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商协会网

金华口碑担当NO.1的他:用葡萄酒治愈人心

来源:jhchwl    发布时间:2019-03-13 21:40:51

喝葡萄酒和很多事一样,在乎的是过程。

觉得酒不好喝,不是口感有问题,只是这支酒碰巧不是现在的你喜欢的味道。喝葡萄酒,从来没有绝对的好与坏,只看是否符合这个阶段的偏好与选择。


 >>>>潜伏在鼓楼里的葡萄酒梦想家

 

在金华,走进幽静的鼓楼里,站立在莫妮卡门前,整条街上都弥漫着葡萄酒香。一进门, “酒保”三两步就迎了上来,一杯杯先给满上。好酒。香浓,爽滑,一杯下去,寒意全无。似乎终于明白了金华人,爱上莫妮卡的原因。

西方有句谚语:“Life is too short to drink bad wine”。翻译过来,文艺点就是“人生苦短,唯有美酒相伴。”实在一点的翻译就是:“我命短,没时间跟你喝差酒。”这不,刚刚喝了些好酒,和莫妮卡酒窖窖主赖侃宁喝完后,我也想聊聊这最具艺术气质的莫妮卡了……

 

莫妮卡在今年三月开启试营业,从第一天开始,每一天都宾朋满座,莫妮卡成就了另外一段不可期预的生活开始。

 

而原因,只有一个:赖侃宁。

就人的知识结构和个人爱好而言,赖侃宁绝对是个“杂家”,所看的书从东野圭吾到罗振宇,他读历史、地理、生物学,还有法布尔的《昆虫记》,他打游戏也写毛笔字,玩乐队也踢足球……跟他聊天可以论古道今,中外并蓄。


赖侃宁还是一个移动的葡萄酒窖, 对葡萄酒产区、品种及各类知识,实用情境选酒,葡萄酒品尝心得都有他自己的理解。葡萄酒给他打开了一扇认识世界的门,让他在不断的阅历中,找到所有学科和葡萄酒之间的不变规律和相关性。


人说,三毫米,瓶壁外面到里面的距离,是一颗葡萄到一瓶好酒之间的距离。从赖侃宁萌生开精品葡萄酒吧和餐厅的愿望开始,小小的葡萄就被给予了真实可触的生命,过程二字跟随着赖侃宁的人生经历被逐渐放大,让我看到,一段生命走向极致的过程。如同莫妮卡的诞生一样,是需要内外力的共同作用来成全的。


理想达成之日,开启一瓶葡萄酒,向这段有葡萄酒陪伴的人生旅程致敬。 


>>>>当我们在喝酒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第二次见到赖侃宁,开一瓶珍藏霞多丽夜话。他说起从事的所见所闻,轻描淡写,年过而立,看上去远比同龄人练达。


第一次喝到霞多丽,便被这散发奶油香气的液体弄得神魂颠倒,无可自拔。这就是身为“葡萄酒”本身具有的魔力。但无论如何,葡萄酒终究是和喝酒人成功的进行了灵魂交换。这是赖侃宁对葡萄酒的理解。

赖侃宁觉得,对待葡萄酒,不能设定一个口味。“就像我等待打开瓶塞时的惊喜感,开瓶后的味觉感受和喝到一定程度微醺或大醉的生命体验在开瓶前都无法设定。”

不同的酿造哲学,造就了不同的葡萄酒风味,而拥有这些哲学的赖侃宁,造就了如此个性鲜明的莫妮卡。


葡萄酒带给赖侃宁美好意蕴,并不像西方人更重视葡萄酒带给人的自然感,他们会精细地、科学地计算酒里各种微量元素带来的味觉感受,他明显更注重在葡萄酒和人之间找到一个共性尺度,从他身上,你可以看到,葡萄酒就是一种与用生命体验来诠释的语言。

对大部分赖侃宁所认识的葡萄酒爱好者来说,可能不会有系统学习葡萄酒品尝的时间和机会,也没有大师级的鼻子和脑子。但是,每个人都拥有别人所没有的,各自不同的人生经历。人生中积累的不仅仅有知识、金钱,还有视觉、嗅觉、味觉上的体验。每个人的阅历不同,积累的体验也必然不同,在品酒时,同样的感觉所传递的葡萄酒语言也必然是不一样的,这是赖侃宁所展示给我的,葡萄酒的终极魅力之一。

 

如果我们的语言是酒,那该省去多少麻烦。人们用语言与世界沟通,而葡萄酒与自己交谈,最好的语言不是语言本身,而是物质与精神之间隐秘的连接媒介。虽然明天还是要在路上奔波,还是要为生活奋斗,起码当下,我们可以换一种语言去体会生活。


地址:金华市婺城区鼓楼里111号B6座  莫妮卡音乐餐厅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