步了解情况。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了当事双方。

 

对于事发原因,双方各执一词:酒店方称,因莉莉逼婚,二人发生激烈争吵,军军一气之下跳楼自杀;军军则称,当时他正在窗户边打电话,因窗户破损才导致自己坠楼。

 

 男子离奇坠楼双方各执一词

 

去年1128日,28岁的军军和22岁的莉莉,入住硚口某酒店。据了解,军军已婚,儿子尚未满1岁;莉莉未婚。

 

入住4天后的121日晚7时许,军军从4楼房间窗户坠楼,被人送往医院抢救治疗。其腰椎、双腿、肩部多处骨折,至今仍与轮椅为伴。

 

对于坠楼原因,军军和酒店方的说法大相径庭。酒店方代理人称,莉莉和军军开房期间,莉莉向军军逼婚。军军没有答应,两人为此发生激烈口角,军军一气之下推开窗户,试图跳楼自杀并导致摔伤;军军则称,当时他站在窗户边打电话,不知为何窗户破裂,他摔出窗外,抓着窗沿大喊“救命”,莉莉从卫生间跑出相救,但没能拉住,他仍坠楼受伤。

 

 家属堵门维权酒店巨额索赔

 

军军说,他的父亲是包工头,他大学毕业后跟着父亲做项目。事发前,他刚刚中标一个项目,心情大好,便和莉莉开房庆祝。

 

酒店方代理人称,军军坠楼三天后,大批农民工突然涌进酒店,将大量建筑材料堆在前台四周,并在酒店大门玻璃上用油漆写着“安全事故”、“停业”等字样。农民工们还在酒店大堂打地铺日夜值守,驱赶上门的顾客,一连持续多日。

 

今年38日,酒店方将军军及其父母、叔叔等6人告上硚口区法院,认为他们是农民工破坏酒店正常经营秩序的领导者或策划者,要求被告排除妨碍,并赔偿自2015124日至2016229日期间经营损失56.9万余元。

 

这笔损失是如何算出来的?这位代理人介绍,事发前,该酒店日均营业额8000余元;事发后,日均营业额骤降至2000元左右。“网上预订都推了,以致不清楚原因的客户向总部投诉,经济和名誉损失都很巨大……”

 

 情人出庭作证否认跳楼轻生

 

419日,此案首次开庭,主审法官李玉毅展开法庭调查。被告方申请莉莉作为证人出庭。

 

“你和军军是什么关系?”酒店方代理人发问。莉莉先表示“这是个人隐私”,后承认与军军在酒店开房,住了四五天。

 

莉莉回忆,听到军军的呼救后,她从卫生间冲出,发现窗户破损,军军双手抓着窗户外沿,身体悬空。她上前去拉,但没有拉住,军军坠下了楼。

 

莉莉说,她与军军相识2年多,知道他的婚姻和家庭情况。她觉得军军“很阳光”、“很大方”,遂与其交往。“我和军军当时没有争吵,军军也没有精神抑郁和经济压力,他不可能主动跳楼……”

 

此案开庭时,由于事发酒店已经恢复营业,遂主动撤回“排除妨碍”的诉讼请求,仅索赔经营损失56.9万余元。

 

  被告也要起诉承认维权过激


 

 

首次开庭时,由于军军受伤住院无法应诉,昨日,主审法官召集军军及其家属到庭,进一步了解情况。军军坐着轮椅,戴着眼镜,有些消瘦,显得很斯文。

 

军军的叔叔称,事发后,他多次到酒店了解情况,但对方一直拖延,店方代表称自己也是打工者,做不了主,要向上级申请,但最终没有回音。“出事后,酒店方很消极,至今都没到医院慰问一下军军,也没有一个人主动面对这件事。农民工不是很懂法,只有用这种方法维权。当然,这种方法确实有点过激,但也是无奈之举。”

 

军军的代理人从手机中调出事发后拍摄的酒店房间照片。楚天都市报记者看到,该窗户由两扇构成,左边一扇封死,右边一扇可以推开。军军就是从右边窗户坠楼,其支架已经破碎。该代理人称,窗户的窗台过低,不符合施工标准,存在安全隐患,这才酿成意外坠楼事故。

 

军军坠楼受伤,为何他不打官司维权,反而成为被告?该代理人称,军军要在受伤6个月后做伤残鉴定,待结论出来后再提起诉讼,“我们肯定要告酒店,索赔金额大概200万元左右。”

 

军军则告诉记者,他和酒店方都是受害者。现在他只盼着尽快拿到自己的伤残鉴定结论,由法院厘清事实和责任,早日妥善解决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