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商协会网

张静雅 :回忆老屋 ︱秦文摘.54

来源:qinwenzhai    发布时间:2019-08-12 19:05:32

中国●西部文艺微刊感谢与您一路同行

大秦文摘 ︱NO.54期





记忆老屋

◎ 文/张静雅

我所住的小区是学区房,一些住户瞅准了商机,在家里开设着小饭桌。一到入夏,便有恼人的装修声不断从楼下传来。再加上闷热的天气,便让人的心情格外烦躁。城市的空气里弥漫着浮躁的气息,人们都在为赚钱而奔忙,或是为了承担养家糊口的重担,或是为了追求更好的物质生活。就连家乡所在的村庄,一到春夏,人们也纷纷用打工所存的积蓄拆除旧院,翻盖新楼,为儿子结婚做准备。已移居城里的亲戚开车回村里转的时候,都感叹道:“路太难走了!哪条路都不通。”是啊,几乎每条巷子都堆放着沙子。昔日的平房正在被一栋栋崭新的小二楼取代。

我婚后几年里,工作、家务、照顾孩子等事务交织在一起,头脑中被琐事挤得满满当当。但是,却时常梦到在平日已被遗忘在记忆某个角落的老屋。老屋是我出生和成长的地方。在我四岁时,爸爸妈妈搬到离老屋不远的新房。由于爸妈要照顾出生不久的弟弟,所以我就留在老屋由奶奶照顾。在我读大学期间,爷爷去世。料理完爷爷的后事,爸爸妈妈就把奶奶接到家里同住,而老屋被转给了一对来村定居的外乡夫妻。那时,亲人的离世使我感到了老屋散发出荒凉和萧索的气息,也便未对老屋有过多的难以割舍。也许,有些事物总是需要经历岁月的积淀才能使人感觉到它的珍贵。就如我的宝贝刚出生时穿的小衣服,当时未曾觉得它们有什么特别,但是到孩子四、五岁时,偶尔翻出一件,便觉得衣服有着沉甸甸的份量。老屋记录着我的童年,凝聚着奶奶的辛劳,留存着亲人相聚的喜悦。老屋是我心底挥之不去的记忆。

记得前一段时间小区停电,晚上没有了电灯和空调,人们纷纷呆在小区花园里乘凉。没有了路灯,被高楼挡住半边的金黄色的月亮显得格外明亮。这时,我听到有人在问:“那是月亮吗?刚才把我吓了一跳。”如今,长期脱离大自然的人们,已经对大自然感到了陌生。而老屋,是我儿时的天然乐园。

老屋的墙壁由厚实的青砖砌成,墙脚生着斑驳的青苔。院里靠窗的位置有一株苹果树,繁茂的枝叶一直延伸到屋顶。院墙外,邻居家青翠的枣树枝也探过头来。在院子中可以望见屋外高大茁壮的老槐树,枝叶扶苏,树上偶尔会有啄木鸟忙碌的身影。

在乡村,不愁找不到乐趣。春天,河边的垂柳已长出绿叶。爷爷便会折一段柳枝,拿在手里忙活一番,给我和弟弟妹妹们做柳笛。做好后,我们迫不及待地吹着。柳笛发出或清脆或浑厚的声响,还传来缕缕树叶的清香。

夏天,坐在苹果树下,可以看到刚刚挂果的指甲盖大的小苹果。偶尔有几个被风吹落,像是身穿绿色裙子的小精灵。午睡后,奶奶会在树下乘凉,和来家串门的邻居聊聊天。爷爷用自行车内胎给我做成皮筋,我就和同学们跳皮筋。晚上,那台小小的黑白电视机播出的《小小外星人》等动画片引起了我多少美好的幻想。

秋天,亲戚互相帮忙,把玉米收回,堆在院子里晾晒。阳光使老屋蒙上了金黄色的光辉。金黄色的玉米释放出略带甜味的清香,引得蜜蜂纷纷飞来,在玉米旁边嗡嗡地忙碌。我和弟弟妹妹坐在玉米堆中间玩耍,就觉得好像到了童话中的魔幻小屋。

冬天,我和小伙伴不顾寒冷的天气,写完作业后结伴去梨树园拿小木棍挖蜗牛。挖到一个,就像得了宝贝一样兴高采烈。把蜗牛带回家养在装满土壤的花盆里,喂它们菜叶子吃,是我们童年的一大乐事。

弟弟虽然一直在爸妈身边,但是他也很喜欢来奶奶家。他还不会走路时,爷爷奶奶就把他放床单上,拉紧床单四角,在院中的树下轻轻摇着。弟弟就发出开心的笑声,给院子增添了很多活力。弟弟稍大一点,就问:“奶奶,你觉得姐姐和我谁亲呀?”奶奶就笑着回答:“奶奶觉得你亲呀。男孩是月牙,女孩是星星。一百个星星也顶不上一个月牙牙。”现在想起奶奶的回答,我都会不禁微笑。

回忆起老屋,仿佛置身于白杨树叶在风吹之下的沙沙声,夜晚小虫子此起彼伏的唧唧声,门口街道上小贩的叫卖声。在这声音中,时间在看似相同的一天天中渐渐流逝。一转眼,我离开老屋整整十年了。我和堂妹都已结婚生子,弟弟也快结婚了,堂弟也读了研究生。大家各忙各的,难免会有一些疏离。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生活压力的增加,人们正在变得逐渐封闭。所以,我更加怀念在老屋的日子。老屋中有爷爷奶奶对我的爱,老屋让我习惯了朴素的生活,老屋向我展示了大自然的画卷。记忆深处的老屋会永远带给温暖和力量。



About︱关于作者

张静雅,女,80后文学爱好者,现居西安。其文风朴素温雅,善于把生活经历提炼为写作素材,点点滴滴,娓娓道来,字里行间充满真实情感,给人带来淡淡的暖暖的回味。



-  END  -

中国.西部文艺微刊

致力于优质的阅读体验

长按二维码关注订阅

编辑:大秦小编版式:10号视觉

插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声明︱转载请在后台留言获取授权

投稿邮箱︱603498426@qq.com