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商协会网

【拉斯特自传】冒险

来源:TheLastTour    发布时间:2017-06-09 11:46:24
译者注
詹姆斯·拉斯特自传连载于每周五推送一节。由小编根据英语版本独立翻译而来,小编能力有限,部分关于音乐专业方面的语言不明就里,故将其加粗标注不翻,敬请各位乐迷指教。除了自传内容,小编也将补充其他相关资料并配上音乐或视频,以丰富观感并助各位乐迷对拉斯特有进一步了解。


伴读音乐


冒险


距我们上一次德国巡演已经过去了10年了。在1995年的一个好日子里,一位年轻人出现在了为我们英国巡演代理处工作的Liz Pretty的办公室里。他想知道是否有可能预定James Last乐团在德国举办一系列音乐会。这个勇敢的家伙只有23岁,自我介绍为来自拜罗伊特的Dieter Semmelmann。Dieter在当地拥有一个小小的流行歌手和民乐代理处,但他相信和我们合作将赚到很多钱。他还有一个爱冒险的父亲,愿意为这次冒险提供资助,即便回报并不确定。在Dieter和我达成共识之后,Semmelmann先生打电话给我,说:“Hansi,请让它成功吧。否则我在退休后只能拿着帽子站在街角乞讨了。”



△ 拉斯特和Dieter Semmelmann


将和我一同面对德国粉丝的乐队在这么长时间里只有很小的变动。陪伴我多年的同伴,我们的钢琴师Günter Platzek在1992年过世了,John Pearson接替了他在大钢琴边的位置。两位萨克斯风手Karl-Hermann Lühr和Harald Ende退休了,接替他们的先是Stan Sulzman,然后是Andy Macintosh,吉他手“大”Jim Sullivan在1987年离开乐队,相当一段时间里乐队只有Peter Hesslein一个吉他手,直到Erlend Krauser在1992年加入我们。


1996年,经过多年之后,我们带着16场音乐会开始了第一次德国巡演。第一场在苏尔(Suhl),一个位于Erfurt南方40公里处的小城举办。当10月24日我们以“Fanfare for the Common Man”开场时,Semmel Concerts雇用的每个人都在舞台后紧张地等待着。两个半小时后,很显然我们所有人都赢了这场赌局。2500位观众都疯狂了,巡演的每一场音乐会的门票都销售一空。对于Semmelmann来说,这是在音乐会筹划领域国际职业生涯的开始。对我来说,这是一次在我的祖国的华丽回归以及和我的粉丝的团聚。“James Last究竟为什么离开那么久?!”媒体和公众都带着惊讶询问着。


那次巡演如此成功以至于我们第二年又办了一次。然而,1997年的巡演将成为我人生中最糟糕的一次。





投稿联系:Lifeisforliving2016@outlook.com

点击↓↓↓阅读原文跳转至全部已更新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