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商协会网

“成见”

来源:justastudio    发布时间:2018-10-10 20:43:26

“成见”

作者丨张嘉佳

二十几岁的时候有次出国旅游,住在青年旅馆,来来去去的都是背包客。


住了一两个月,靠着有限的英语单词认识了几个白人朋友,黑人朋友,还跟日本妹子喝过加了苹果的热红酒。


那一个多月之前,我想当然以为白人有钱,有个美国鬼子叫安德鲁,天天找我吃晚饭不付钱,说走的时候会给我个大礼物。


走的时候他果然问我借了200美元,拥抱了我一下,说中美友谊万岁。我才发现,资本主义的穷人原来比我更穷。


开始还暗搓搓对黑人兄弟有意见,当时男生8人间有个刚果(金)的肯尼,这人不喜欢说话,见谁都瞪个眼睛,作风十分兽性。我睡上铺,他在我下铺,每次上去睡觉我都胆战心惊,怕踩到他脸上我就要被撕。


他住了几天,其间我们相安无事,后来在大堂猝不及防遇见,他猛地朝我奔过来。大堂万国旗随着他的腿风颤动,我想逃但来不及。


他在我面前刹车,蹦出两个中国字:“你好。”


说完肯尼非常得意,原来这几天他一直想跟我打招呼,但苦于不会中国话,只能干瞪眼。后来住着住着,发现我这中国小伙子文明又安静,很想请我吃顿猪肘子。


后来我看了肯尼裤兜里的硬物,不是我疑心的手雷,是装着女儿周岁照片的相框。这厮居然还是芝加哥哪个大学的艺术硕士。


背包客大多都没有钱,语言不通就谈不来复杂的话题,那种时光彻底平等,我以为自己学会了一个本事,叫做“放下成见”。


那时候我理解的“成见“,指的是对弱者的偏见。


见过一个大妈蛮横,就认为全世界大妈可憎,见过当官的贪污,就觉得所有村长都不要脸。


回国的时候我兴高采烈,想着,放下成见,就是理解贫穷,善待丑陋,粗鄙者说不定很善良,没文化的也许单纯得很可爱。


多年以后,我跟合作单位碰头吃饭,饭桌上坐了一个背包青年。这个青年比我当年还不讨喜,开口谈诗闭口拨弄吉他。我们这帮人年纪都比他大,也摆出见怪不怪的样子。但吃完还是有人说,下次就别带这小子过来了。


大概大家都觉得这孩子很装。说来也奇怪,现在的成见和过去完全相反,诗歌成了装,文艺青年成了傻,要是谈点关于美,关于严肃,一起吃饭的人心里就会暗暗叹息,觉得扫兴。


过去我们说放下成见,是不要看不起一无所有的人,如今的放下成见,可能是别去讨厌成功人士。“成见”始终存在,“放下成见”根本没怎么学会。


比方张无忌的妈妈说“要小心好看的女人”,我到现在也还相信,因为这个成见,我就没机会去接触许多漂亮妹子。





张嘉佳


张嘉佳,作家、导演、编剧。

出版作品《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让我留在你身边》等

编剧作品《刀见笑》


微信号:张嘉佳 / justastudio

新浪微博:@张嘉佳

投稿邮箱:zhenggao@sotculture.com





*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出处和微信号( justastudio)、添加原文链接。非法转载一律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